第一百六十章 彪悍的小丫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我认准莫邪哥哥好久了我明明是第一个喜欢上莫邪哥哥的,莫邪哥哥是我的谁也不能抢”

    独孤小艺气愤愤的大声宣告,浑然忘了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也忘了现在生这么大的事情,她自己其实才是始作俑者……

    “呃……是你的,是你的,可是……”君无意有种流汗的感觉,连连点头,安抚这个明显很激动正暴走的小丫头

    “你别打岔听我说”独孤小艺激动的命令一句,君大帅瞠目结舌的住嘴

    “所以我得采取措施,保护我的莫邪哥哥不被抢走……所以我……我……我我我……”独孤小艺说到这里,脑筋才又转了回来,顿时有些窘迫,刚说不让别人打岔,自己却接不下去了

    君无意,鹰搏空,东方三兄弟,五位大高手呆呆的看着这个彪悍的小丫头,等着她说下去,心中都是大呼后生可畏

    “……所以我……所以我……”独孤小艺眼波流转,期期艾艾刚才还在气愤愤理直气壮的小丫头,突然语塞了起来,变得小心翼翼可怜兮兮了……这样的转变,让五大高手都是眉框狂跳诡异啊……

    “……所以我就想将莫邪哥哥生米煮成熟饭他不就跑不了了吗?别人也抢不去了”独孤小艺将心一横,红着脸闭着眼睛大声喊了出来

    五大高手同时被雷,汗、大汗、瀑布汗、成吉思汗……最后齐齐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彪悍的小丫头,目瞪口呆

    “我就将保护我的那些家将们叫过来,从他们手里拿来了*药,然后灌了一酒葫芦,就去找莫邪哥哥,正好莫邪哥哥很渴,他就喝了……”

    反正说开了头,独孤小艺索性一股脑儿说了下去,也顾不上害羞顾不上不好意思了,很有股子破罐子破摔的气势:“可是,可是……莫邪哥哥喝了之后,却一点都没有煮熟的意思,直接疯了……竟然要……要非礼于我……我就慌了,就喊,然后管姐姐就进来救我……然后我就逃出来了……都是我害了管姐姐呜呜……”

    五大高手这回汗都不汗了,如被雷击一般,同时怔怔呆呆,嘴歪眼斜,瞠目结舌

    这等离奇的事情,从这个明珠美玉一般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当真是跌宕起伏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起因,居然是为了这个,这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布局煮饭,别人要煮却又不让煮,最终还把第三者给煮了……

    真是煮的好饭啊

    五大高手同时做了一个动作:以手覆额,满脸的黑线,同时的无语……

    原本就知道这小丫头很彪悍,但也万万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她而且还是大大的低估了她——这小丫头居然已经彪悍到了这种地步啥叫猛女?这不就是了

    为了争风吃醋,居然给自己的情郎下*药,想要生米煮熟饭,这也就罢了……居然在成功下药之后,自己还吓得逃走了……这种事真是亘古未闻

    标准的放了火就闪人啊……

    伟大的独孤小艺,为玄玄大陆的历史又开创了一个先河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而且是一等一的巨大创举

    实在是太牛掰了

    “老子彻底震惊了……丫头,你老实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才是生米煮成熟饭啊?”东方问刀张着大嘴,眼睛瞪成了铜铃,眉毛一跳一跳的

    “我当然知道,生米煮成熟饭,就是一男一女心心相印,从此再也不分开”独孤小艺鼓着嘴跺了跺脚,狠的道:“谁也抢不走”

    五人同时有一种晕厥的冲动

    “你下的药……咳咳,叫什么名字?下了多大的分量”君无意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存着一丝希望问道

    “那药叫……叫什么‘吊起一百斤’来着……”独孤小艺歪着脑袋想了想,有些懊恼的道:“真是好古怪的名字拗口的很,要不是我记性好,还真想不起来……”

    “啥?吊百斤……”五个人同时叹气,摇头

    这可是男人专用的极品药,有着极其强烈的壮阳效果的,而且能够最大限度的燃烧起男人的冲动,达到神智迷失的地步,不到彻底的释放完药力,恐怕是停不下来的

    最要命的是,这种药可是相当的霸道,只需要一点点就能够奏效

    君无意想到这里,脸色都变白了,哆嗦着嘴唇问道:“这个……咳咳,小艺呀,你先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告诉三叔,你到底下了多少药在酒葫芦里?几指甲啊?”

