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战神玄,露峥嵘!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此刻的百里雄风显然已经将君家背后有不可匹敌的绝世高人这一现实彻底忽略了

    若百里雄风单单只忽略了高人坐镇这一点还好说毕竟那高人不在眼前,起码不会马上玩完,但在他狂怒之际却又忽略了另外一点,很致命的一点

    他自己在气势比拼之中就已经落到了绝对的下风,眼下,他的所有一举一动,在气机的牵引之下,尽都在君莫邪的掌握之中甚至,君莫邪闭着眼睛,关闭了耳朵,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会从什么地方攻了过来

    别说他还被君莫邪气得怒欲狂,出手早已失去了神玄强者应有的犀利

    白袍一闪,君莫邪身法异常美妙的飘身后退,他依然背负着双手,但一退之后却又闪了回来,负后的右手骤然一动,轻轻在百里雄风掌上一对,似乎是不自量力的对了一掌

    但他手中金芒一闪,未接实就立即又鬼魅一般旋身站在了三丈之外,负手而立

    众人瞠目结舌之中,一道血线嗤嗤的暴射出来

    正是从百里雄风的手掌正中央爆出来

    一招

    只得一招

    君莫邪这个与百里雄风相差着天与地的阶位的少年竟只一招就伤了百里雄风这位神玄高手这简直是不可置信的事情

    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若非亲眼目睹,何人能信,何人敢信

    甚至就连百里雄风自己,明明就是亲身经历,直到手上尖锐的刺痛传来,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受伤了伤在一个只得十七岁的少年手下

    “百里雄风完了”尾随而来的七大高手隐身在一个众人看不见的角落,以他们几个的修为,自然不虞被他人察觉,眼看着这边生的一切,这一幕,尽都是不由自主地出了叹息的声音,说话的是东方问剑

    “那百里雄风早完了在他被莫邪的气势压迫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败了”鹰搏空冷冷道:“在他被莫邪一次次气的吐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败亡的结局百里雄风的败,完全是败给了他自己,否则,他人品纵然卑劣,但本事始终是神玄一品,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这么轻易的就落败在一个初臻天玄之境的小鬼手中”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沉思起来但刚刚说完这段话的鹰搏空却愣住了他突然被自己说的话吓住了

    半晌,他才惊叫一声,满头长突然直直的竖了起来,道:“初臻天玄之境我刚才说什么呢?我没有看错?真真是见鬼了……他**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到了天玄初级?”

    他不可置信的眼睛纷纷扫过君无意和东方三剑等人,这一刻,这一位堂堂的八大至尊之一的高手眼中满是匪夷所思:“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他在当日玄兽大战的那个时候明明还是玉玄巅峰,这才隔了两天,这小子怎么就成了天玄初阶了?嗯?他奶奶的一夜晋升了四个阶位?这他**的世间还有天理吗?”

    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都觉了这一点

    其实,早在刚才大家都早已确认了君大少此刻的修为,毕竟这七人除了君无意之外,其余六人全都是神玄修为,怎能看不出?

    可是大家压根都没有往这上面想,直到刚才鹰大至尊有意无意的一句话,道破了内中的那层窗户纸,所有人才得以直面这个问题,无一例外的,七大高手的嘴巴尽都张成了‘o’型

    是啊,这小子两天之前的修为,大家都是看得明明白白的玉玄巅峰修为,大家因此称赞其为天才之中的天才,可是眼下为什么眼睛一眨成了天玄初阶?难道这玩意也会飞?现在还怎么称赞,原本就已经是天才之中的天才,还再怎么吹捧?

    其中六人的目光又一次的聚焦在君无意的脸上意思都很明显:你是他叔叔,你肯定知道你不会又告诉我们大家其实你也不知道?

    君无意几乎从轮椅上摔了下来都看我干吗?我真不知道啊,你们诸位可是有所不知,我虽然是他亲叔叔,但同样是一塌糊涂这小子身上秘密那叫一个多,谁知道他还隐藏有多少底牌?

