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事情是这样子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老夫对着你这老货喊亲家自然是在叫你,难道还会叫别人吗?眼下除了你这老货,天香城又有几人配和老夫联姻?”君老爷子的表情很纳闷,一副‘你是个白痴?’的样子

    “呸,老子什么时候跟你老不修成了亲家?你也不洒尿照照你自己,你们君家自你君战天以下,儿子剩一个,孙子剩一个,儿子废了,孙子纨绔败家,居然还想和老子攀亲,你是痴心妄想”独孤纵横脸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眼中凶光暴射,有飙的趋势

    若是平日,君老爷子听到独孤老爷子这话,尤其是“儿子废了”这话,立刻就得火冒三丈,直接上来修理一顿独孤老爷子也不是不可能地

    可是此刻……

    君老爷子居然一点都没动怒,反而笑眯眯的道:“亲家这话说得可是外道了,以前或者不是,现在就算想不是都不可得了来来来……你听我给你仔细道来;嗯,这件事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就是一句话,生米煮成熟饭你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再来说详细情形,那天是这样地……无敌啊,你也得听一听,毕竟……无敌也是亲家,你小子还是最直接的亲家……”

    独孤纵横老爷子才听到“生米煮成熟饭”这话,脸就直接绿了,再听到什么直接亲家、一张老脸有变蓝的趋势……

    “呃……我突然想起来,军营众将士们还找我有事,我需要去处理,贻误军机可是重罪,嗯……那边可是有关着几十条人命的大事,人命关天耽误不得,不去不行啊……”

    独孤无敌越听越是觉得不妙,直接就想来个三十六计,先避避风头再说那理由也霸道,居然是什么人命关天,还几十条……

    “你小子给老子站住”面色已经彻底蓝了的独孤纵横一瞪眼,一声震天暴喝“事情没说明白之前,你敢走老子就打断你的腿再放声,直接打折”

    独孤无敌那边才刚转过身来,别说动弹了,连吱声也不敢了,保持着一脚往外迈出的姿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就像是拉肚子的时候突然被人堵在了厕所门口不让进去,满头汗水簌簌而落

    “君战天请”独孤纵横斜着眼歪着头看着君老爷子,一只手做肃客状意思很明白,有啥事别在这里说,咱们到里面去关上门说

    “你们几个小子都在这里等候,任谁也不得稍离,若有人妄自接近,欲窃听高度军事机密者,格杀勿论”君老爷子回身下令,

    一听君老爷子下令,独孤老爷子也感到事情看来是颇不寻常,有样学样也命令自家的护卫联同警戒,两家护卫们整齐的答应一声,迅分布到了几个关键位置上

    君老爷子眼下布置停当,这才迈开脚步,跟在独孤纵横后面大步走去

    独孤无敌大将军磨磨蹭蹭地跟在最后面,心中那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生米煮成熟饭”?不会真是那回事?天哪我的亲闺女,难道你把你老子我直接推到了火坑上……

    “君老匹夫,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跟老子绕圈子说那些不着四六,不清不楚的玩意”脸色已经趋于黑色的独孤纵横老爷子,显得很不耐烦,看着儿子的眼神,也愈的不善

    独孤无敌那里还有平素里大将军的派头,拘束万分的坐在一边,简直就跟受气的小媳妇也似,魁梧的身体也宛若要缩进地底一般,不住地擦着汗天香现在已经是初冬的天气,可独孤大将军居然好像在过盛夏一般

    “恩,你们家的孙女小艺,呵呵呵,那丫头真是个好姑娘啊此次在天南,她……”君战天也不避讳,直接就开始说但他才说了一个开头,就被独孤纵横打断了

    “停”独孤纵横一扬手,转过脸看着独孤无敌,恶狠狠地问道:“你们不是说……小艺现在跟灵梦公主在皇宫闭关?怎地跑到了天南?这老货诈我?”

