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那一丝愧疚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让你管姐姐吃了……”鹰搏空忍不住的一笑从心里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彪悍的可爱

    独孤小艺呆住,想来想去想了半天,突然问道:“管姐姐啊?不对,这个…那个…那个吃这个饭是不是就是要脱衣服的?”

    众人尽都是一个趔趄,这个小妞实在太单纯了,还真是没话说

    “大小姐不脱衣服怎么将生米煮成熟饭?”东方问刀瞪着眼睛,看那样子,很想教导一番,来个启蒙教育毕竟做外甥的没吃到这般极品,他这位做舅舅的有点着急开导一下,下一次外甥就能吃了哇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东方问情一脚踢出了好远:“滚一边去挺大的人怎地什么也说,不知道避忌吗?没的教坏小孩子”

    可是独孤小艺已经傻傻的站在了那里,呆住了过了良久,突然两行眼泪刷的一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哭得竭斯底里,伤心无限“呜呜……我不活了呜呜……原来我费了半天的劲,却让他们两个生米煮成了熟饭……呜呜呜……”

    众人再度齐齐大汗……

    太阳一点点的西斜,帐篷里面依然没人出来仍能有隐隐响动传出,慢慢的,五人又着急了起来至于独孤小艺已经哭得没了力气,呆呆的坐在那里

    “不会?”鹰搏空不耐烦的看了看太阳:“有响动是好事,证明两人都没事,可是怎么这么长时间?有点太离谱了?”

    东方问情咧了咧嘴,有些尴尬,没说话

    东方问剑别过头去,没动静,就当没听见

    东方问刀咂了咂嘴,脸庞有些痉挛,喃喃地道:“就算是吃了药,也不能这么猛啊……我有些自卑……”

    ……

    又是良久之后,月已升至中天

    帐篷里面终于没了动静五大高手泥雕木塑一般远远地站在外面,每人都是一身清露,眉宇之间,都有疲乏之色

    时间实在太久了一点……这位君大少爷,就算吃了药……也实在是太能坚持了……好毅力啊

    君无意脸上满是担心之色,看着帐篷那边,既盼望着帐中的那两人能赶紧的出来,却又不知道该到底该怎么处理,害怕两人中若是有哪一个受不了……可如何是好?

    毕竟这件事鬼使神差、阴差阳错的,相信谁也没有任何的准备管清寒固然是无辜受害之人,但君莫邪本人又何尝不是稀里糊涂中招的另一受害之人?最令人意想不到却还的是,这件事肇事者加起因居然是因为独孤小艺……

    这就让人无语了

    如此错综复杂的牵连,让一贯睿智的君无意也不禁脑袋大了三圈

    但……这事能怨谁?怨独孤小艺?

    不错,作为始作俑者的她固然是无可争议的罪魁祸但她的出点也只是为了要自己爱的男人,是因为全无了解的无心之过,此刻的小丫头也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满眼的泪水就没停过,自己又那里再忍心苛责

    还有清寒那丫头,当日莫邪理智全失,只知索取,可是清寒身负武功,未必没有抵抗之能力,但她甚至连呼救也没有,这意味着什么?她必然是觉了莫邪的异样,甚至察觉了*药的存在,要解救莫邪,才全无声息的默默承受这一切

    若不是清寒的牺牲,真不知道身中yin毒的莫邪到底会怎么样,如今,等于就是管清寒牺牲了自己的清白,救了莫邪,对君家整个家族来说,都是莫大恩德啊

    那么,现在她的身份却又如此的暧昧君家到底该如何回报?或者说,应该如何对待呢?

    这又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看来管清寒的身份,必须尽早的诏告天下,刻不容缓呀……

    三爷思绪混乱的想来想去,难以定断,但其他几人却完全他那么多的想法就像东方世家三兄弟,他们只会关心君莫邪最终会不会有事,只要外甥最后没事就没问题了,恩,不就是多了一个外甥媳妇吗?咱家里有钱有粮,难道还养不起?多个千儿八百个的也养得起

    媳妇多才代表以后的下一代多,多几个才是大大的美事呢,帐子里的那个管丫头肯定是要了,还有外边的这个小丫头,敢想敢为,敢作敢当,也要了,咱是莫邪的亲舅舅,这点主还做不了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

    君莫邪悠悠醒来,只觉得浑身舒爽异常,爆之后的那种飘飘欲仙感觉余韵,似乎还在脑海中回荡,稍稍愣了一下,这才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大少晃了晃脑袋,慢慢回忆起之前生了的事情,不由得呻吟了一声,才要坐起来之际,身体一动,即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痛苦到极点的娇柔呻吟……