    众人瞠目结舌一会,见君无意就是给不出解释,而这个当口却还有精彩的好戏在现场直播,大家不禁又将目光齐齐聚焦到了这场战斗之上毕竟,一位天玄初级战胜神玄一品……这等颠覆传统认知的经典大战却是真正千年难得一见啊

    眼看着手掌中心的那一个血洞,百里雄风依旧呆若木鸡,茫然不可置信自己的手……多少年的修炼下来,早已经是水火不侵就算是放在火炉子里烘烤,也能坚持几个时辰完好无损纵然是宝刀利剑,自己也敢空手格挡,丝毫不伤

    但是现在,甚至连对方的兵器都没有看清楚,就被直接洞穿了一个孔

    在他身后,百里瀚海瞪大了眼睛,从没有一次见自己的大哥如此狼狈而且……居然是在一个少年手下这般的狼狈

    百里落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说实话,他对这一切也是很吃惊的,吃惊归吃惊,却并不出他的意料之外自从君莫邪强势到来,根本不卖百里世家的面子,百里落云就知道,这样的事情是注定了的君莫邪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根本就不会如此做

    这里虽然是天南城,却是实打实的君家主场那么多的高手环伺,相信随便叫一个就能干掉百里雄风但百里落云唯一想不到的是君莫邪居然会选择亲自出手,而且还占据了上风,绝对的上风

    君莫邪明明比自己还要小,居然能拥有如此强悍的修为

    前时一会,自己虽然也察觉到君莫邪的实力略胜自己,却也不至于达到眼下的这境界,那是自己远远无法涉猎到的天玄之境,而且,还能以天玄之实力挑战神玄强者,甚至是轻取战胜之

    什么是真正的天才,或者惟有君莫邪才有资格配得起这两个字在这个神秘的少年面前,世间所有的所谓的‘天才’都黯然失色

    这种念头一起,百里落云心中仅存的一点傲气顿时荡然无存论家世,君莫邪是天香巨擘君家的唯一后人,如珠似宝;而自己呢?论玄功实力,君莫邪年仅十七,已经出了自己不止一筹,甚至是天差地别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

    当自己还在为玉玄巅峰沾沾自喜的时候,这个小了自己六七岁的少年却已经在与神玄强者交战,而且尤能大占上风

    自己还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可以矜持的?

    百里落云是彻底的折服了,但另一边百里雄风却是彻底的狂怒了,甚至是疯狂了

    他完全不能承受自己的惨败

    以自己的神玄修为,长辈身份对付君莫邪本就是以大欺小,若不是这小子实在太过分,自己也不愿意做出对他出手的事,本想重重的教训一顿,然后向君无意说明缘由,交到君无意手里,自己还能落个宽宏大量,不与后辈计较的美名,最起码也不会真正开罪君家,撕破彼此的面皮

    毕竟君莫邪侮辱百里世家在先,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自己没有当场格杀,已经是给足了君家面子以君家的家风,相信不会有大的风波

    但没想到算盘打得虽响,自己亲自上前却败了而且还是一招即败这下还能怎么说?难道去找君无意,说你侄子太欺负人了,他居然打了我……那自己直接也就不用活了……

    百里雄风掌风呼呼,怒目圆瞪如铃,攻击不断

    君莫邪身如飘絮,纵横飘荡在他的掌风拳影中间,神态自若游走自如以君莫邪的身法和眼光,只要百里雄风不出那些毁灭性的大范围打击的招数,就算是君莫邪突破之前也能应付自如

    何况是突破之后反应加灵敏,身法趋完善

    而百里雄风暴怒之下,心态失衡,只知道一味盲目攻击,但惟有心地却牢牢地始终提醒自己一点:自己可以教训君莫邪,却决计不能杀一旦下了杀手,若是君莫邪完了,那百里世家也就完了在那位绝代强者的报复之下,百里世家只怕连一点自保的能力也欠奉

    百里雄风虽然愤恨,但却也只想找回面子而已,绝不想为家族招来灭顶之灾

    他却不知道,他在这样想的时候,君莫邪同样也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杀了他?要不要杀死百里雄风?值不值得?

    大少考虑的乃是要不要杀,值不值得杀,却不是能不能杀

    百里雄风的招式,在别人眼中看起来自然是威猛霸道之极,但在君莫邪这等大行家眼中却是漏洞百出前世少林武当各大门派的招式,君莫邪几乎都有涉猎,那些数千年的积累尚且有明显漏洞,何况是百里世家这种只得区区百多年成就的家族绝学?

    当然,若是换在今天之前,纵然君莫邪能看得出来,他也无法置百里雄风于死地,毕竟彼此的实力差距太悬殊,神玄强者的身体强度,是一般人根本不可想象的就如同大少当日与东方问刀交手,虽似占了上风,其实根本就难以真正撼动,当日的情形其实和眼下很接近但结果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今的大少又岂是当日的莫邪可比

    另一个关键之处,还在于……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