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十年疑惑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他的目光可说是越来越冰寒彻骨他的身上,已经有一些有形无形的暴戾的杀气在渐渐的回收,又渐渐的内敛,然后再挥,再内敛……

    挥的时候,就像一座移动的汪洋大海,而且还是用无数刀剑汇合而成的移动大海,似乎举手之间便能够斩破青天;但内敛的时候,却又是那般无声无息,就像一个数千年不起一丝波纹的沉静深潭……

    但无论是挥还是内敛,现在的君莫邪,与当初在天香城的那个纨绔大少,已经是截然不同,远远的不能同日而语

    而刻下,正是君大少烦躁到了极点的一天昏昏沉沉地骑在马上,君莫邪只感到屁股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两条大腿内侧,居然也多少有些磨损的惟有长枪竟仍自昂然耸立,绝不屈服

    练功也练不下去了……

    因为小丫头独孤小艺现在就骑着一匹小马跟在了他的身边这丫头坐马车居然坐腻歪了,索性要了一匹小马,屁颠屁颠地跟在君大少爷身边一路上唧唧喳喳,时不时的噌地一下,就从自己的马上跳过来,落在君莫邪的马屁股上,由后而前的抱住君莫邪的雄腰,一脸的满足浑然不在意所有人的眼光

    久而久之,将士们也就习以为常了

    毕竟有这么一位小美女可以养眼,还是比别其他队伍中的兄弟要幸福很多的,不要提那悠悠幽香时不时的传来……简直是一种享受啊

    就比如这一次,独孤小艺兴致勃勃地跟君莫邪说着话,感觉迎面而来的北风很是呛得慌,异常突兀地“噗”的一声又跳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跳到马屁股上,而是直接跳到了君大少爷的怀里嗯,正确的说应该是马脖子的位置然后就那么一屁股地坐了下去,顺便伸出手就要去搂抱君莫邪的脖子……

    实在是事出突然,君莫邪只好赶紧的伸出手将这个活力明显过剩的小丫头抱住,免得一晃当掉了下去因为,有些事只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地……

    不出意外的,君莫邪一声闷哼,脸上变了颜色,呲牙裂嘴,即是痛苦,又很有些享受的意思

    独孤小艺“啊”的一声,两手刚圈上君莫邪的脖子,屁股刚刚实打实的落下,却顿时花容失色的又直起身子来,一只小手不由自主的摸向香臀嗔怪的道:“什么啊……这么硬可硌死我了,莫邪哥哥,你放了什么兵器在马上……”

    “噗嗤……”

    “噗嗤……”

    周围一帮老兵痞顿时一个接一个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他们自然知道独孤小艺是被什么硌着了好犀利的兵器啊一个个尽皆东倒西歪

    “到底是什么东西?快拿开”独孤小艺一把抓住某物,用力一扯

    “嘶……”君莫邪又是痛苦又是舒服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赶紧将她的小手从某兵器上拿开,“别乱动,这怎么能乱动呢……”

    “为什么?那玩意硌到我了……算了,不动就不动”独孤小艺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努力地直起身子,将整个身体尽都挂在君莫邪身上,尽量地不碰到那东西,但她越躲,那玩意反而加不依不饶的直立了起来,衔尾紧追,大有不离不弃之意,独孤小艺很是有些不得劲的扭扭屁股:“可是它在下面,好难受,到底是什么玩意啊,还热忽忽地……”

    “嘿……”君莫邪近日来积攒的无穷yu火几乎腾地一声燃烧了天灵盖,差点就要将这不知轻重的丫头按倒在地就地正法,总算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最后一点清明,将小丫头娇小的身子提了起来,一把放在了自己身后

    这才现身旁的老兵痞们一个个冲着自己挤眉弄眼,乐不可支

    独孤小艺从后面轻车熟路的抱住他的腰,小脸儿是直接贴在了他厚厚的后背上,幸福的感叹了一声,吸了吸小鼻子,道:“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跟小白白似的……”说到这里,小丫头顿时又勾起了伤心事,哭兮兮的道:“小白白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它也不要我了呜呜……”

    君莫邪一脸黑线,跟小白白似的?你家小白白若不是我大力帮忙,能那么快的进阶?应该是它身上的气味有点点我的味道才对……额,也不对……我靠,我是一大活人啊,怎么跟小畜生比起来了……

