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居然能倒霉到如此地步?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尊驾且慢动手误会”萧布雨闪身而出,面向绿衣少女,脸色从开始的漫不经心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还带有几分惊疑不定:“姑娘且息雷霆之怒,这大抵就只是一场误会,容老朽向尊驾解释一二”

    “误会?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若是我姐妹二人当真只是一般的大家闺秀,即便不会送命在眼前这白痴手中,只怕也要被你们强掳而去,横加**,随意肆虐?所谓风雪银城所属之人,就是这样的作为吗?解释?如果不是我们姐妹,你们还会解释吗?还有解释的必要吗”绿衣少女眼睛一寒,冷冷看着萧布雨,森然杀机丝毫未敛,反而涨

    萧布雨自然非萧寒可比,虽然绿衣少女气势再涨,杀意临头,却还不至于全无反抗之能只是压力大了一些,感觉几乎不堪重负

    可是,所谓无知者无畏萧寒直到此刻,虽然也感受到了绿衣少女的恐怖气势,但他自恃有萧布雨在后撑腰,仍自意识不到眼前的凶险,他那里知道,此刻,他心中倚若长城的萧布雨也已经是自身难保

    面对如此澎湃惊人的森然杀意,竭力对抗的萧布雨突然背后沁出了冷汗,这种感觉,简直就好像是被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盯上了,而且还是一条无论度、灵活又或者是力量都要远远高于自己的毒蛇

    这一刻,萧布雨浑身冰凉一道凉气从天灵盖一直捅到了后边的那朵菊花里……

    因为他终于想到了这个绿衣少女是谁

    再猜测不到,他也妄为最接近至尊强者的存在了

    “尊驾请千万息怒,凤梧和寒儿尽皆年少不经事,刚才只是随口说说,并无恶意,尚请……尊驾千万不要介意,我马上让他们给尊驾赔罪道歉……”萧布雨这一刻简直想要疯狂的打自己的嘴巴子,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自己真他**的老糊涂了啊?这熟悉的气势,熟悉的衣衫,凛冽邪毒的目光,除了脸面不一样之外,这不就是天罚森林的蛇王嘛?

    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显露真面目,便是有意隐藏行藏,自己要是贸然说出来,才是真正的自找没趣那就是真正得罪到没边了……

    至于那位白衣少女……蛇王的大姐,一位姓梅的姑娘……

    天哪

    让我死了

    自己刚才居然设计指示自己的亲孙子加重孙子要将蛇王的大姐娶回家当老婆,还是当小妾……这简直就是脑袋抽筋了,脑袋进水……就算真正脑残也不能脑残到这个地步哇……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一件天大的笑话?

    就从蛇王对其的尊重劲,这位蛇王大姐,相信就算是比梅尊者稍弱一些,却也决计不会弱到哪里去的,兽类素来以强者为尊,没有实力你就什么都不是何况,她……她还姓梅难道,是梅尊者的妹妹?

    其实这也难怪他会这么想,因为梅尊者,在天下人的眼中,从来就是一位男子而且,还是一个即将老掉牙的男子,可眼前的白衣姑娘,不但是风华绝代的绝色佳人,还是很年轻的绮年玉貌……

    萧布雨对于已经到来的君无意大军别说看一眼半眼,直接就没心情搭理,甚至都没听到,充耳不闻他已经呆住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事……我刚才指使孙子尽情地调戏了梅尊者的妹妹……居然还骂了蛇王一句贱婢

    萧布雨摇摇欲坠,我操他**的,就算倒霉也没有这么倒的?我为什么要听任萧寒那混帐小子胡闹,跟他走这一场,这跟找死有区别吗?

    一想到这里,萧布雨终于忍不住狠狠地瞪了萧寒一眼,他**的,若不是你小子癫,我们怎么会停下?若是不停下,怎么会遇到这两个煞星?不遇到怎么会动念头、调戏……若不是你骂了一句贱婢,蛇王怎么会冲天大怒?

    现在咱萧家已经确定树立了那神秘高人为对头,那已经是不可匹敌的强仇了,若是在多对上天罚兽王,也不用梅尊者亲自动手,就天罚那些玄兽,冰雪银城,这个,乃是我萧家与君家的私人恩怨使然,寒儿矢志欲要在此地与那君无意单独决战一次,以男人的名义”萧布雨本想要说‘不瞒蛇王’,但一下子想起对方是易容的,多半是不想泄露身份急忙改口

    对解释的事情语焉不详,简略的说了一下,目注着远方越来越近的大军,脸色沉重,口气很有些无精打采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让萧寒挑战君无意的兴致?

    虽然因为那白衣梅姑娘的一句话,危局暂解,但从长远来看,这事还远远没有完,就那句“直接找寒风雪老儿治他一个管教不严之罪就是了”已经意味着,自己等人为冰雪银城招惹下了不可匹敌的强仇

    这,这真是放屁砸脱了脚后跟,喝口凉水塞了大门牙,一个人居然能背运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天下奇闻了

    他只恨不得背插双翼,早一步飞回风雪银城,极早布置应变,蛇王已经是一个难以匹敌的煞星,而听她的口气,那梅姑娘必然为可怕

    真真是倒霉至极

    自己何时有过如此的低声下气?但现在形势比人强相信就算是老城主寒风雪在这里,估计说话也要客客气气的,何况是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