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如此良心!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不放权?可以吗?行吗?当年天香正值四面受敌之劣境君战天被刺受伤再也不能主持军事,独孤纵横只得一勇之夫,不足以支撑大局,宇唐帝国起兵六十万,犯我东疆神赐帝国五十万兵马,闪击西部;还有个凌霄帝国,四十万大军犯我东南北疆草原王,四十万骑兵长驱直入天香帝国四面楚歌、岌岌可危”

    “而那个时候,朕下令启用君无悔率军二十万独对东疆宇唐六十万兵马和东南凌霄帝国四十万大军,以二十万对一百万君无梦和君无意迎战北疆草原狼,独孤无敌和慕容风云出兵二十万,大战神赐帝国五十万大军这样一分兵之下,当时的天香连御林军都抽调了出去,剩下的守卫京城的不足一万人”

    “当时,相信任何人都以为天香完了,如此悬殊的实力对比,四面出战亦不过是螳臂当车、垂死挣扎但又有谁能想到,君无悔的军事才能如此人,处处料敌机先,先是虚晃一招,隆冬季节一把大火烧了宇唐三个月”

    “七千里山林尽数焚烧一空,直到现在,这七千里河山之中,最大的树,不过人的大腿粗又在这三个月之中接连击溃凌霄帝国四十万大军,一路高歌勇进连下十九城将所有俘虏收归己用,麾下兵马激增至八十万,最终一举平吞凌霄帝国,彻底解去天香南顾之危,然后挥兵直扑宇唐,大兵压境,接连大战,步步紧逼,成就‘白衣军帅,天香军神’的不堕美名”

    “而君无梦和君无意也不让乃兄独美于前,纵横北疆,大战草原狼,从处于下风到一步步扳平,然后进而长驱直入,在大草原上纵横捭阖,记得当年君无意也才不过只得十九岁,征袍每一战均被鲜血浸透好几层,纵横百万军中,所到之处,鲜血横流,人头滚滚,一战成就‘血衣大将’杀气凌于天下君无梦冷酷无情,执法如山,治军之严,古今罕有,言出法随、令行禁止,雷厉风行,每战皆屠尽俘虏,不留活口,被称为‘铁血战神’也正是因为他,大草原人口急剧减少,至今仍没有恢复元气,面对我朝轻易不敢妄动一步”

    “君家一门四帅的威名,从那之后真正响彻天下接下来南征北战,再没有平息君家威名越来越盛,白衣军帅,铁血战神,血衣大将的威名,也是越来越响只不过短短几年功夫,当我想要裁减军权的时候,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天下尽知有君家一门四帅,天香国主反倒没有几人记得”

    “君家已经是在独擎万里山河,甚至不止是天香的万里山河,而是整个天下”皇帝陛下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时势造英雄,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短短三年半,天香国家家都供起了君无悔等人的长生牌位君无悔兄弟三人,成了玄玄大陆活着的战神,永垂不朽的传说”

    “但这样的传说,对我来说,却是三柄至为锋利的钢刀悬在头上的钢刀危机解除之后,举国欢腾,可国内财政却也掏干亏尽,举步维艰,而帝**队却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帝国的疆域范畴,也到了一个极度辉煌的程度雄视天下,群雄战战不敢正眼视之的地步一时间四海靖平,外患皆除,但……朕心中的危机,却也就来得如此之快相信当天香一靖天下之时,真正黄袍加身、成为天下共主的,或者是君战天、或者是君无悔,却一定不是朕因为,彼时的天香未必再是天香”

    一边的灵梦公主只听得浑身热血沸腾君无悔的战绩,她曾经听无数人说起过,但这一刻,自己这位权倾天下的父皇,用一种高位者的角度谈起当年的辉煌,却给了灵梦公主极大地触动

    如此英雄男儿君无悔

    君莫邪却是这位震古烁今的英雄,唯一的骨血

    “你的顾虑我现在可以理解,甚至可以认同,但你设计了君无悔和君无梦君无意三兄弟之余,为何还要再设计君莫忧和君莫愁?”

    皇后的声音带着一丝了然,但却绝不是理解,声音依然尖锐:“他们当时还只是孩子而且是天香帝国最大的功臣的后人你,于心何忍,良心怎安?”

    “君莫忧和君莫愁年纪虽轻,却已经是天才统帅的雏形在连番大战之后,在军中的声望,几已攀升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若是这样的天才统帅,有一天知道了他们的父亲叔叔,就是死在我的设计之下,结果又会怎么样呢?我既然已经负了君家,再负一次又如何?与我有危,我宁负天下人,天下何人不可负?”

