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一路艰难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皇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脸上冰冷冷的,带着心灰意冷:“你曾说过,你这一世最爱的人是我当年针对夜家,就是为了我这一点,你说过,无论如何,我总算你还有个目的但对君家,尤其是后来的无休止打压,却完全是你自己心理yin暗面”

    “我只是一介女流,做不了什么,自问也无法做到什么今日你既然敢对我说出这番话我就知道,那么,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离开皇宫的机会,是么?”皇后静静的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

    皇帝别过了脸

    “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在我面前说这么多的在这段时间里,我去君家也多了一些,呵呵”就如你的猜疑,从未停止过一样,但我只警告你一点”

    皇后突然抬起头,眼中锋锐四射,寒意凛漆:“夜孤寒”

    皇帝身子一颤,终于明白了皇后今日竟然会回应自己的原因因为夜孤寒,正在君家的庇护之下

    “我希望你不要再伤害他他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如今的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其实他早就没有什么了,现在连他赖以生存的玄功也”皇后的声音很空洞看着这华丽的皇宫,眼神空空洞洞的,了无生机

    “可是他还有你你的心”皇帝撕心裂肺的咆哮起来

    “我的心,从十八年前已经死了”皇后淡淡的道:“我现在也不介意我的身体也死了,而且带着你的心”

    皇帝踉跄后退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太监的传报:“禀告陛下,天南方面来信”

    “递进来”皇帝陛下沉默了好久,用手支着自己的额头,脸上满是溃败和失意,良久良久,才哑声道:“送进来”

    看着手上卷成一条细线般的情报纸条,皇帝陛下慢慢的展开,才只看了一眼,瞳孔就突然的极度收缩起来然后一双眼睛鹰隼一般的锐利,看着这种纸条,仿佛这张纸条,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万

    终于手一颤,纸条飘飘,落在地上

    皇帝的两只手,依然保持着展开着纸条的动作,两眼呆滞,一动不动他的身子,就像是突然被雷电劈了一下,又似乎是突然的晕眩了一下,晃了两晃,差点摔倒

    然后他慢慢的俯下身子,慢慢捡起纸条,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似乎还是不能相信,又凑到眼前,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一遍

    伟岸的身子晃了两晃,脸色突然煞白纸条就像是风中飘零的黄叶脱手,再次掉落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捡起来

    纸条上的内容,与各大世家接到的大同小异,只不过却详尽了许多

    最吸引皇帝陛下视线的,就是其中的几句话

    “君莫邪独力大战萧布雨,萧布雨羞愤自杀窃怀疑,君莫邪的实力已经达到至尊身手

    “君莫邪追问当年事,机缘巧合之下,萧布雨供出血剑堂之事小

    “君无意双腿复原,大战萧寒,胜之”君莫邪将萧寒废”

    ,八大至尊之一的草原鹰神鹰搏空,目前落足君家”

    “至尊身手”血剑堂,鹰搏空“君莫邪”皇帝陛下用一种极为怪异的声音,喃喃的念出了这几个字

    君家君家皇帝陛下长叹一声,眼神深邃,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眼角是深深的疲惫,慢慢的道:“悔不该当初”妇人之仁,终成大患”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隐隐的”颤抖

    然后他就匆匆的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突然被门槛绊了一下,一个剧烈的踉跄,差点儿跌一个狗吃屎,狼狈之极侍卫上前要扶,他却已经站了起来沉沉的看着天空,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回头,一双眼睛紧紧的钉在了灵梦公主脸上

    然后他就消失了身影

    皇后的寝宫之中,只剩下母女二人,面面相觑灵梦公主浑身颤抖着,挪了两步,捡起了地上的那张纸,只觉得这张纸,重逾千斤

    她只恨自己,今日为何要听到这么多的机密这对于灵梦公主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难以负荷这些天里,刚刚才看到了貌似是幸福的一线曙光,旋即被父皇这长篇大论带出的往事,击得完全破碎现在的灵梦公尖,突然觉得心中空荡荡的,没抓没捞,看着母后,才现母后的眼神,竟也与自己一模一样

    母女二人对望一眼,均觉了对方的悲苦、绝望

    互相依偎着,看完这张纸条,皇后娘娘脸上,冒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神情,无力的叹息了一声,带着深深的落宾和怅惘,说了一句话

