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好剑!好贱!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要知道数十万大军一旦摆开战斗中足足连绵营帐数十里路,而帅帐,在最中间

    数十里路,就算光是赶路,只怕也要累得不轻;不要说是连续冲杀过去就算是只冲击一半的路程就能够到帅帐,但那也得需要多强的实力?

    即使以至尊强者的能力,可以于长空飞掠一段时间,却也绝对飞不了数十里路这么长远的距离,势必会落下换气,但只要一落下,最少也能够被包围一会才能够再度飞身而起一直到帅帐,也势必要换气好几次,耗费不少实力

    但只要是一有骚乱,帅帐就能够及时转移

    相信就算是鹰搏空,想要在目前这两万大军之中刺杀君无意,虽能做到却也是困难万分

    除非是如君大少爷一般的阴阳遁法才能真正做到,万马军中,取主帅级

    但君无意分明清楚的记得,当时明明就只得几个天玄层次的人物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半点征兆,直接就是一个措手不及

    帅帐的警卫森严程度,相信就算是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去……

    如何杀进来的?

    若是说没有内奸打死君无意他也不信

    但如果说是有内奸,那么,那这些内奸是哪里的?什么人能够安排这样的内奸?君无意心中早有怀疑,甚至有怀疑方向,可是那个怀疑方向实在是太可怕了,一旦触动,所能造成的影响也是相对的巨大所以,这个怀疑需要证实,需要最切实的证据来予以鼎证

    这就是君无意与君莫邪的最大分别所在,君无意才是真正的君家后人,他和君老爷子一样,可以为了国家、为了家族、为了黎民苍生而延缓甚至是放弃自己的仇怨

    但同样的这事如果放到君莫邪身上,却那里会管那么许多,怀疑谁直接就调查,甚至直接打上门去严刑逼供,你后台硬、背景大又如何,我拳头大我就是道理,伤我一指,我直接灭你quan家至于会因为这件事造成多大的影响,会死多少无辜的人,关我鸟事,要怪就去怪那个肇事之人,难道还要来找我这个苦主吗?

    “嘿嘿,君无意,你很纳闷吗?你就继续纳闷,郁闷”萧寒疯狂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这其中当然是有内情的只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永远不会带着这个疑问去死哈哈哈……”

    “我的猜测果然是没错,内中真的另有内情萧寒,冲着你这句话,我今日便与你一战,先向你们风雪银城取点利息……不为别的,就为了,我大哥,我二哥……”君无意目中杀机暴盛,眼底深处,一丝浓浓的痛楚一闪而过

    心中一疼大哥……二哥……

    原谅三弟时至今日才能为两位兄长洗雪耻辱

    君无意的目光,利箭一般锐利了起来一伸手,道:“剑来”

    君莫邪早有准备,手腕一翻,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出现在手中,递到了君无意面前

    君无意伸手一接,不意那剑的分量竟是出乎意料的沉重,以他天玄中阶的强横功力,在大意之下竟然也差点没接住,手腕往下一沉,急忙催运本身玄力,这才止住了宝剑的下跌之势这柄剑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其重量竟然达到了普通长剑的三倍以上的重量

    其实这剑还不是君大少爷第二批炼制的宝剑,就只是大少在过来之前,随手摄取了十五柄剑,急惶惶之下的炼成了一柄剑因为,若是这个时候给君无意那柄百柄兵器溶成的长剑的话,重量上以君无意之实力自然是可以负荷,但因为那些剑,重量几乎就是普通长剑的十倍以上,虽然可以负荷,但想做到挥洒自如,却是难能三爷必然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熟练过程才能真正拿来对敌,若是现在就给他,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所以君莫邪一路上用最快的度赶出来了这柄剑只有三倍的重量,以君无意的力量,却完全能够在瞬间便会得心应手

    而在质量上,这柄草草炼制的剑虽然比不上君莫邪之前的那几柄剑,但就在普通兵器范畴之内比较的话,已经是神兵利器级别的长剑

    君无意诧异的看了君莫邪一眼,君莫邪微微一笑却完全没有说话

    君无意随意的舞动一下,长剑在渐渐昏暗下来的天气中,突然青光一闪,就像一道青色的闪电,划出了一道动人的色彩

    “好剑当真好剑”君无意脱口而呼

    对面,萧布雨等人也是脸色凝重起来这柄剑,明显是神兵利器

    “姐姐,这柄剑只怕有些古怪,剑光云纹相映,就以质地而论只怕较诸泪无悲的那柄配刀也相差不远”

