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其实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莫邪静静的站立,看着对面的银城两位长老和七大剑客,面无表情,缓缓地道:“今日之事,本为萧家君家之私怨,如今在场之中,恩仇了了,诸位可还有什么话说?”

    能有什么话说?您把人都杀的杀废的废事情都做绝了,如今来问我们有什么话说?

    就您这个心狠手辣,就您背后那神秘高人,我们能说什么

    再说,也实在是无话可说呀,这样一来,完全成了萧家和君家的恩怨,而且,就现在来说,萧家反而成了风雪银城与君家的共同敌人

    这事是怎么说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十来个人面面相觑竟完全没有人开口说话

    “嗯,此间虽然是处理了私人恩怨,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丢了银城的脸面对此我深表歉意”君莫邪脸色沉重,叹息着说道

    你这才知道丢了银城的脸面?你早干啥来?你让银城的大长老跳***的时候,可没想到这关系到银城的脸面?、

    虽然萧布雨现在可说是银城叛逆……但天下人谁不知道,萧家,是风雪银城得人?

    只听君莫邪话题一转:“不过,有一点希望诸君弄清楚,我之所以向银城致歉,是因为我三婶,却非是因为风雪银城,这一节须得说明,毕竟因为此事,还查出了萧家对付你们银城的最大yin谋本公子自我感觉,对你们银城、至少对你们寒家来说,却也是一件好事”

    好事是好事不过这话说的,原来堂堂风雪银城居然还不如大小姐一人,算了,形式比人强……

    “事到如今,我也不是表功,呵呵,大家都看得出来,今天这件事,若是没有本少爷施展神通手段,还真查不出来萧家在银城居然包含了如此祸心呵呵,长此下去,恐怕银城的前景堪虞……”

    “不过呢,我这人宅心仁厚,绝不会把事情做绝的”君莫邪又是声音一变,长叹一声:“俗话说的好,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大家都不容易,古人云,得放手时且放手,能饶人处且饶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弥陀佛……奈何逼得我太甚,所谓忍无可忍,当无须再忍,莫不如是,善哉,善哉……”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仅是银城七剑眉眼抽搐,如同抽筋,连鹰搏空和观战的将士们都是目瞪口呆实在无法想象这世上居然有脸皮这么厚的人

    都这样了,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宅心仁厚?不会把事情做绝?能饶人处且饶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么大风怎么没把你舌头给闪了?

    这也就算了,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还面不改色,心跳不加,这等“不要脸”的境界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如何能不道一个“服”字?

    “萧家与我君家,仇比天高,恨比海深;但纵然是如此大的仇恨,宅心仁厚的我仍旧不愿轻染血腥,我说真的,连那罪魁祸、恶贯满盈的萧寒我不是也留了他一条xing命?这件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当知道我所言不虚……”

    是不虚,只不过您做的这件善事,还真不如一刀杀了他那些杀人如狂的凶人跟您这位大善人一比,简直就是一些纯洁的chu女啊……银城七剑只觉得牙齿泛酸水,连肚子里也抽搐起来

    君莫邪悲天悯人的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看,若不是为了救下八长老与九长老的xing命,我甚至都不会杀了六长老,真的,还有萧布雨萧二爷他老人家可是自杀的,我就是请他跳了个舞,娱乐一下,大家看看乐一乐,他老人家也锻炼了身体……两全其美的事情啊;你说都这一大把岁数了,还有什么可想不开地,没度量啊……唉,恩,对了,萧凤梧也是被六长老杀地,我刚才好心把他送到六长老手中,寻思他们怎么都是一家人,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六长老居然看自己孙子不顺眼,接过来就给杀了,那叫一个利索……我没有来得及救援,实在是惭愧”

    “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平素里,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须知人生乃是血rou之躯从小到大,那是多么的不易……”

    “呕~~~~”鹰搏空一个转身,呕吐起来

    围观众将士纷纷效仿,霎时间吐了一地……太无耻了,太恶心了,太……极品啊

    这么不要脸的人,当真举世罕见啊……

    “如今,拜托你们大伙可得将他们三位都送回银城,应该没问题?反正你们也是顺路……再说没准还能多查清楚点儿什么呢……”君莫邪对众人的呕吐视若无睹,笑容满脸,异常和善的道:“这可都是人……命啊”

