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众王来聚,与君同欢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良久熊开山落下地来,再度恢复了人形,欣喜欲狂的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一切,似乎还在梦中一般,良久良久,那种如同梦幻一般的美妙感觉还未曾消去

    知道他将自己全身都检查了一遍,才终于真正的相信,自己,真的进阶了

    熊开山仰天长啸,硕大的眼睛之中,滚滚的泪水滂沱而落,突然大踏步走到君莫邪身前,噗通地一声,真真切切的跪了下来

    君莫邪吓了一跳,还未来得及阻拦,熊开山已经结结实实的磕了几个响头,声音有些哽咽:“谢谢……谢谢……你”

    旁边的鹤冲霄,眼睛也有些红

    同为兽王,同样卡在瓶颈的他完全能理解熊开山的心情,也完全明白熊开山为什么要磕头因为,这位神秘的高人对自己两人来说无疑是再造之恩

    君莫邪急忙将熊四扶了起来,道:“这是作甚?这只是一个赌约,我也只是在兑现我的承诺,何必如此”说出这句话,君大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恶心,典型的得便宜再卖乖……

    这等出力小便宜大的好事,每天做个十宗八宗也不嫌多,有机会再做几宗……

    熊开山和鹤冲霄可全然不会有这样感觉,依旧热泪盈眶,道:“虽然是赌约,虽然在您眼中或者算不了什么,可对我老熊来说,这却是乾坤再造……大恩不言谢,之后前辈若是有何差遣,尽管吩咐一声老熊我别的没有,一身的力气还是不吝啬的大地熊王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

    君莫邪看着熊开山,淳朴的眼睛里闪烁着真诚的光彩,突然心中一动,面对这样的真挚,君莫邪突然感觉自己心中原本的那些功利的想法实在是有些卑鄙

    他仰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想通了一点对属下对敌人或者需要用心机,用再重的心计也不为过,但对真正的朋友,心机这种东西,是完全不需要的,那怕用一点也太多了

    而熊开山就明显是这种人

    只要受了别人的恩惠,就会一根肠子直到死也不会忘记的人

    这种人,值得自己交朋友

    君莫邪眼神异样的温和,轻轻拍了拍熊开山的肩膀,认真地道:“老熊,不要这样子……我是真把你当朋友的”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沉缓的道:“我在这世上,朋友实在不多……你算是一个所以……对我不要说感谢的话”

    熊开山霎时间一张毛脸都泛出了光彩,大喜过望,道:“好好好是老熊矫情了哈哈……”

    君莫邪呵呵一笑,道:“现在轮到你护法,我为鹤王助上一臂之力完成我的承诺”

    鹤冲霄担心的道:“您刚刚损耗了这么多要不要休息一会?回复一下?”

    君莫邪道:“不必,我还能承受得起来”说着伸出了手

    鹤冲霄犹豫了一会,反复的看着他,确定了他果然没事之后,才终于坐了下来……

    ………………

    又是一段时间之后,君莫邪看着狂喜的鹤冲霄与熊开山,突然感觉到自己心中也是很快乐,说不出的快乐

    这种快乐完全不同于算计人成功的那种爽,或者是得到意外的宝物的狂喜,或者是终于杀死仇人的那种释怀……

    这完完全全的就是极为单纯的快乐但这种快乐却给了君莫邪莫大的享受

    原来……不止是杀人斗争什么的才会有刺激的快感,偶尔的帮助别人一次,这种感觉也是很舒服……

    君莫邪微笑着想……

    这整个下半夜,君莫邪过得都很舒服,很愉快、很惬意

    熊开山和鹤冲霄这两大兽王极力的、竭力的邀请这位大恩人、大高手共同欢聚一下,并信誓旦旦的说,已经准备好了海量的猴儿酒,聊表寸心……

    实在是盛情难却,再说两大兽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少再推辞,实在就有些不近人情了,而此刻距离天光大亮还有不少的时间,于是君莫邪欣然前往

    猴儿酒可是传说中的好酒,相比和这个世界原有的劣酒不能相提并论,既然有如此的大好机会,不试试就太暴殄天物了

    熊开山一路之上,不断地布号施令,让手下的九级玄兽八级玄兽们贡献出最好的好吃的来,直接要求“以鹤王一般的度赶紧送过来”……瞬时之间天罚森林中心地带一阵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

    这次的混乱动静,简直比上一次的玄兽潮还要来的大一些,深沉暗夜之中的天罚森林,素来格外寂静,但今日却是尘土漫天,一只只玄兽中的高端物种有如没头苍蝇一般乱窜起来

    上次玄兽潮所造成的响动虽然庞大,但对于天罚森林内部来说,却是半点影响也没有的,但这一次却是不然,直接就在森林内部开花了

    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只熊抱着一堆红红的香气四溢的果子由南至北飞奔而来沉重的脚步踩得大地在震颤着;而对面,同样是一头黄金虎抱着果子疾驰……