    独孤老爷子几十年阅历,虽然已经即时判断出君老爷子说得肯定是真地,但还是抱着万一的指望,毕竟君老爷子刚才那一句“生米煮成熟饭”实在太震撼了

    “这个……那个……”独孤无敌额头上的汗水多了,简直就是奔流不息,几乎挡住了眼睛,一个劲的擦拭,黑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狼狈不堪这这那那,就是说不出一句囫囵话,都快赶上端木炒饭先生了

    独孤小艺跟着管清寒私自跑去天南,也是走了之后好几天独孤大将军才知道的但这事若是当初就叫老爷子知道,自己还不得即刻被扒掉一层皮?所以独孤无敌也就只是安排随同前去的三个子侄好好地看稳自己的女儿,求神拜佛千万千万不能出事然后又在家里日夜祈祷这位小姑奶奶千万不要闹出事来,赶紧的回来啥事也没有……

    但是,就看眼前这情形,肯定是事与愿违了,这位宝贝女儿在那边不定惹出了多大的麻烦看君战天的神情,就很清楚的知道了

    见儿子也不说话,就只知道一个劲的擦汗,独孤纵横老爷子心中雪亮,啥指望也没有,怒哼一声,道:“老了,真是老了,现在一家人都拿着我当老瞎子了……”

    “父亲……这个…那个…”独孤无敌咧咧大嘴,艰难的解释道,可是这那了半天,还是没挤出半句话来

    “你这个混帐给我闭嘴再放声,老子真个打折你腿”独孤纵横暴喝,转向君战天:“老君,你继续说,一点细节也不许漏”

    “……嗯,你也知道清寒那闺女跟我们君家的渊源……小艺那丫头一见清寒不再是莫邪的嫂子了即时就急眼了,这丫头也是爱煞了莫邪,就想了个办法,找家族随行的侍卫要来了一点*药,恩,数量也不是多,就么一包而已,一点没糟践,全给莫邪下了,莫邪能防备她吗?自然是一点没糟践的全喝了……但她一个人却又招架不住,就在那最危急的时候管清寒那丫头心善啊,生怕他们出事,找了过去,呵呵,结果……唉,铸成大错嗯,事情就是这么回事……”

    “老独孤,你说,我们这回可不就是亲家了吗?这可是你孙女主动地了,呸,不管是谁主动的,反正是‘生米煮成熟饭’了,莫邪那小子肯定是会负责任地”君战天捋着胡子,故意的将某些不那么“重要”的地方说得含含糊糊,着重指出了,君大少爷是会负责任地

    尤其君战天还摆出了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不住的长吁短叹

    其实老爷子说得也尽都是实话,只不过是稍有故意误导的嫌疑而已,比如‘但她一个人却又招架不住,就在最危急的时候……’这句话,知道的人当然明白独孤小艺啥事也没有,当时虽然也确实招架不住当时的君大少,但根本就没那啥,但不知道的想得可就多了,尤其是眼前的这两个老爷们……

    独孤纵横和独孤无敌爷儿俩很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君莫邪被下了那么多的*药,凭独孤小艺那么一个黄毛丫头又全无经验肯定是招架不住地,那么……

    这么一想,无形中就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君莫邪已经与独孤小艺生了那啥的关系,恩,独孤小艺没招架住……最危急的时候,管清寒出现了,于是救了独孤小艺一条命,救是救下来了,代价就是把自己也给搭上了……

    这本就是最正常最合乎清理的推断,独孤小艺既然下了药,那就表示已经打算破釜沉舟了,哪里还会逃走?

    随着君战天的诉说独孤纵横和独孤无敌父子二人眼睛越瞪越大,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响,到后来,喉中已经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了……

    直到君战天已经说完了半晌,这父子二人还在瞪着眼睛‘呼哧’个没完君战天情知自己的目的已经全盘达到,再也不理他们,端起茶杯,好整以暇的喝水,品茶

    “真真气煞我也”

    出乎意料,最先暴跳起来的,竟然是刚才已经彻底萎了蔫了的独孤无敌大将军,只见他手舞足蹈,一跳三丈高,气的整张脸都变了形:“君莫邪这小畜生竟然敢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我我我……我饶不了他,我要我要……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先阉割再阉割,他**的老子……老子……”

    ‘老子’了半天,还没等他往下说,突然势大力沉的一巴掌直接扣在了他的脑袋上,登时将他打得摔在地上,摔得像个元宝一般四脚朝天

    “你你你…这混帐东西…叫什么?叫你妈个头啊刚才老子怎么说的,再放声,打折你腿,当老子的话是放屁啊”

    此刻的独孤纵横老爷子终于算是彻底的爆了,一张脸涨成了紫茄子,气冲牛斗一巴掌接一巴掌的狂揍,破口大骂:“这一切都是你养的那宝贝女儿做出来的衰事,糟践自己也就算了,还把别个姑娘都给陷害了……你还有脸埋汰别人,这能怨人家君莫邪吗?你你你,你要气死我了老子今天非打折你小子的腿不可,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