    银城七剑和三长老五长老在君莫邪说完话之后迅到了极点的带着萧寒等三个残废走了,能够尽快的离开这个小恶魔的身边,实在是一件莫大的幸福太恶心人了

    慕雪瞳临走之前,向着君无意拱拱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依依而去

    值得一提的是,小公主寒烟梦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逃走的,临走时看着君莫邪的目光,简直就像看着一个恶魔唯恐多留一会这个恶魔就能够把自己连皮带骨地吃个涓滴不剩……

    “莫邪”君无意红着眼一把揪住了君莫邪的手,神情激动:“你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都是真的?”君莫邪有些纳闷

    “就是黄花堂那帮小孩子的事……是不是……真是他们的后人?是我的那些兄弟的后人?”君无意目中泪光闪烁,声音沙哑

    这位血衣大将,在大仇得报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却就是自己兄弟的后人此刻的他真的很希望君莫邪告诉他,答案是否定的

    若是真的,君无意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样残酷的事情

    “这个我没作假,其中的一大半应该真的是”君莫邪明白过来,神色沉重起来,道:“三叔请宽心,在我知道了这些之后,已经将他们重调查安置了一遍目前他们的日子,过的都要好得多,而且,我也已经安排人在为他们进行恢复治疗,有一些已经有所恢复;除此之外,我拜托了我师父,希望能够炼制出帮他们恢复一些正常的神药……”

    为了让君无意放心,君莫邪也只好扯起了大旗

    君无意从来都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若是这件事不能处理好,那么,今后纵然与寒烟瑶团聚,再看到这些孤儿的时候,也会心中难过,甚至,这件事可能会成为君无意与寒烟瑶之间巨大的鸿沟从而让两人都是情深似海却是抱憾终生……

    这样的事以君无意的xing格来说,并不是没有可能甚至是大有可能

    如今局势已经逐渐的明朗化,若是因为这样的事而导致另一出悲剧的诞生……就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君莫邪一咬牙,给出了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重大承诺

    把一切推到自己那位莫须有的‘师傅‘身上,纵然此事最后亦不成,也是给了君无意一个指望……就像他的双腿恢复之前那个虚无缥缈的指望一样……

    再说随着君莫邪鸿钧塔的升级,这种事也未必就一定不可能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有那位前辈出手,相信一切都没问题”君无意有些激动的不能自已,剑眉一轩,重重的道:“我若是不能照顾好他们,将来有何面目去见我的那些老兄弟”

    君莫邪心中再次一沉

    自从听说了那些孩子与君萧两家的仇恨有关之后,君无意的情绪就很有些不对劲

    这绝不是一个好兆头

    “三叔,我和那些小家伙可还全指着您呢……”君莫邪提醒了一句

    君无意虎目含泪,脸色异常复杂的看了看他,突然沉重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没有说话,自顾自的走了

    他的背影,异常的孤独,异常的……萧瑟这件事,必将是君无意的心结君莫邪叹了口气

    号角响起,将士们迅归队一道令下,君无意又一次传下了封口令

    鹰搏空看着君莫邪,突然缓缓走近,道:“莫邪啊,你这次的作法……可是有些莽撞啊你眼下实力虽高,但却暴露的有些早了”这段时间的相处,让鹰搏空的考虑问题的方式,已经习惯了从君家的角度去思考

    “早了吗?”君莫邪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此时,正在你和管清寒的事掀起轩然大*的时候,你却搞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一出,岂不是惹疑忌?你虽然已经有天玄实力,战力达到了神玄层次,但始终还没有真正达到绝代强者之境,还不足以震慑一切”鹰搏空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在乎?”君莫邪歪了歪头,嘴角习惯xing的邪笑起来:“我之所以这么做,便是问问那些腐儒们,让他们自己掂量掂量哼哼……”

    “掂量掂量他们之中哪一个的家族能够比风雪银城的萧家够我杀的”君莫邪目中煞气四溢,重重的道:“我既然敢做初一,那就还敢做十五世俗皇权、道德儒理……在如今的我的眼里,从来就是一个屁”

    “滚他**的”君莫邪低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