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绝杀神玄!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在化凡铁为奇金之后虽然一共也只得短短的一小点,却是名副其实的削铁如泥,无坚不摧之前君莫邪偷偷使用那牙签似的小剑在百里雄风手上直接开了一个洞,就是明证

    现在君莫邪需要考虑的,只是杀不杀杀了有什么好处?不杀有什么好处?孰轻孰重?需要衡量一下

    若是真正杀了百里雄风,从此百里落云便只能依附于自己,再无退路

    若是不杀……

    君莫邪一声轻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傻杀与不杀其实结果也差不多但君莫邪现自己真正的心结在于,当日百里落云曾经提出条件:将百里世家此次前来的所有人尽数屠戮一空

    君莫邪却不愿意这么做

    倒不是大少不想接受这个条件,又或者另有顾忌,却是大少不愿意就这么顺着百里落云若是那小子说什么自己就答应什么……那么,到底谁才为主?这会不会影响自己的权威?

    但现在君莫邪现自己明显多虑了百里落云想不想杀死他们已经是其次,真正的关键问题反而是,自己到底想不想杀?

    自己不想杀,就算百里落云要求了,甚至是苦苦哀求,也是枉然若自己想杀,就算百里落云极力央求保留他们性命,那也是照杀不误

    这一切,其实已经与百里落云没有关系

    这里之事已经是自己、君莫邪的事

    君莫邪清啸一声,白衣飘飘身法在一瞬间骤然加,瞬息之间便连续换了三个方位,切进切出,直如鬼魅一般,然后一旋身退了出去站在五丈之外,冷冷地看着百里雄风,目中杀机,几近已经要拧成了实质

    “莫邪要下杀手了”鹰搏空敏锐的感觉到了君莫邪突然奔涌出的滔天杀意,凝重的道在场众人始终以这位至尊强者为最高,而鹰大至尊也正是以轻功著称于世,此刻也只有他还能清楚洞悉大少的一举一动,余者即使同样以身法著称的东方三兄弟,在君莫邪施展极身法之时,也难以洞察

    君莫邪刚才的连续变换身位,正是当时百里雄风招式中的三个最大漏洞,也是对百里雄风一击必杀的死角

    但却会有濒死反击所以君莫邪一闪而退,找寻佳的机会

    司空暗夜从头到尾一直都在关注这整件事的所有展,至此不由得喟叹了一声:“这小子真是步步为营,战略高明之极先是先声夺人,用杀气迫使百里雄风现身,从而一举将他压在下风,身法之快是我生平仅见,此战已毫无悬念”

    “君三少始终都在主导战局,在成功挑动战局之后,反而杀机尽敛,气场保留侦测,利用一些言语一步一步从最深的地方激起百里雄风最强力的怒火,让他情绪失控,舍弃了平常的清明,从而判断失误;紧接着却又雷霆一击,伤了百里雄风的右手,打乱了百里雄风的节奏……直到现在,才终于露出獠牙,施展极身法,准备致命一击……这一环扣一环,虽只是两个人单打独斗,却是最高明最省力的对敌手段”

    “想不到传闻中的君家三少,天香第一的纨绔败家子,竟然是如此厉害的一个人物”司空暗夜的声音中,有着浓浓的羡慕他身边的君无意顿时心怀大畅

    “以后可是不敢和这宝贝外甥随便切磋了,这身法又有精进,再切磋,就得真正被那小子打个大败亏输了”东方问刀尤有余悸地道

    “为老不尊,给我闭嘴……我最奇怪的反而是百里雄风……以他的身份,跟莫邪计较什么?直接去找君无意要个公道不就什么事没有?以君家的家风,无意决计不会护短,而莫邪这事说实在的确实有欠妥当可现在倒好,上不上下不下,败了没脸活着,胜了也是个笑话……堂堂神玄强者,却跟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如此斗气较真,简直是天大的滑稽”东方问剑声音之中很是鄙视,对这位百里世家的领头人物,露出毫不掩饰的轻视

    “但他被莫邪逼出来的时候,方寸已乱了,这大抵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机牵引,非第三者可以轻易察觉,若非我实力远胜他们,也未必可以察觉到”

    鹰搏空乃是至尊强者,见识自然广博,一针见血的道出其中关键:“出来之后,节奏是完全有莫邪掌握除非百里雄风不开口说话直接转身进去,莫邪或者没办法继续但只要他说话,莫邪就能利用气机的上风,牵引操控着百里雄风一步步的暴怒起来然后出手杀之”

    “百里雄……雄雄雄……风也太太太……没有涵养养……了;”端木凡挣得脖子上的大筋鼓了出来,艰难的说道:“就就就……被这么一个小小小……年轻气成了这这这……这样子老老……子看,看看……看不……起他”

    司空暗夜捧头叫痛,被这一连串的结巴说的头晕脑胀

    “你的涵养好?要是把你换在百里雄风的位置,让你去试试?估计都不用君莫邪动手你自己就得气死了……”司空暗夜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站着说话不腰疼,吹什么大气?”