    君莫邪闻声侧过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一张清冷秀美、国色天香的绝色俏脸带着深沉的痛楚,气息异常微弱伏在自己身前娇柔的身躯片缕不存,雪白的肌肤上,一片青一片紫,大抵尽是自己之前肆虐所致

    若单只此,君大少也还未必多惊讶,因为此女竟是——

    管清寒

    霎时间君莫邪吃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记得,自己乃是喝了独孤小艺带来的酒,也知道那丫头在酒里面下了*药……然后说要将自己生米煮成熟饭,然后自己yu火焚身,化身为狼,再然后……再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怎么现在醒来,压在自己身下的,居然变成了管清寒?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再看到管清寒一身的伤痕,眉宇间的极度痛苦,鼻息见虚弱,君莫邪仅存的一丝旖念霎时间飞到了九霄云外

    小丫头弄来的*药颇为霸道,连自己的特殊体质都无法抵挡,因此失去了神智,天知道一味承受的管清寒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痛苦?抬起头看看天色,不由的又是大吃一惊

    居然已经是深夜

    记得喝下那一葫芦酒的时候,还是上午来着这么说来,自己岂不是整整折磨了管清寒一整天?她这娇柔的体质到底是怎么撑得过来的?

    “我真是该死”君莫邪长叹一声,心乱如麻若是醒来之后现是独孤小艺的话,君莫邪反而不会觉得什么,因为……本就是她下的药,还说要生米煮白饭,一切自然顺理成章,但现在对象换成了管清寒,君莫邪的心中可就是大大的愧疚了……

    杀人,不后悔,放火也不后悔;

    但,这可是一个良家女子的清白啊

    别说管清寒完全是无辜的……

    君莫邪急忙站起身来,手忙脚乱的找了一套衣服穿上去,这才现,自己原本的衣服就在两人身下,还有一些浅绿色的衣服碎片,和一些白衣的碎片,上面,还沾染着点点梅花一般的血迹……

    君莫邪懊恼的锤了捶自己的头,浅绿色的衣服当然是独孤小艺的,但,独孤小艺那丫头哪里去了?

    君莫邪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却是断断续续的无法连贯,但看这架势,想必是正在自己冲动的时候,管清寒恰巧进来,救下了独孤小艺,而丧失了神智的自己,却把管清寒强行留了下来……

    君莫邪叹口气,走到桌前,拿起桌上水囊喝了一口水,竟感到脚步颇有些虚浮之意但还是强撑着疲累的身体,小心翼翼的将管清寒抱了起来,轻轻放在了床上

    这也就是大少改造过的肉身,除了体质特异能抵抗部分yin毒药力之外,兼体魄奇强,若是换一个人,弄了那么些*药下肚,就算不至精尽人亡,至少也要元气大伤,甚至就此亏**靡……那也不是不可能……

    君莫邪看着管清寒的痛苦,身上的伤痕,嘴唇也被她自己咬出了深深地血痕,心中只余一片怜惜他两世为人,却并不是一个初哥,自然想得到,管清寒既然能救走独孤小艺,那么她自己脱身也没问题;但她却没有走,想必是看到自己受了yin毒算计,若是不得泄,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管清寒选择了牺牲自己

    作为一个女子,而且又是敏感的身份,管清寒岂能想不到,自己这样做需要承受多少?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女子对贞洁的看重胜于性命,一旦失贞,生不如死啊

    正因为想得到,所以君莫邪才觉得愧疚

    两世以来,邪君第一次如此的愧疚,自心底的愧疚

    第一次感到,一种亏欠的感觉

    现在,看着这位为了救自己而险些丧命的坚强女子,这一刻的君莫邪竟全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复杂苦涩,五味杂陈,难以言喻两世为人的他,次觉得自己的心,为了一位女子,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柔软

    他轻轻地为佳人盖上了被子,然后又拿过水囊,异常温柔地凑在管清寒嘴边,喂她喝水但饱遭蹂躏、筋疲力尽的管清寒此刻早已昏迷了过去,那里还下咽的了水囊凑上去,又从嘴边流了下来,一点也喝不到肚子里

    君莫邪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仰喝了一大口,然后含在嘴里,慢慢的俯下身,以口相就,将这一口清水渡了过去,然后是第二口……第三口……

    一直喂了十几口水,君莫邪感觉到管清寒的心跳终于稳健了许多,这才停了下来,握起管清寒的手,一缕细腻却异常精纯的先天灵气缓缓地注入……

    又过了许久,管清寒的气息终于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准,脸上也多了几许红晕,真正安稳的沉沉睡去君莫邪这才放心,停止输送真气,凑在管清寒脸庞上方,细细的看着这副以往清冷淡然却又是风华绝代的玉容,心中,却突然间涌起了一丝柔情

    柔情

    这对君莫邪来说,绝对是一种极其奇的异样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