    然后一个拐弯,两头九级玄兽无巧不巧,“轰”的撞在一起,同时摔个四仰八叉,满地的珍惜果品……

    风声起,虎王,狮王和鹰王也旋风般的陆续赶来这种与级强者同桌饮酒的机会,可是实在不多啊……这种机会,不竭力把握住的才是傻瓜说不定这位强者随口一句话,自己就能够突破了,没看三哥四哥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突破了吗?这恐怖效果,别说是罚天圣果了,就算在神奇的天材地宝也没这效力?……

    当君莫邪看到那张硕大的石桌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大了

    在他看到那两个硕大的‘酒杯’的时候,君莫邪有一种强烈的眩晕的冲动:他甚至的怀疑,熊开山和鹤冲霄邀请自己来,或者不是来饮酒的,而是来洗澡的——实在是那“酒杯”,以及盛酒的器皿,个头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大号的浴桶似乎也没那么大……

    再看到周围一只只金毛猴子不辞劳苦的将一桶一桶的猴儿酒搬来,就是一小桶一小桶的毕竟猴子的体积没有鹤三熊四那么离谱……远方,还有无数的金毛猴儿在持之以恒的做着搬运的工作,目标无一例外都是这里……

    然后一头头九级巅峰玄兽,九级玄兽,八级高阶玄兽纷纷带着谄媚的表情献上无数的珍惜果子,然后摇着尾巴一脸光荣的退走……

    好家伙,这里的果子,有许多别说吃过、见过了,就算听都只是在传说才有的稀罕好东西,大少不禁眼泛蓝光,要是能把这些果子弄回天香去这得能创造出多少财富啊……

    要说这里的果子已经足以动人心魄,但四周诡异的玄兽却是为惊人,真正的诡异,谁曾经见过老虎和狗熊的脸上露出极为人性化的谄媚和讨好?老子就见过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也不止是一群两群而是……好多好多……如此情形,能不诡异吗?

    眼前种种可都是为了欢迎本少而准备的

    君莫邪霎时间臭屁起来……

    君莫邪突然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齐天大圣

    也唯有齐天大圣在大闹天宫之前,在花果山占山为王之时,七十二洞妖王齐齐来投之日才有这等的风光……

    这种惬意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无声无息中,一只浑身上下通体雪白的巨大狮子异常恭谨地来到石桌前,略有些拘束的拱起两个毛茸茸的爪子,向着君莫邪拱了拱……然后,屁股蹭着半边的石凳,坐了下来,一只铁条一般的尾巴在身后就像旗杆一般,摇来摇去,摇个不停

    君莫邪目瞪口呆了一会,才终于弄明白这家伙刚才拱爪子居然是在向自己行礼而且是拱手礼

    实在是太有礼貌了

    真正的震惊

    早已落座的熊开山介绍道:“咳咳,前辈,这位乃是我六弟,狮王,石不愁”

    “咳咳咳……”君莫邪剧烈的咳嗽起来“狮王?姓屎?屎不臭??这名字当真是……极有特色”

    鹤冲霄和熊开山瞬时石化,直接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白玉狮王一脑门子黑线,窘迫的就想钻地而走,一脸尴尬的频频向着熊开山使眼色,意思是:你赶紧给我解释哇,这等名字,直接能恶心得连喝酒的兴致也半点没有了……

    “前辈误会了,六弟的姓氏乃是取得‘狮’子的谐音,呵呵,就是石头的石,愁苦的愁,不愁,呵呵呵……”鹤冲霄咳嗽着解释

    “原来如此,是本座想偏了,请狮王勿怪”君莫邪点点头还向狮王拱拱手

    狮王石不愁那边立刻安静下来,这大高人居然向自己致歉果然是高人气度,原本满肚子不开心的石不愁此刻却是顿时感觉自己倍儿有面子

    另一位由体型巨大的黄金虎化身的金衣粗豪男子也来到了石桌之前,才要说话的时候,适时几乎被那句‘屎不臭’憋得喘不过气来,见君莫邪目光转向自己,急忙躬身行礼

    “这位是老九,黄金虎王,胡裂地”熊开山咧着大嘴介绍,目中满是忍俊不禁的笑意,显然还没有从那‘屎不臭’的冷笑话之中摆脱出来

    “虎王胡裂地,恩,这名字却是威猛和熊王有一拼,一个开山一个裂地,相应成趣”君莫邪面纱之后的眼神很温和,黄金虎王胡裂地得此评语显然颇为受用,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