    绿衣蛇王凑在白衣少女的耳朵边上,轻轻地说道但她说过话之后,白衣少女竟然没有反应,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自己的说话,不由得甚是奇怪,初时还以为白衣少女也被那把剑吸引了,待抬眼看去,才察觉自己的姐姐一双妙目正死死地盯着某个方向,竟然没有眨眼

    蛇王芊寻顺着看去,只见一个身形挺拔的俊郎少年站在那里,身材颀长,两眼闪闪光虽然是站在千军万马之前,竟然也是那样的孤独,似乎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

    只这一眼望去,蛇王芊寻竟从心底产生了一种由衷的寂寥、酸涩的感觉,似乎感到了那个少年心中亘古的寂寞,苍茫的孤单,竟然忍不住心中一疼

    君莫邪

    蛇王还记得这个少年

    但让她由衷不解的是,自己的大姐为何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不放呢?那少年就人类角度而言,确实可说是天才中的天才,小小年纪,已经拥有了颇为不俗的修为,但仍旧未入自己等天罚兽王的法眼蛇王芊寻不解之下,再度转头看去,却见大姐的手虽然还端在茶杯上,但骨节却已经白,目中的神色变幻不定,显然是一种即将爆的前奏

    为什么呢?

    以蛇王的目光,当然看得出来,大姐手中的茶杯虽然看起来仍形完整,甚至还能盛得住满盈的茶水,但那茶杯本身却早已经变成一堆粉尘,不过是大姐在以无上的玄功维持着这个形状而已一旦玄功撤去便会彻底原形毕露,化为一蓬飞灰

    往日,大姐就算是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也未必会气愤到这种地步,也不会如此的失常,今天,到底是为什么?

    可惜时间上实在不允许蛇王再想得多了,因为,场中的两个人已经动起了手

    只因为君无意说了一句:“好剑当真好剑”萧寒突然红了脸因为在他听来,那话是:“好贱当真好贱”

    于是,萧寒形怒冲冠

    在风雪银城,早就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评论过他一个字:贱甚至就连家族中的长辈,在看到他的样子的时候,有不少时候也会恨铁不成钢的说一句:你咋就这么贱呢?

    那个女人明明不喜欢你,从来都没有对你有过青眼,人家有自己爱的人,你非要寻死觅活的干什么?人家两情相悦,又是城主之女,难道你认为那娃娃亲就真的有这么大的约束力?居然去报复人家家破人亡了还不罢休……你就这么恋栈这城主女婿的名头?这般的作贱别人,作贱自己,不是“贱”是什么

    萧寒你咋就这么贱呢?咋就这么贱呢?

    我贱?我他**的贱——萧寒红着眼睛冲了上来,雪亮的剑光一闪,竟然在君无意刚刚推着自己的轮椅走出军阵的时候,立足未稳,就动了手就这做派,就这品性,不是贱是什么?实在让人再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君无意对此君的品性实在太了解了,早有准备,长剑急上撩,“当”的一声,两剑相交,在彼此大力冲击推动之下,那轮椅仿佛箭一般向后飞退,而君无意的身子却已经长空掠起青衣一闪,已经是五丈之外,接着剑尖在地上一戳,借力再翻出五丈

    君无意落了下来,坐在地上看着萧寒:“到这里来打,不要伤了我的兄弟”

    萧寒一阵心疼,因为方才两剑相交,不仅他的手腕被震得生疼,就连他的长剑,也多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口子

    要知道,萧寒的剑,伴随他已愈二十年,乃是以万年玄玉为主要材料所制作的,亦是风雪银城所独有的神兵利器,却是他当年成人礼之时,从族中长辈处继承来的

    一剑在手,与风雪玄功相辅相成,添几分寒厉之气兼质地殊异、极之锋锐,实在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兵利器,萧寒籍着兵器之利,在以往的对敌之中占了许多的便宜,甚至有些玄功比他要高一筹的人也因兵器不及而吃了大亏但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日才一交手,先受损的,居然是自己这柄宝剑

    再看君无意的长剑,望之清亮如水,竟然没有半点破损

    难道他手中的长剑,也是世间难得之珍物?

    这么一想,顿时心中就打了个突再者,从这一剑也觉察的出来,君无意的玄气之深厚,竟然还要越自己这怎么可能?自己依赖的天玄强者之实力、神兵利器竟尽都难以占到上风?

    但一看到君无意坐在地上,萧寒自信心又起,心道,就算你在玄气方面怎么厉害,但你始终也就是一个残废难道我连一个残废也打不过?

    嘴角弯出一道残酷的弧度,萧寒快意的大叫一声,长剑化作一道闪亮的银光,直刺君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