    灵梦公主就像受惊的小鹿,听完了这句话之后,浑身剧烈的震动了

    卜二力的瘫倒在地上眼中满是惊恐满是万念俱灰一……

    因为皇后娘娘说: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来得真快啊,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君莫邪,君无意天香完了”

    在外人眼中出尽风头、春风得意的君莫邪君大少爷这一路走来,其实颇为不平静,甚至可以说走的步步惊心、时时动魄,满眼荆棘、满目创瘾,无尽沧桑

    正

    只因为伴随着大少的怪事实在太多了甚至可以说,这一路上就好像是有一位绝世高手在专门的针对他,对他进行着无休止、无间断地连续恶作剧让君大少烦不胜烦,防不胜防躲没处躲,藏没处藏

    举一个比较离谱、也非常不可思议的例子,正骑着马随着大队人马走在路上突然天空飞过一群乌鸦然后这群乌鸦突然间集体拉稀这已经够离谱了?还未算,因为所有人尽都没事,漫天乌鸦排泄的准头可谓精准无误,就只有君大少连人带马被淋得通透

    相信只要是正常人就没有人能想得到一群正在高空飞过的乌鸦居然能够集体拉稀

    君大少也还在正常人的范畴之内,所以他也想不到,所以他就吃亏了

    那味道直接就臭气冲天、中人欲呕闻到都这样了大少这个当“屎”人又当如何?

    还有一次,正在吃着饭,端着碗跟大兵们围成一圈,吃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大米饭吃了一多半却从碗底爬出来一只小强”,居然还是活的,,

    以上例子若只生一次,虽然离奇、离谱,却也还勉强可用巧合来解释,可是当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次生之后,貌似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而且事情还不算完,当“屎”人肯定是要去洗洗澡地,好容易弄干净了,一上岸却又觉准备好的干净衣服居然又不翼而飞了光着屁股找好久找不到然后被不知道哪里扔过来的烂泥砸一身,不得已再回到河里再洗一次

    这些个古怪意外生的时机尽都巧妙之极,几乎就不给当事人反应机会即使以君莫邪君大少的人反应能力,往往也只能躲过一半而已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要任人摆弄地

    君大少可是真算服了,一条平平坦坦的路,千军万马走过去没关系,但自己走过去的时候,轰隆一声,连人带马掉进大坑,就算这是恶作剧,这手笔也太大了,都得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在瞬间制造出这样的陷阱?,

    晚上睡觉的时候,不在帐篷里睡也就算了,只要是睡帐篷,习惯一级睡眠的大少早晨起来穿衣服的时候,铁定的会现衣服里面包着几条花花绿绿的蛇

    说句实在的,若不是有鸿钧塔和yin阳遁掩护,大少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不过君莫邪的针对xing应变措施和反应让布置这些的人看在眼里,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若是一般人遇到这种事相信早就已经彻底精神崩溃了但君莫邪君大少爷居然还是那么活蹦乱跳

    什么连脸色也没沉一下,脏了就再去洗洗完了干脆不找衣服了直接光着屁股消失而且还完全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挠破了头皮瞪圆了眼睛纳闷之极,,

    每天早晨吃饭,不吃米饭了,也不吃大锅菜了,直接烤蛇rou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连带着一帮大头兵们也是大饱口福那么肥的蛇浪费了多可惜啊这让蛇王芊寻看在眼里,牙齿咬得嘣嘣声响

    头顶再有乌鸦什么的飞禽经过,隔着老远君莫邪就打了下来然后不好吃的直接不理好吃的自然又是一顿野味路上再有陷阱什么,掉下去仍然会掉下去,但只是马下去而人下不去,

    总之一路的斗法,君大少看似吃亏,却往往能够大饱口腹之欲于是就这样的一路走下去设计的人也了狠: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怎么可能这么好?怎么可能防备心理这么强?熬也熬死他了?

    但君莫邪前世一生却尽都是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度过来的,甚至有许多经历尽都比眼前的遭遇加凶险,别不说现下的遭遇充其量也就只是恶作剧,绝不至于有xing命之虞,自然远远不能与前世九死一生的经历相提并论,甚至手每一次的斗法过后,大少竟然能从中感觉到几分久违的亲切感觉,当真是很轻松很愉快地

    这让白衣少女梅雪烟和蛇王芊寻相顾无奈,面面相觑,实在不敢相信人间竟然会有如此怪胎,假如是自己被别人这么耍弄,早就找棵树自我了断了

    这几天在看一本,《足球修改器》写的挺有意思,喜欢竞技的兄弟可以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