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说到做到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太脆弱了承受力真差”君莫邪就站在刚才还在激情演绎***的萧布雨面前不远萧布雨突然玩了个自爆,实在是太过突兀,即便以大少的冷静却也没能即使反应过来,虽然萧布雨的自爆乃是为了解脱,并无甚杀伤力,但大少仍是被这变故冷不丁地喷了一脸一身的血污

    大少抹了把脸,摇了摇头,很是有些不满意的道:“怎么就这么干脆地自杀了,还至尊之下第一人,连这么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哥的手段还没用全呢,可惜了那么白的屁股,没看大伙还没看过瘾吗?奶奶的,本来还打算,怎么也要在他面前将他的重孙子割开头皮灌水银的……又或者敲掉头盖骨活生生地让脑浆沸腾一下下……这点后续好戏居然还没来得及实施就翘了,还翘得这么无影无踪……实在太急了一点,那里还有一点点强者气度、风范呢,太逊了,闻名胜似见面,见面不如闻名,实在稀松啊……”

    在场所有听到他这段话的人,表情都很一致尽都直着眼睛盯着大少,眼珠子直接凝固……

    而作为刚才那番话中提到的,目前还能直立的当事人——萧凤梧两条腿已经彻底弹起了琵琶,小脸是煞白煞白地,就好像是刚煮出的石灰

    而就在这时,一直笼罩着五大长老的那股莫名其妙的庞大力量突然散掉,便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全无任何痕迹

    五人自然也就在同一时间恢复行动,而在刚刚能动的那一刻,便即刻泾渭分明地分成了两个阵营,萧家三人对峙住了寒家所属两人,双方的眼神中竟然都是极度的仇视

    唯有萧家的三位长老眼中尚有一星半点的惭愧,却也不多

    这五个人眼下的状态基本差不多,都在那庞大压力的压迫下虚汗出了好几身,汗透重衣,面色也是疲惫到了极点,显然在抗拒之前那股沛然莫御的强大力量的时候,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再也无力支持,但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对方,简直恨不得一口将这位在一刻钟之前还是手足兄弟的盟友吞下肚去

    “姓萧的……你,你们好好心计、好算计,真好当真是好”三长老异常气愤地急促喘着气,两眼如有火焰在燃烧:“城主大人这么多年来,对萧家素来礼遇有加,处处谦让,想不到竟然养虎为患呸,说养虎都是糟践万兽之王,根本就是养了一群养不熟的狼似你们这等人性居然还有面目活在这天地之间?”

    八长老侧过脸去,冷哼一声,道:“寒飞云,你待如何?”

    三长老气得浑身颤抖,说话格外的不客气:“你们萧家自己做的事,你们说我待如何?我要是你,早就活不下去了,早就找棵歪脖树上吊死了如此寡廉鲜耻……如此恩将仇报”

    “想我们死?单只凭你寒飞云似还没有这个资格哼哼,等回到了银城,两家博弈,你们寒家未必就能占到上风”八长老冷冷看着他,冷笑道

    “有没有资格,要试过才知道”三长老寒飞云清癯的老脸一阵抽搐,突然立起手掌,喝道:“七剑布阵行使家法将这三个萧家叛逆给老夫拿下雪瞳,联同七剑一起出手,这三个叛逆已然外强中干,不堪一击了”

    八长老等三人顿时脸色一变,此刻实力对比可说一目了然,五大长老之前同时承受那来历神秘的强大压力压制,一身神玄功力十不存一二,可说是最虚弱的一刻

    此刻泾渭分明,却是以三敌二,算来仍占上上风,七剑联手威势极强,若在平时,绝非一个寻常神玄可敌,但此即却因大战至尊强者草原鹰神鹰搏空,也身负相当的创伤,纵然是七人联剑,却也未必就能拿下萧家的三位长老……

    可是寒家这边却还另有一个实力全未有损的天玄中阶高手幕雪瞳

    若在平日里,慕雪瞳虽也有天玄之实力却那里能入得神玄强者的法眼,可是,时移事易,平日里并不起眼的小角色,却成为了此刻举足轻重的一张王牌

    难道刻下的银城内战,将由慕雪瞳来终结?

