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鹤熊双王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无疑是一个信号,一个绝对爆炸性的信号这股神识出去,错非鹤冲霄和熊开山不在天罚森林,否则,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来相见

    森林深处,鹤三熊四两大兽王正在对坐饮酒

    鹤冲霄心思素来较为谨慎,但熊开山却是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格,老大一去,熊开山顿时感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老大不在,我是老大

    所以连续两天了都是拉着鹤冲霄饮酒作乐,竟是全没把天罚近来生以及稍后要面对的诸事放在心上这种没心没肺的脾气,在某种程度上跟君莫邪倒是异曲同工

    现在的两大兽王并非以人类化身饮酒,而是尽都显露了本体在那海喝,一头硕大的狗熊,浑身金毛,就像一座小山;鹤四本体为仙鹤,躯体是庞大,浑身雪白,眼珠子红得像两只耀眼的火炬两王身前的案几乃是一整块足有两丈方圆的巨大青石酒杯直接就是齐腰粗千年紫檀木的树根雕刻出来的,一杯的量起码也等于世间一大坛酒的量

    至于二王所饮之酒,是异常的芬芳扑鼻却是天罚森林中的猴群们酿出的猴儿酒,被两大兽王以权谋私的搞了来大快朵颐,一张厚厚的熊嘴唇,一张尖尖的鹤嘴巴,都是喝地快之极

    “老三,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小心,简直小心的过了分,关于那罚天圣果,你说你担心个屁呀”大狗熊醉眼朦胧,拍着胸膛上的金毛,口吐人言:“我就真不明白,你整天患得患失的,你累不累呀你?”

    显然的,鹤冲霄是在为罚天圣果之事而担心,而熊开山却是完全的不放在心上,对于那位神秘的高人,熊开山充满了信心他直觉地觉得,那种修为层次的高人……完全没必要骗人,所以他对鹤冲霄的忧心忡忡很不理解,甚至,很鄙视

    “你那大熊脑袋里边尽是肌肉,懂得什么?”鹤冲霄翻着硕大的眼皮,红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熊开山:“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那人当真就此不见踪影,你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这头熊脑筋就是太少,出去混,绝对是一个被人骗的货跟老二一样,麻痹的打个赌就傻傻的跟着人家跑,你也是这样的,没跑”

    熊开山静默了片刻,沉声道:“其实,我除了相信那高人之外,也有觉得利用那罚天圣果进阶之事,实在风险太大,动辄便有爆体之危,以往昔成功比例而论,未必能够三成,若那高人当真有并无风险的造化进阶手段,纵然需要等待、需要冒险,也是值得的”

    鹤冲霄闻熊开山之言大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一向懵懂的熊老四竟能说出这么一番说辞不禁大觉有理:“还真没看出来,你这熊老四能有这番说辞,倒真正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就冲你这番话,做哥哥的敬你一杯”

    熊开山闻言大乐却是一口气连干了三四杯酒,又道:“那里是什么‘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本大王素来大智若愚,轻易不开口就是了”

    鹤冲霄见熊开山自吹自擂,不禁莞尔,才要举杯喝酒,突然又似想起什么抬起头道:“我说你胆肥了是?刚才叫谁老三呢?老子是你三哥还有没有点尊卑大小了?刚赞你一句,你就不忘了东南西北了?纵然你刚才说的有你的道理,这事仍是太冒险了毕竟罚天圣果不在我们自己人手中,还是不妥当……”

    熊开山哼着,道:“什么冒险?难道在自己人手中,就不冒险了?私吞罚天圣果的,自古到今也不是没有生过?要不要我们再打个赌?”

    鹤冲霄红眼一翻,有些没好气:“你这爱打赌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不要忘记二哥当年就是因为打赌才把自己打成了别人的坐骑;我看你很有这方面的趋势再说了,咱俩还打什么赌?万一那人真个找不到了,咱俩就一起抹脖子了,打赌?赌你个头啊”

    熊开山气极,跳了起来,道:“老子就是爱打赌怎么地,老子今天就跟你赌了,就赌那人绝不是你说的那种衰人”

    鹤冲霄哼了一声,不咸不淡的道:“不是那种人?你倒真笃定啊,哼,现在血魂山庄之事已经彻底的尘埃落定了,按说,他也该兑现他的承诺,就算不兑现那罚天圣果换灵丹的承诺,但也该兑现帮助我们突破十级玄兽的层次了这可是之前就说好的,可为何全然踪影不见?”