    几指甲?东方三兄弟和鹰搏空脸色怪异,没想到这位血衣大将居然也知道这种药的正确用法……倒真是让众人感到意外……不过现在都挂念着君莫邪,反而没笑

    “几指甲?我也不知道啊,哪那么麻烦,就这么大的一包……”独孤小艺瞪着圆圆的眼睛,用两只手比划了一下小包的大小,道:“都放进去了啊,我当时就想让他喝一杯的啊,可能是正好莫邪哥哥很渴就眨眼的功夫,一葫芦酒全被他喝了喝的贼快”

    “都放进去了一葫芦酒他都给喝了?”五人同时惊呼一声,面面相觑

    我的老天爷呀,这下子事情可真的大条了……

    “你你……你这丫头怎么……胡闹真是胡闹”君无意彻底的恐慌了起来那么多的药,是个人就能够撑爆了啊突然厉声喝道:“你你,你那家将太也荒唐,行军途中,怎么还随身携带*药?这简直是混账行为败坏军纪,不可原谅典型的yin贼作为”

    君三爷有些气急败坏,明显有一种抓不住兔子扒狗吃的倾向,脸色有些狰狞,还有些害怕那么多分量的吊百斤,肯定会导致那啥的,万一莫邪真正……坏了……那可怎么办?

    期望着就此一炮中标……这样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那,君家岂不是绝了后?还有清寒,清寒虽有君家媳妇之名,却实在是处子之身,怎堪征伐?若是因难以承受而香消玉陨,怎么办?

    东方问剑也彻底的慌了,道:“要不然,我们赶紧的冲进去,将他们抓出来然后运功,将那什么yin毒都逼出来,事急从权,也顾不得许多了……”

    “你是猪啊*药又不是毒药毒药在血脉里经脉中,还可以逼得出,*药药性深入骨髓,乃勾引起人的最原始冲动,如何能够逼得出来”君无意丧失了理智一般,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狂骂

    “再说了,我们就这么冲进去,那清寒怎么办?莫邪怎么办?你猪脑袋啊事急从权狗屁的事急从权”君无意彻底抓狂了

    但东方问剑却毫不为意,他十分了解现在君无意的心情,因为他自己现在也是这样的心情

    鹰搏空沉思着,安慰道:“大家冷静一下,千万别自乱阵脚,你们不要忘了,莫邪继承了他师父的衣钵,医武双修,造诣俗,相信以他师父所传授的不凡神功,莫邪必然会没事的”

    君无意叹了口气,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目中带着浓浓的忧色,道:“但愿如此啊”

    东方问情兄弟三人顿时好奇起来,问道:“莫邪的师傅?那是谁啊?莫邪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师傅?”他们三人最好奇的是,‘莫邪的师傅’这几个字,似乎带着神奇的魔力,一说出来,就连陷入半疯狂状态的君无意也顿时有些清醒,为什么?

    “他师傅其实你们也见过的,那可是真正的高人啊”鹰搏空一脸的崇慕三人都看得出来,这乃是自内心的尊敬,绝不是装模作样

    “我们见过?是谁啊?如此高人我们不应该没有印象啊?”东方问情三人大为吃惊,要知道鹰搏空可是八大至尊之一,而且几乎是最狂傲的一个,能让他这么推崇的,东方问情还真想不出世上能有什么人够这资格

    “莫邪的师傅,就是那天一招干掉厉绝天的黑袍神秘人”鹰搏空用一种叹为观止的口气说道

    四人同时无语就连君无意,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那天那个神秘到极点也是强大到极点的黑衣人,竟然就是君莫邪的师傅

    难怪那位前辈会对君家如此的回护君三爷终于揭开了心中的一个最大的疑问,原来他就是莫邪的师傅……

    见到众人的反应,独孤小艺有些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道:“大家这是怎么了,难道……那药不好么?”

    “好?”君无意无力的看着她,小丫头一脸的迷惘与娇憨,还在等着君无意为她指点迷津、

    “那药好不好的还在两说关键是……我说丫头哇,你这个煮饭的可是煮错了啊”东方问刀咧着嘴,道:“你这个要将生米煮成熟饭的,你已经把米放进了锅里,然后添了水,炉灶里面也生了火,但,就在这饭已经熟了的时候,你自己却走了你倒是把饭煮熟了,但那煮好的饭却是被别人吃了,你是白辛苦一场,损己利人了……”

    东方问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番辛苦,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裳,造化弄人啊”

    自从知道了君莫邪的师傅是哪位神秘的高人,众人多少都放下些心东方问刀也有了心情来开独孤小艺的玩笑

    “什么?让谁吃了?”独孤小艺顿时大怒:“那是我煮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