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真正的神兵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实在也不能怪一干侍卫们不尽心力你说一把刀在多达五十人密不透风的严密守护下,就在众目睽睽之中恍惚的消失了……这种玄异灵奇到了极点的事情,又如何防备?而且这种事还不是一件两件,其他的丢的兵器都是这个样子,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到了极点的丢的……

    真正的防不胜防啊

    算了,不就一把刀一把剑吗……

    所有丢了兵器的人都在安慰着自己,同时破口大骂:丫的你有这样的偷盗本事,去偷皇帝的国库都是绰绰有余,你闲着没事干了来偷几把破刀?

    真真的难以理解草

    这几天里,独孤小艺几乎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对君莫邪先展开了强大攻势,这位彪悍的小丫头,在眼看管清寒就要修成正果之后,终于急了眼

    小丫头为了自己未来的终身幸福,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琢磨,让此次跟随出征而来的独孤世家几个哥哥急的嘴皮冒,却是毫无效果……

    相反的,倒是管清寒自从那日大帐议事之后,完全恢复了清冷冰寒的常态,对君莫邪丝毫不假以辞色唯恐避之不迭,但君莫邪却是毫不气馁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乐此不疲

    这位大少爷的脸皮厚度,当真已经到了城墙拐弯的程度,这段时间以来可是让众多将士们大开了眼界

    君莫邪也不是非得缠着管清寒每天早晨过来转转,跟附近将士们打打招呼,然后去敲敲门,然后就吃了闭门羹,然后继续回来和军士们侃大山,就等着两女出来洗漱,然后就是上去问问,嬉皮笑脸的说两句话,理他也好,不理他也罢,绝不多纠缠恩,早晨完事了

    他完事了,独孤小艺却来事了,有时候都不等梳洗完毕,就直接缠上君莫邪,与君莫邪对管清寒使用的手段如出一辙,君莫邪的反应甚至都跟管清寒差不多,不远不近,若即若离,于是独孤小艺越战越勇,屡败屡战,周而复始,大有越挫越猛之势,于是三人如此循环……

    到了中午这样的循环就又是一遍,晚上,继续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到了后来,将士们都失去了看戏的兴趣……丫的你们三个就不能搞点实质的?老是这样扯皮,烦不烦啊你们?我靠你们不烦我们这帮大老粗都看着烦了……

    不过另有一点还是让大家很奇怪地,绝大多数的人早晨起来都是精神抖擞、至少不至于没精打采,可是君大少这几天早晨一起床之后却是一副很是劳累的样子,简直就好象是一晚上没干好事,连续那啥来着,一连几天下来,连小脸都有些削瘦的趋势非得吃过早饭休息一阵之后,才又逐渐恢复了精神头,重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大伙都很奇怪,貌似君三少晚上没有什么劳累的地方啊,都是一个人住着,怎么会如此的劳累?白天也没见他干活啊,怎么回事?清寒小姐和独孤小姐这几日早早就睡下了,应该不是她们,那还能有谁呢?

    为了此等反常现象,舅舅东方问情忍了许久,终于将好外甥悄悄地叫到了一边鬼鬼祟祟的叮嘱:莫邪啊,年轻人可要懂得克制才行啊舅舅也知道,你小子初次得享那种美妙滋味,却又突然截断没处泄很难受,舅舅也年轻过,当然明白的很,但你一晚上那个……自己安慰……次数上怎么也要尽量克制才行,隔一晚上一次也憋不死人的,千万别整的一晚上好几次,那玩意是过瘾,但是真伤身体啊,尤其是对于我们练武之人,再说了,对以后的子孙后代也不是一件好事,千万要节制啊……

    君莫邪瞪着眼睛,听着舅舅如此语重心长的教诲,瞠目结舌,哭笑不得……

    “舅舅,你想多了,我不是……”君大少急忙分辨天啊,这都哪跟那啊

    “什么不是?”东方问情一瞪眼,接着却又和缓了口气,以身作则的道:“大家都是男人,我是你舅舅,你那点小心眼舅舅还不清楚,有什么不可说的?有啥不好意思?大小伙子有那需要才正常,舅舅也是过来人啊……想当年也是年少,没什么克制,唉……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种事以后不要再做了知道吗?舅舅是为了你好不许说不是,听着照做就是”

    君大少一脸黑线,极度无语,郁闷到家舅舅都亲自作了前车之鉴了,自己还能怎么说?还敢说什么?