    众人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相信换了任何人在百里雄风的立场,被君莫邪如此羞辱,恐怕也是忍不住的若是真的换成了端木凡……就凭着他这结巴君莫邪就算气不死他也能憋死他……

    那小子鬼心眼实在是太多了

    “注意,重头戏来了”鹰搏空鹰隼般的双目一直注视着战局,突然出声提醒

    百里雄风明显感到了君莫邪的冷厉杀气,这让他处于狂乱状态的头脑也突然为之清醒,极度危险袭来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招:狂龙掌

    劲气呼啸中,突然出现了漫天掌影,每一掌都带着开碑碎石的狂霸力气,轰轰隆隆的向着君莫邪的方向压了过去,瞬息之间竟汇聚成了一座掌山,轰然罩顶而下

    漫天掌影之中,君莫邪的白衣身影再度极一闪,原地留下一个残影不动,在掌风中化作粉碎,但他的真实身子却已经到了百里雄风面前,甚至就是百里雄风的怀抱中,几乎是面对面的紧贴着一般,向着百里雄风露齿微笑了一下

    洁白的牙齿闪着淡淡的磁光,就像严冬寒夜中饿狼的眼神,幽幽的一闪

    百里雄风大吃一惊,全力急后退

    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金光一闪,血线骤然间飚出君莫邪的身影“嗖”的一声退了出去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他的身影退回了原来的位置,但就在这瞬间,百里雄风的身后三丈之处,百里瀚海愤怒的站着,观看着这场打斗,但君莫邪的白衣身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又是隐晦的金芒一闪,百里瀚海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两眼瞪得溜圆

    君莫邪的双掌已经雷轰电闪一般重重地劈在了百里瀚海的胸膛上,将这位天玄中阶高手的身子震出了三尺之外,整整一个胸膛塌陷了下去

    任谁也没有想到君莫邪正在与百里雄风的激烈战斗之中,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了百里瀚海原来他的目标,竟还不是百里雄风一人

    而是一个都不想放过

    然后,君莫邪就站在百里瀚海原本站立的位置,向着百里落云露齿一笑,轻声道:“你的愿望,我给你达成了这两个人,我送给你做礼物”

    百里落云沉默着,脸色异常的复杂

    直到此刻,百里雄风和百里瀚海两人仍旧直挺挺的站着,站在原地,浑身颤抖,满脸绝望

    鹰搏空长叹一声,喃喃道:“一招之间,绝杀神玄,瞬息之间,再袭天玄;两人俱亡本身白袍甚至犹未沾血……这等心计,这等身法……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老夫也要道一个服字”

    百里雄风泥雕木塑一般站立着,一动不动良久,才缓缓的转过身,定定的看着君莫邪,突然低声道:“让老夫看看你的兵刃”刚才明明是从他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飚出来了血箭,但此时竟然已完全看不到伤口

    君莫邪沉默一会,手掌一翻,一柄只有半个手指大小的小小的牙签似的‘剑’出现在他手中,朝阳下出夺目的金光

    百里雄风凄楚的笑了起来,道:“我之前见你腰间有剑,便一直防备……没想到,真正的杀招,却早已在手心”

    这句话一出,就连旁观的七人也顿时明白为何君莫邪一向不配剑的,今日却一反常态的佩剑出行,原来竟是如此原来这小子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算计

    “好神兵”百里雄风直着脖子,怪异的露出一个笑容,突然身子一软,接着脖颈中一道细细的却又力道强劲的血箭飚了出来直直的射向数丈之外,在阳光之下,竟然有五彩缤纷的瑰丽

    然后他就像一滩烂泥一般倒了下去

    原来适才的金芒一闪,君莫邪已经割断了他的喉管

    百里世家,神玄高手百里雄风,死

    砰地一声,百里瀚海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在他的身下,一片血渍,慢慢的流淌了出来这位天玄高手,自始至终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这么死在君莫邪的手中

    “你的愿望,我替你达成了你……还要与我一战吗?”君莫邪微笑着看着百里落云,身上一袭白袍,一尘不染,竟没有沾上一点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