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三进天罚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皇宫中

    皇帝陛下紧蹙着眉头,方正威严的面孔上,有着淡淡的忧闷缓缓地踱着步子,不疾不徐,良久,突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神有些迷惘,有些难下决断,看来,正在受着什么事情的困扰

    近段时间以来,众多玄气高手宣扬着君家背后有一级高手撑腰的事情,让这位皇帝陛下昼夜忧思,难以舒怀

    “文兄,依你看来,此事有多少的真实性?”纵然是得到了这个惊人消息,而且还曾被无数人证实过,但皇帝陛下心中仍是还有些怀疑说实在的,他实在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文兄,你要知道,君家背后若是当真有这么一个人坐镇,那么,十年前的惨剧,以及一切一切的惨事都不会生君无悔和君无梦都不会死,君无意也不会残废,君家第三代也不会只剩君莫邪一根独苗,风雪银城也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情所以我相信这件事内中一定有蹊跷”

    皇帝陛下皱着眉:“但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你不觉得很古怪吗?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只是君家自身搞出来的一个噱头?目的就是让所有对君家虎视眈眈的人都打消那份动手的意图?以保证君家能够接续昌盛下去?至少不会亡于君莫邪一代”

    文先生的脸上也早已没有了一向的淡然,脸色沉重的坐着,显然也在沉思着什么

    “先,这样的一位不世出高手怎么可能如此突兀出现人间,而之前数十年甚至数百年间却完全没有关于他的半点传说……而这样的一位高手却又明显不可能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够冒出来的……其次;若是当真有这么一位绝世高手,早在十年二十年之前就应该站出来,借着这样一位盖世高手的威风,就算成立一个不逊色于风雪银城和血魂山庄的高级家族,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君家没有这么做,实在令人费解”

    “第三,若是当真有这样的一个人,君家方面所有的惨剧都不会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这位高手闭关或者远游完全不知道君家这十多年来生的事情,但他再度现身尘寰以来,却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种事相信是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而这位高手非但十年里没有任何动作,而且出现之后也只是高调的击杀了厉绝天,对风雪银城、甚至是萧家的人却反而放过了,这也未免太不合情理了,要知银城此行中人就有当年逼东方世家立下耻辱誓言的萧布雨,已经与君无意不共戴天的萧寒……”

    “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固然有其道理,但我们要看到,君无意双腿残疾,早无复原的可能,如何能亲身报仇?指望他自己报仇,绝无希望但若是否认了这句话,这个人当时说的话和做的事却加的无法解释所以,这其中实在是疑窦重重啊”

    皇帝陛下皱着眉头,踱着步子,细细的思考,静静的考虑分析着

    “陛下,据我看来……此事属实的可能性实在不小”文先生沉重的道:“陛下请想,当时在场的人物,在神秘人出现之前,大多都受了厉绝天的影响,对君家极之不睦甚至有许多世家都参与了陷害送死君无意的阴谋之中在此万众瞩目之下,想要作假、虚张声势……怎么可能何况,当时那里还有天罚的兽王与仙宫的护法想要在那等绝世高人面前搞噱头……那无疑是完完全全不可能的”

    “陛下的疑虑自然也极有道理,综合以上种种,我倒是认为,唯一合理的解释,乃是君家在最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笼络了这样一位高人,就如同之前八尊末席的鹰搏空曾经到君家坐镇一般,只是这神秘人的实力恐怖而已”

    文先生沉重的说着:“但无论是最近还是早就存在;这个人却必然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是啊,我之前也就是报着万一的侥幸而已,既然侥幸已经没有可能,那么对君家……以后朝廷该采取什么态度,也需要现在就定下来了”

    皇帝陛下深深地叹了口气,眉宇间浮现一层隐忧,眼睛深深地看着远方,有些神思不属,显然,这位天香国主其实早就认可了那位高人的存在,刚才的先其次不过就是希望有人能将他的侥幸放大罢了……

    “刻下的君家……陛下算来也并未对他们如何啊,现在的关系,大抵还算是融洽”文先生道:“算来君家现在有此强援,对陛下乃至整个天香帝国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需维持现在的关系,再加以笼络……那君战天,可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不念旧情的人啊”

    “好事……”皇帝陛下苦笑一声,悠悠的低声道:“君战天……可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不念旧情的人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将文先生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而且……语气古怪,有些森森之意……

    文先生愕然相望,却见皇帝陛下脸色竟是深沉如水,看不出半点喜怒哀乐,连原本的些许忧闷,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文先生却感到了由衷的深沉压抑……