    “呵呵……大家都理解……年轻人嘛,总有点火大,嗯,嗯,尽量克制,不要声张……”东方问情亲切的拍拍外甥的肩膀,恢复了平素里格外庄严的神玄强者气度,端足了舅舅架子,施施然地走了出去,颇有一种教育人的满足快感

    幸亏现得早哇,外甥还没上瘾,自己就急忙言传身教地教诲了一番,若是等以后形成了习惯,那可就真的糟糕了,就像自己当年,唉,往事不堪回哇……东方神玄一脸得意,还带着几分黯然,轻松地走了出去

    君莫邪后来一打听才从另外两位舅舅的口中得知,这位大舅虽然妻妾不少,但却是没有儿女,膝下无人,后继香火无人……但越是这样,就越是纳妾,越是纳妾,就越是没有……已经形成恶性循环了……

    现在东方问情的妻妾队伍,据说已经有四五十之数了……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就算一晚上一个这样轮换的雨露均沾,差不多也得俩月……

    原来如此

    君莫邪暗中偷笑两声,心中泛起了思量以自己掌握的医术和药材,帮助舅舅恢复生儿育女这方面的能力,倒也是完全可以地……不过嘛,怎么说呢?

    再说了,今天这老货以己度人,居然不问情由地给本少爷扣上了这样一顶大帽子,不报复一下,似乎也是说不过去,他是舅舅,武力上的报复肯定说不过去,至于其他的呢……嗯……干脆就等到了东方世家再说……这事急不得

    看着舅舅走远,君莫邪才急匆匆的返回了自己的帐篷,手腕一翻,一柄雪亮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这柄剑长两尺四,比传统的三尺青峰足足短了六分,剑宽不足三分,厚薄适中,剑柄并没有丝毫装饰,就单以这柄剑的外部形状而言,古拙而朴素,平平无奇

    但却是锋芒四射

    这柄剑才一拿出来,整个帐篷中的温度似乎也骤然下降,森然冷厉即便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中午,帐篷中却突然有了一种黄昏日暮的感觉

    剑身到剑尖,似乎都在吞吐着寒森森的幽幽冷焰,它其实并未有光芒四射,它就这样静静地呆在君莫邪的手中,但却自然而然的有一种震慑一切的兵中王者气度使人自觉不自觉的就会感觉到剑身上似乎早已在冥冥中光芒万丈

    君莫邪手指轻轻弹动剑身,几乎就在同时,一声异常清越的鸣叫声激昂而出,就想是一头沉睡了万年的嗜血毒龙突然从梦中苏醒,出饥渴的鸣叫

    剑鸣蓦然冲空

    周围方圆几十丈之内,人人都觉得心头一阵悸动,无数的马儿同时惊慌失措地地长嘶就仿佛有远古的不世恶魔突然降临到了它们中间,恐怖莫名……

    君莫邪摘下帐篷壁上挂着的一柄长刀,剑身平平伸出立起,剑锋朝天,然后将那柄刀从上空毫不着力的轻轻放了下来

    嚓……

    一声轻轻的响声,这柄闪着寒光的长刀在接触到剑锋的那一刻,就像是豆腐一样自然而然地裂成了两半,颓然的落在了地上……

    这一声轻响,就像是用快刀插进了木头,细微得几乎全然听不见但,一柄百战长刀,却是已经断成两截

    君莫邪轻轻舒了一口气,抚摸着剑脊,轻声道:“跟你一比,那些所谓的削铁如泥,吹毛短的神兵,又算得了什么?你,才是真正的兵中之王剑中之皇”

    长剑默然,寂寂无声

    “三百三十三柄长刀,三百三十三柄利剑,三百三十三把长戟,合共九百九十九柄兵器,才造出了你这一柄剑你……到底要用多少的鲜血才能喂饱你?”君莫邪宛如在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说话一般,轻柔,而又缓慢

    他知道,这柄剑,它听得懂真正的听得懂

    宝刀有灵,神器有魂

    长剑轻轻颤动,又似乎没有动,但一缕异样的光晕从剑柄延伸到了剑尖,又游曳了回来,停在剑脊,寂然不动就像一条嗜血的毒蛇灵魂,在剑身上来回游动了一遍……

    君莫邪小心的用剑锋在自己胳膊上轻轻的一划,一缕鲜血流出,流到了剑身上,长剑反转一下,这一缕鲜血在整个剑身涂抹了一遍,然后顺着剑尖留下,剑身如秋水,一尘不染,光洁照人

    这个动作,君莫邪做的很慢,很严肃,很虔诚甚至……很怀念……

    以吾鲜血,养吾利器;以吾灵魂,敬吾神兵这本就是中华民族长久以来的剑客的传统,一个古老的仪式自从世间有剑客,这门仪式已经延续了几千年之久,在热兵器兴起,冷兵器没落之后,已经濒临于失传

    但在这异世界,这一刻,君莫邪以自己的无上虔诚,自己对自己,对着自己的剑,进行了这项异常古老的仪式他要以这种方法,表达了自己对长剑的喜爱,也用这种方式在提醒自己

    无论身在何处我还是炎黄血脉,华夏子孙

    纵然这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