    “说不定有什么别的事情耽搁了……人家那样子的高人竟还会赖皮不成吗?”熊开山原本异常笃定的口气瞬间崩溃,多少有些心虚没把握的样子

    “高人就就一定不会赖皮吗?”鹤冲霄叹了口气,道:“人类背信弃义的事多了去了,区区一个承诺,又有几个人会真正放在心上?老熊,你还是太天真了大智若愚?你糊弄你自己去”

    熊开山哼哼两声,直接端起旁边盛酒的巨大器皿,咕嘟喝了一大口,偏偏头斜斜眼,显然对鹤冲霄的小心很是看不惯

    正在筹词反驳,突然感觉到,就在天罚森林之中,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强横威压传来,熊开山浑身一哆嗦,手一颤,那只偌大的盛酒器皿“啪”的摔在石桌上,跳了起来,异常兴奋的道:“是他是他来找我们了,定然是来帮助我们进阶的鹤老三,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鹤冲霄也是喜形于色,此刻也忘了理会“鹤老三”什么的,直接“轰”的飞了起来两个翅膀一忽闪,叫道:“倒是让老四赌赢了,当真是他来了”

    两大兽王对望一眼,眼中同时泛起狂喜之色

    熊开山显然一刻也不愿再等,直接腾地一声就跳上了鹤冲霄的背上,一指前方,喝道:“快快起飞”语气果断,命令的口气十足但它几千斤的重量,却把鹤冲霄在没有准备之下压的不仅没有起飞,反而噗通落到了地上,大怒的道:“混账你不会化形之后再上来?我草你爸爸你自个三千来斤的分量自己不知道?”

    说完才觉不对,又道:“你***赶紧下来老子是你三哥可不是你坐骑自己跑过去”

    熊开山揪着两根鹤翎不放手,赶紧的变成了人形,死皮赖脸的就是不下来鹤冲霄无奈,也恐耽误了时机,振翅冲上天空,闪电般冲了过去

    高冲向那股深沉的威压传来之处

    君莫邪安然的矗立在半空,脚下偌大的范围之内,所有感受到这股强大到极点威压的玄兽尽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妄动面对着天地洪荒的巨大压力,世上,相信未必有几头玄兽能够承受得住

    远远的风雷声骤起,一道巨大的黑影飞了过来

    来着自然就是驮着熊开山的鹤冲霄,便如玄幻传说里的龙骑士一般威风凛凛的来了

    君莫邪岿然不动,直到鹤冲霄化作人形,两人一起落在了他面前的地上,才也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前前辈……你……您来了……”鹤冲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在天香城的时候,可是叫‘风兄’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叫‘前辈’了……两大兽王心中也郁闷,不知怎么地,居然不敢平辈相称了……

    再者,就在刚才还在怀疑人家,接着见到真人出现在眼前,鹤三多少有些尴尬……

    “嗯……本座这几日便要离开天南了,突然忆起尚欠你们一个承诺,人无信而不立,前事不偿,如何能走?”君莫邪大模大样的道,异常的牛叉烘烘

    “嘎嘎嘎……前辈果然信人刚才鹤老三这家伙还在担心前辈你不来了,多半偷着跑了,却被我义正词严的痛骂了一顿,鹤老三,如今你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了哈哈哈……”熊开山得意地咧着大嘴,感觉自己大胜了一局

    他怎能不开心得意,这位高人现在既然来了,就说明其人重视承诺而如此重视承诺的人,又那里会拐骗天罚森林的罚天圣果?那岂不就是代表着,灵丹也是大大的有戏吗?

    所以熊开山霎时间放下了所有的心事

    “你你你……你这该死的熊匹夫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我怎么就不相信前辈了”鹤冲霄为之气结,颤抖着手指,恨不得将这头熊一把掐死,万万没想到这头熊为了讨好眼前的高人居然不惜出卖自己……

    “无妨,此谓人之常情嘛”君莫邪呵呵笑了笑,不知怎地,每一次面对着两大兽王的时候,君莫邪就觉得格外的愉快;这倒并不是装逼的那种快感,而是不用揣摩别人心机的轻松舒心

    相比较于人类高手来说,这天罚森林中的兽王,明显的要单纯淳朴得太多这样的氛围,真正让君莫邪很是感到轻松、放松,似乎一下子远离了无止境的尔虞我诈

    “恩,说到做到,本座此行就是为了兑现承诺,你们两个先准备一下,平心静气,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最主要的是要将自身心态调整到最为平和的地步我先来看一看你们的进境”

    君莫邪笑声中,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有隐隐的亲切之意,这样的亲切之意,除却对待君老爷子、君三爷等有限几人,实在是很罕有的

    而就是这份隐隐的亲切,鹤冲霄和熊开山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也完完全全地信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