    这边才一回神,只感觉一个香馥馥软绵绵的身子贴在自己背上,君莫邪一时间口干舌燥,歧念丛生、心猿意马,独孤小艺的红唇说话的时候贴着他的耳朵,口中的甜香清晰可闻,柔柔的丝也是不时的飘到君莫邪嘴边脸上,撩拨得君莫邪一颗心也荡漾了起来……

    这种境遇,固然是艳福无边,但也是一种异样的煎熬尤其是君莫邪这个刚刚开启了**之门的初哥,是觉得血脉贲张,实在难以自持身前故意添加的厚厚皮裘,居然有一穿而破的趋势

    正在煎熬的几乎受不了的时候只听得前方一声大喝:“君无意你若是个男人,那就滚出来与我一战生死一决,不死不休”

    声音有如滚雷一般在天空掠过,夹杂着疯狂到极点的恨意两万大军人人可闻

    正是风雪银城萧寒的声音

    异变骤起

    前方的大旗一展,队伍立即停下,万马千军静默不语,散着压抑的沉默若是一声令下,就要以排山倒海之势冲过去,将这出言不逊的狂徒踩成肉泥纵然是天玄高手,也难当万千士卒前仆后继的践踏

    君莫邪脸色一变,目光一寒,两腿一夹,骏马加向前冲了过去骤然加之下,独孤小艺惊叫一声,身躯向后一仰,终于险险地抓住了君莫邪的衣服,没有跌落马下

    风雪银城的一干人此刻虽然已经察觉这绿衣少女的气势强劲,异于常人,甚至其修为高于众人但见白衣少女出声打圆场之后,绿衣少女立即收敛锋芒,也是人人松了一口气毕竟先找君无意算账才是目前的正事,若是当真稀里糊涂地与这位绝强高手打一场,那才是冤枉之极

    不管有没有损失总之是不必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人人都在心中对萧寒叔侄破口大骂,他**的色迷心窍,什么人也敢招惹,眼前的这两女人,是你们可以招惹的吗?真是不知死活

    以后跟这两个缺心眼的货呆在一起,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个不小心就能被这俩脑残叔侄给连累了……

    今天的事真悬啊

    这边暂时放下,众人的心思却又尽都转回到了萧寒向君无意挑战的事情上来了说来也奇怪,原本都盼着萧寒能够好好的教训君无意一顿,但是现在众人都是齐刷刷的改变了思想,个个都盼着萧寒被君无意打一顿

    嗯,就是狠狠的打一顿,只要打不死就好

    若是当真这样,相信看在挑衅的萧寒异常凄惨的份上,想必这绿衣少女不至于再自贬身价来找自己这伙人的麻烦了?

    萧寒仗剑而立,白衣如雪,长剑如银;看上去多少也还是有几分风度但,扭曲的脸庞却大大的破坏了他的形象

    大军整齐停住

    一个声音悠悠传了出来:“萧寒?”

    出声者正是君无意

    少顷,前军雁翅型分开,君莫邪推着君无意的轮椅,缓缓走了出来君无意沉静的脸上,一双眼睛却闪着炙热的光芒

    萧寒,不仅你想找我,我何尝不想着找你今**既然找上门来,那就让我们算算旧账

    你想找我了断夺妻之恨,我又何尝不想找你了断那一笔笔难以排解的冤仇

    为了我大哥二哥,为了我两个侄儿,还为了……瑶儿

    君莫邪气冲牛斗,狂暴之意大,这几天可是憋屈得狠了,他**的,如此的要紧关头你们风雪银城居然凑了上来,那好,让少爷替你们松松筋骨反正大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么想死,本少爷就成全你们,正好替本少爷泻火了也算是废物利用

    这叔侄二人一出来,个顶个的怒意冲天,竟然带着一股充斥于天地之间的狂暴肆虐之气,山岳一般沉重的压了过来

    “君无意今日,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跟我一战?”萧寒俊脸扭曲了:“不要躲在千万大军之中,做那缩头乌龟依仗背后高人算什么本事为了瑶儿,与我一战”

    “为了瑶儿……”君无意低低的念了一句,豁然抬头,眼中锋芒暴射:“萧寒,在千万大军之中又如何?依仗背后高人算什么本事?当年你不是很威风么?在百万大军之中,居然能够来去自如,难道今日居然不敢杀进我的大军?你们的胆子呢?你们的实力呢?十年之后,居然反而不如当年了么?”

    君无意这句话,看似嘲讽,而且用词毒辣,但却实在是问出了君无意横亘在心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年生的惨剧,大哥二哥自己还有两位侄儿的惨剧,究竟是如何生的?

    这件事情,已经困扰了君无意十年也让他疑神疑鬼了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