    窗子外面一阵秋风突然刮进,桌案上的一份密奏飘飘落到了地上,掀开了一页:天南之战,君无意安然无恙,大军不日将返回唯出现一位神秘强者,睥睨叱咤,数千万人不敢违也于翻手之间击杀绝天至尊厉绝天,自称为君家之人,威慑风雪城,瓦解血魂庄,登云化虚而去,天罚之主未敢招呼,雷暴雨、布狂风亦瞠然不敢动也……

    然后便是洋洋洒洒的一片,写得极尽详细

    文先生目光凝住,停留在一行字上

    “睥睨叱咤,数千万人不敢违也翻手之间击杀绝天至尊厉绝天,自称为君家之人威慑风雪城,瓦解血魂庄,登云化虚而去……”

    这样的高人,到底会是谁呢?

    文先生眯着眼睛,仰望天,苦苦思索起来

    此时,距离天南之事,却也不过只得三天功夫,万里之遥,皇帝的案头已经出现了密奏就算是飞鹰传,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君府

    君战天老爷子自从儿子和孙子出征便深居简出,再不在人前露面

    老庞拿着一个竹筒匆匆而进:“老爷,天南密报”

    君战天两眼一睁,刷的站了起来“拿来我看”急匆匆的一手接了过去甚至,手臂竟已有些微微的颤抖这位一生戎马倥偬的老爷子,虽然脸上丝毫不动声色,但心中,已经是提心吊胆

    唯有老庞知道,君无意叔侄出征的这两个月来,君战天完全没睡过一个好觉……

    一目十行的看完秘报,君战天意外的现秘报中竟真正没有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东西,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才开始从头逐字逐句的重仔细看起来

    而绷紧的身体,也终于缓缓放松,慢慢的又坐回到了椅上

    “无意无恙,莫邪无恙,即日将可凯旋”君战天控制不住心中的高兴,淡淡的说了出来,他虽然强作淡然,但眉梢眼角,却已满是笑意:“不过,莫邪要跟着他舅舅去东方世家一次这是东方三剑的请求”

    “老爷,这可真是天大之喜”老庞高兴地道

    君战天笑的脸上的皱纹也开了花道:“不错,确实值得高兴东方世家……当年对我君家……实是有大恩啊莫邪这孩子英伟机智,万中无一,老亲家见到,定然喜欢的很”

    老爷子现在还不知道,就在这封密报从天南出的第三天,他正在夸赞的那个宝贝孙子就做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起码,对君家来说,那件事情不下于八级地震九级海啸

    若是老爷子现在知道,定会立即拿起木棍,先把那小子的腿打折

    算来这是君莫邪第三次进入天罚森林

    第一次进来,拿走了罚天圣果,第二次转个身再进来,与熊开山只在林边说了几句话,

    而此刻再度驾临天罚则是第三次

    若是以大少自身的感觉来说,君莫邪分明觉得,天罚森林,才是真正最适合自己的地方

    这里,让他感到由衷的舒服

    若有可能,他甚至都不想离开了

    惟有在这个地界,才能有一种真正的放松,轻松……

    大少暗叹了口气,流光掠影一般高直飞了进去经过上一次的经验,他知道,天罚森林的几个王者肯定是不会在森林边缘停留的

    整个天罚森林占地异常广大,君莫邪也不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不是中心区域,上次虽然如蝗虫过境一般搜罗了许多稀罕药材,但若以药材吩咐比例而论,放在地图上,也就是一条直线,一条直达天罚神秘核心的直线而已,顶多也就是一个圆上的一条半径,虽然被大少洗扫一空,却也不过就是九牛一毛

    若说损失比较惨重一点的,也就是圆心位置的那些顶级药材,所以大少虽然已经是极少数深入天罚森林内部的人类,但他对天罚森林的认知也并不比其他人强多少,想在如此辽阔的地方找人,实在不容易,君莫邪也只能凭着印象,向着上次见到他们的地方一路过去

    随着本身修为的增长,君莫邪的神识探索范围也大大增强了,在强大神识的辅助之下,很快就找到上次见到鹤三熊四的地点——万毒谷

    万毒谷的四周依旧万物萧条大少并未深入,已经没有必要,在强大神识感应之下,自然很轻易就感应到鹤三熊四并不在此地,连另一个有机会在此的蛇王也不在此

    大少却没有心情再去寻找它们了,虽然本少找它们不易,但由它们找本少,却很容易

    君莫邪突然现身于天罚森林中间的上空,径自祭出了鸿钧塔的恐怖威压,沉沉的威压从他的身上散出去,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慢慢的向着四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