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君莫邪的弱点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李家

    老太师李尚老态龙钟地坐在太师椅上脸上皱纹密布这段时间里,老太师的身体,可说每况日下,已经是大不如前

    “悠然,依你看来,此次我们李家该如何选择?”李太师看着自己的孙子

    李悠然黑白袍,面如冠玉,脸上的疤痕不知何时已经消除了,洒然的笑了笑,道:“爷爷,您老爷又来跟我开玩笑这个时候,可不是对付君家的大好时机啊我们李家,最好还是置身事外为妙”

    “哦?你也在顾忌君战天吗?”李太师的眼睛中透出复杂的神色

    “不我顾忌的绝不是君战天,也不是血衣大将君无意,而是君家三少君莫邪”李悠然叹了口气,很有些落寞:“君战天老而弥辣,自然是极难对付;但君战天却是个君子君无意韬略出群,战无不胜,可他却也是个xing情中人这样的人,纵然他们有滔天权势,有无敌的玄功但我们清楚他们的弱点在那里,只是一味的陷害,就能够损敌于无形力量与智谋的对比,永远是智谋胜一筹”

    “但君莫邪这个人,却让我彻底的迷惑了”李悠然脸上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只是在眼光中微微透出一丝疑虑:“这么多年来,我竟然始终没有看出来,君莫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他的弱点在那里”

    “这一点无疑是很要命从君莫邪从小到大来看,几乎到处都是弱点每一点都足以令其致命、令到整个君家完蛋,但到了眼下,真正想要对付他的时候,却现这些弱点其实都是障眼法若是当真利用这些弱点去打击他,只会是弄巧成拙”

    “你分析得很不错,君莫邪这个人,必须好好的观察”太师李尚咳嗽了两声,在李悠然刚才分析的时候,他一直在静静地听着,这时才说话:“但你要记清楚一点,虽然君莫邪没有露出弱点,但他毕竟是个少年人”

    “少年人?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悠然有些不解

    “少年人,无论是多有天赋、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始终是血气方刚,容易冲动”李尚呵呵一笑:“睿智如你,也曾经被君战天两记耳光打出了血海深仇至今不忘在我面前,不要否认这一点,对你来说便是你的弱点”

    “是”李悠然低头听训

    “第二点,少年人再怎么有智谋,再怎么沉得住气,但,情关,却无论到任何时候,都是对付少年人的最大利器”李尚眯着眼睛:“虽然君莫邪从未表现出来,但我基本可以断定,这君莫邪最大的弱点,应该就是女人他在乎、认可的女人就拿现在来说,比如,管清寒;又比如,独孤小艺”

    “爷爷说得对”李悠然心悦诚服,姜还是老的辣

    “当然对你的心肠已经算得上冷酷,但前段时间设计对付灵梦公主的时候,你不是也黯然神伤了一段时间吗?”李尚眯着的眼睛里射出一道锐利:“千万别跟我说你没有”

    “是有过,那段时间……我很暴躁……”李悠然坦然承认

    李尚满意的点点头:“而少年人第三个可供人攻击的地方,就是他的亲人以现在的君莫邪来说,君战天,君无意,就是他的亲人先前他的父亲哥哥身亡的时候君莫邪当日无论是刻意隐忍、又或者是在藏拙,但说到底他当时年纪实在很小,未必就真能体会到那种生离死别的苦痛,但是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成ren了,必然已经懂了,所以也就会加倍珍惜但这个时候,若是这两个人突然死掉一个,对君莫邪来说,却绝对会是一种难以估量的打击”

    “这便是对付你心中认为无法对付的君莫邪的三个办法”李尚淳淳告诫道:“一定要记住,世上没有对付不了的敌人,也没有完全没有弱点的人这一点,很重要”

    “是,爷爷的教诲,悠然必当时刻谨记”李悠然直了直身子,肃然受教

    无可否认,姜始终是老得辣,太师李尚一介文人,并无过人军功,亦无卓玄功实力,却始终能与君战天、独孤纵横等鼎足而立,自有其高深之处,如君莫邪、李悠然之辈纵然天赋过人,才华绝世,但在捕捉人类yin暗缺失方面始终要逊色许多的,即便两世为人的君大少在这些方面也还是颇有不及的

    “悠然,君莫邪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三个弱点之外,还有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地方”李太师悠悠道