    就在这时,另一个异常平和的悠悠声音响了起来:“够不够资格的,还真不好说啊……此地眼下似乎是区区在下说了算萧家人的死活,固然由不得他们自己,却也不到寒家来抉择”

    能在这等情况之下,还能用这等悠悠语气说话的,除了君大少爷也就没有别人了

    大少的身子随着话声轻轻飘起,突然在空中消失,一闪之下,竟然已经出现在萧凤梧面前,一伸手便捏住了萧凤梧的脖子跟着又有如行云流水一般极倒退,只留下一串他掐着萧凤梧脖子的残影,下一刹那,大少已经回到了原本站立的地方,唯一不同的也就是手里多提了一个人

    萧凤梧早被刚才生的事吓得筋骨酸软,眼见到君莫邪鬼魅一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竟然全想不起抵抗

    见到君莫邪捏着萧凤梧的脖子,就像是提着一只待宰的小鸡雏一般,六**三位长老顿时都急了眼,那里还顾得上身体虚弱,同时一步踏出:“君莫邪,冤有头债有主,凤梧可没有得罪你们君家,你休要以大欺小牵连无辜”

    倒也难怪这三位萧家长老着急,不光寒家男丁稀薄,萧家这一辈的男丁虽然不少,但能成器的也同样不多,除了这萧凤梧之外也没几个,而萧凤梧还是萧家小字辈中资质最好的一个

    “我怎么以大欺小了,本公子现年好象还十七岁不到,你们这位孙少爷好象已经快二十了?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居然能从你们萧家的人说的?你们不是从来都是崇尚迁怒吗?不很中意随心而行,任意而为吗?难道刚才萧布雨所说的那些都是他自己瞎编的,你们全然不知情吗?我去你们个大爷的”

    君莫邪用空着的一只手掏了掏耳朵很有些不敢置信的骂道随着他的话,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嘘声,其中甚至还包括了银城七剑的一声冷笑

    你们萧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怨,几百万的人因为你们流离失所,令数十万人惨遭横死这还不算完,祸害了无数孩童,现在居然还有脸说什么冤有头债有主

    或者任何人都有说这句话的立场,唯有萧家人说出这句话,不行

    君莫邪眼神冷厉的看着他们,静静地,却带着凛然的杀气缓缓道:“我曾经对萧布雨有过承诺,凡是萧家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人无信则不立,本公子非失信之人,肯定是要说到做到地纵然是对死人,承诺,也不能放弃啊”

    六长老被大少的调侃,气得浑身颤颤抖,勉强提气,大喝一声扑了上来,君莫邪一声冷笑,咔嚓一声,萧凤梧杀猪一般的惨嚎起来,却是左肩膀被君莫邪一把捏碎

    “不……不要杀我,不要割开头皮灌水银,求求你,求求你,君爷爷,君祖宗……哇……”萧凤梧剧痛之下,突然求饶,越说越痛越说越怕,突然哇地一声大声哭叫起来,涕泪纵横,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尽都说出来

    六长老顿时顿住身子,惊怒地大吼:“君莫邪,你好卑鄙”

    君莫邪哈哈大笑,道:“卑鄙?你居然好意思说我卑鄙?你们无辜屠戮数万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卑鄙?你们将那些忠臣良将的后人,那些小孩子做成废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天理循环?怎么轮到你们自家人受难,就卑鄙了?我今日作得能比得过你们萧家的万一吗?”

    在他大笑声之中,萧凤梧惨叫声不断、哀号声不绝,骨骼断裂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四肢一一断掉,软塌塌的垂了下来,声音已经近乎是在呻吟了六长老咋然怒吼,疯狂一般冲了上来君莫邪看着六长老,突然抓住萧凤梧的后颈扔了过去,咔嚓一声,声音清脆,颈椎也扭断了……

    而君莫邪的身子就跟在萧凤梧身子从后猛窜了过去如疾风闪电

    六长老大吃一惊,他正冲过去,萧凤梧的身子却迎面而来,百忙之中身子一顿,伸手欲接住萧凤梧的身子,却听见风声呼呼,君莫邪随后赶来

    之前见过了君莫邪与萧布雨的战斗之后,六长老如何不知道君莫邪的身法如鬼如魅,再加上自己气力不加,功力远远不及平日,那里还敢有丝毫大意,当机立断索性不接萧凤梧的身子,自己向左边一闪,第一时间掣出了长剑,迎风一抖,漫天雪花便如是突然出现

    他这边才刚刚掣出长剑,施展银城绝剑,却突然听到“砰”地一声,“咔嚓”一声响,却见到萧凤梧的身子腾云驾雾般转向朝自己这边飞了过来,却是君莫邪在行进之中骤施巧劲又在他身上踢了一脚,让他转了方向,继续飞向六长老

    这一脚,除了方向矫正的恰到好处之外,因正正地踢在腰眼,顿时令萧凤梧腰椎也彻底破碎至此,萧凤梧除了脸上还算完好,已经是步上了萧寒的后尘

    彻底的废了……

    六长老避无可避,若在强行出剑,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萧凤梧,急忙全力撤招,一把将萧凤梧抱到怀里,六长老是何等人物,才一上手就瞬时觉了萧凤梧刻下的惨状,不由得勃然大怒,惊叫道:“君莫邪,你好狠的心,好歹毒的手段”

    但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却立即被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实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