    皇帝陛下yin森森的笑了起来“再说,当时四海无战事,唯有他们面对宇唐,而且宇唐节节败退,已经遣使求和自此之后,只怕再无战火我正好趁他们羽翼未丰,一举拔除”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君家这些人的死,我所做的其实只不过就是顺手推舟而已真正杀死他们的,是风雪银城是萧家的人不是我”

    “好强大的理由,你真够无耻的”皇后嘲讽了一句:“但你在做了这么多之后,不还是慢慢的对君家进行打压,当年名震寰宇的君家,只剩下了一个老人,一个残废,一个纨绔但你却还是没有放手这又是为何?又是什么强大的理由支持你这样做呢?”

    “为何?你来问我为何?”皇帝陛下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她:“这个问题,居然是你问的?你居然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一个功臣之家,一个挽救了天香帝国的英雄家庭,他们已经没有了动摇你帝皇之位的能力,可是,这么多年来,却始终遭受你的打压,一直遭受你的打压,从未停止过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帝王之心?纵人不负你,你也负人?”皇后眼神中加的冷淡

    “因为我也是人懂吗?”皇帝压低着声音,咆哮:“每一次面对君战天,我都会良心不安,内心愧疚愧疚你懂吗?我感觉对不起他对不起君家所以我每次一见到他我就难受,感觉没有脸面都会良心不安……只要他们死光了,死完了,永远在我眼前消失,那我的愧疚也就没有了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懂了,还是你之前的那句话,你既然已经负了君家一次两次,再多负一次又如何?与我有危,我宁负天下人,天下何人不可负?这样残害了自己的恩人,这样残害了帝国的英雄,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得到安稳”

    皇后娘娘彻底无语,口中喃喃的念叨着两个字:“良心……良心……原来良心,竟然是这样的,竟然可以这样解释良心我真的第一次听说,你也是人?你也有良心?真是动听啊……”

    她呵呵的冷笑了一阵,道:“那你现在,为何又不继续对付君家?现在反倒开始维护君家了?难道不怕良心不安了?一路打压到底,借助这次的君莫邪**事件,将君家一路打压到灭族,岂不正合你的心愿吗?你突然变向,想必又另有什么强大的理由?”

    “只因为如今的君家……已经让我摸不清底细实在不能,也不敢贸然动手,君家背后的那位盖世高人,到底是谁呢?”

    皇帝陛下皱着眉头,方正威严的脸上,一片迷惑:“若是我真个出手灭了君家,这个人会不会出面干预呢?当年东方世家,为了君无悔曾经将三百多颗人头扔进了皇宫,而那时候,还仅仅只是怀疑现在要灭绝君家,也没有风雪银城作为幌子……我如何能贸然动手?”

    “原来你现在是在害怕而不是顾念君家的功绩”皇后娘娘呵呵冷笑:“当年为了害怕,你陷害忠良,屠戮名将;现在还是为了害怕,你不敢动弹,只能委曲求全是么?”

    “委曲求全怎么是委曲求全?”皇帝大怒:“为什么我所有的作为在你的眼中,都是这样的不堪?你为什么就不能够站在我的角度,用一个人间帝王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情?用整个天下的得失,来衡量一下?”

    “人间帝王的眼光……从来都是很无耻的”皇后冷着脸,“我很钦佩你的‘良心’论——那得需要多么厚的脸皮,才能拥有这般伟大的‘良心’也很震惊你的雄才伟略,加的佩服你的心境——能够多么无耻,才能够保持现在的心态平静尤其崇拜你的帝王之气因为让我看到了人世间所有的丑恶集中之大成……可是我很累,希望你能出去,好么?”

    “我从来都以为你很了解我,原来是我错了,你竟真的完全不了解我”皇帝黯然的道:“君家灭,几十万人的死亡,但天香灭,却是几百万几千万,一个朝代的崛起,并不是只有名将就能够耸立不倒帝王的无奈,帝王的舍弃与牺牲,岂能以常理测之?”

    “我可以容忍一位帝王枭雄心肠,为求目的而不择手段也可以容忍一位帝王心狠手辣,屠戮天下,只为乾坤一统,千秋霸业但,一位帝王若是只为私欲而卑鄙无耻,甚至下流下作下贱……那么,无论他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在我眼里,都只是一个最垃圾的存在纵然他是千古一帝,也没有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