    “还有另一个弱点吗?”李悠然自然是颇有兴趣

    “也可以算是,反正你以后一定要认真对待就一定不会有错,那个地方便是君莫邪的xing格”

    太师李尚轻轻翻动着面前桌案上厚厚的资料一尺来厚的资料,足足有三摞分别是‘君莫邪一’、‘君莫邪二’、‘君莫邪三’很显然,这些资料中记载的,都是君莫邪

    将君莫邪所有的行动,包括吃饭上茅厕这样的事情也记载在了里面,随处穿cha着专业人员的分析积少成多之下,竟然汇成了眼下如此规模

    “君莫邪的xing格?”李悠然蹙起眉头,若有所思:“本来以君莫邪的为人、能力根本就没有进入我们的视线范畴,顶多就是能利用到他的时候,才会想起,直到三个月前才陆续开始收集他的相关消息,所有的消息全部汇总,然后三十多位谋士共同讨论,一笔笔的记下来,没有想到,竟然过了任何一位对手的资料但如此详尽的资料,却抓不出他的任何一个详实的弱点,呵呵,我李悠然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错非爷爷指点,我几乎就毫无头绪可言”

    李悠然的笑容无疑很苦,而那苦苦地笑容中,竟带着几分由衷的钦服

    “正是如此君莫邪的弱点,就算我说的这几个弱点,充其量也只是少年人的通用弱点罢了,是否真的能适用于君莫邪身上,又或者该怎么运用,还需多加斟酌,若是一击不中、打草惊蛇,以君莫邪的头脑、手段,未必会给我们第二次机会”李尚咳嗽了两声

    “但爷爷刚才说到君莫邪的xing格才是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一点,却没有详细说明孙儿愿聆爷爷教诲”李悠然微微的点着头,目光深邃

    “怎么说呢因为我再三思量,君莫邪的xing格,未必就是其弱点,若一定说之为弱点,那这弱点却也是其优点所在”

    李尚脸上的皱纹深了,“实在是很难把握至少,现在还不能把握所以我才说让你认真对待,悠然,你且说说看,你对君莫邪的印象,以你对他的了解,这人的xing格是怎么样的?”

    “君莫邪……他无疑很狂,很傲,经常高调出现,只需一瞬间就能够吸引到所有人的眼球,却又让所有人都厌恶,甚至是避之不迭的;但事情过去之后老长时间,才会被有心人现,当初的事情占据最大的便宜的,竟然就是他”

    李悠然沉思了一下,慢慢的道:“但,这个人在前几年是很下作的,极之不堪这一点,若说是故意装出来的,实在令人难以置信而其人的真正改变,应该就在这最近半年之间这一点,尤其让我不解为何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能有这么巨大的转变?这简直是不能置信的事情”

    “真正不好理解吗?其实若是把一切尽都简单化的话,也就不难理解了做一个假设,若君莫邪原本就天赋过人、才华横溢,但他骨子里却又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他根本没有想过去争什么抢什么,只是想要随心所欲的快乐过活,这样想来,是否一切都说得通了呢?”李尚声音异常的平淡,但他这番话内中的含义却包含了很多很多

    李悠然闻言眼睛一亮,复又恢复平静并未开口,他知道爷爷必然还有下文

    “若我的这个想法成立,那么有很多事都可以很单纯的解决,我们一直有心要铲除的君家,若是我们根本不予理会,在君老头咽气之后,君家在军方的一切势力都会陆续烟消云散,因为君莫邪根本就不会去继承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那个打算”

    “可惜,一切尽都是造化弄人,最近这半年多以来的改变,别人或者还不清楚知道,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李尚轻轻的冷笑一声:“因为就在半年之前,君战天有感心力交瘁,已经在安排后事也就是说,君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所以君莫邪不得不做出改变”

    “也正是在半年前,君老儿向陛下提出由君莫邪迎娶灵梦公主这等于就是向君莫邪说明白,这个家,我已经撑不起来了,只能尽量的安排后事,希望能为第三代谋个退路,不至于爷爷今天死,孙子次日亡,可是,皇上却连这一点体恤都直接扼杀了”

    李尚轻轻叹息一声:“就在这之后,君莫邪便彻底的改变了过来促使他改变的,便是君老儿的无助,和陛下的态度为何要扼杀君老儿的请求?那边说明陛下不想帝国在将来有君家的存在也就是这些事,刺激了君莫邪,所以他隐藏的惊世才华一一展露,这层道理若是被陛下想通,没准陛下就得窝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