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让我看看你的清白!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日第送到双倍期,谢谢大家的月票明日,继愕小跃,本月第十五次

    君莫邪一直勉强克制的狂虐之意大突然一声长啸,身子凌空旋起,一道闪亮的光华当空一闪

    炎黄之血出鞘

    “不,要,饶命”半空中的大汉一句话未完,便在突然之间断成了两截,从腰身以下,“唧”一下子掉了下来,连腹腔也被切开了一个大洞鲜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血球哗的落了下来,肚腹内的五脏和热气腾腾的盘成一团的肠子同时掉落,但掉落到一半却又被扯住,吊在了半空

    唯有肠子就像是一条细细的蛇,散着热气从高空坠落,在离地面还有几丈高的地方突然停止就像是一条血红的红带子,挂在了旗杆上

    而此时那名大汉却还尚未即牙,还在嘶喊着,上半身还挂在旗杆上抽搐着,抖动着,噗噗两声两个眼珠子在剧痛之下,硬生生挤出了眼眶,吊在了脸上,

    鲜血掉落在地面

    …万

    喷溅

    站在前面的好多人的脸上,都被溅上了些微血沫但一个个呆呆怔怔的站着,一动也不敢动唯有眼球极度恐惧的凝固着,脸上充满了惊骇欲绝的神色

    如此血腥到了极点的场面,这些个只知读死、死读的才子们几时曾经见过?这些人,素来只知“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甚至平常在自己家里都不会杀鸡的角色,如今生生地看到这人世间至为残酷的血腥一幕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连晕过去,居然也成了奢望,

    任谁也没有想到本来看上去君莫邪正在与三大才子谈论着什么,虽然有争执,但众人也绝想不到会到了出人命的地步

    毫无征兆的一个人就那么飞上了天,后脑勺刻这么定在了旗杆上,然后刷的一声下半身没了肚子就像是一个没有底的鱼缸,哗啦啦全吊在了外面”,

    君莫邪,竟然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光天化日之中,生生地制造了一起残杀大案

    本来这些人气努如虹而来,就是想着一件事:法不责众

    任你君莫邪再牛逼,再怎么不要脸,但你总不能把我们这么多人全杀光了甚至,你君莫邪根本就不敢动手的,面对这么多人的声讨,你也只有夹着尾巴赶紧逃你只要一逃,满天香国的舆论,就能把你君家淹没一人吐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

    再大的权势,说到底也是皇上给的但任何帝王,都不能忽视人间的sao乱,民众的反应只要这场风波达到了一种朝廷不得不作出一定反应的微妙地步,那么刻是两个选择:一走出兵镇压,二是用君家来向百姓谢罪给天下一个交代

    但朝中那么多反君家的大臣,如何能够让皇帝做出第一个反应?只能是打着旗号,顺应天意民心将君家牺牲掉

    到那个时候,就是君家的末日到来了

    但谁也没想到他们采取的计划和行动本来已经算是相当的极端的了,但君莫邪的反应竟然比他们还要极端他没有逃,也没有躲避而是挺胸迎上,根本就不跟你讲什么大道理,直接就走进行最血腥最残酷的威压

    看着眼前这简直比凌迟还要加残忍血腥的一幕,一时间数千人都感觉到心脏蹦蹦的跳起来,似乎要从嗓子眼中跳出来,眼中看出去也已经模糊,耳朵里也茫然如同出现了幻听”

    所有人都有一种强烈的念头:我要立即离开这里不管君家是不是无辜是不是贻羞天下,不管这一场斗争谁胜谁败,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做,反正这种事我是不管的了”跟我没关系,太恐怖了”呜呜,”

    “哈哈哈”宁可粉身碎骨也要留得清白?清白到底在那里?你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但你留的清白在那里?我怎么没看见呢?君莫邪残忍的笑着远远的拨拉着那一团血污,嗤嗤冷笑:“我只看到了一堆烂rou,却没有现什么清白”

    君莫邪呵呵笑了笑,缓缓走到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儒生的面前,竟是异常温柔的问道:“我没有看到他的清白,你看到了吗?如果看到了,请告诉我好吗?”

    那中年儒生本来正在拼命地往后挤,但两腿软浑身无力,后面明明人并不多,他也出尽了吃奶的力气,却硬是挤不过去,感觉自己仿佛碰上了一面最坚硬的铜墙铁壁一般,正在惶恐之中,突然君莫邪走到了他的面前,“和蔼可亲地问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这淡淡的一句话,听在他的耳中,却如是惊雷炸响,君莫邪的和蔼可亲的面容,在他眼中,已经幻化成了地狱恶魔,似乎还长着两个,角,”

    中年儒生绝望的眼睛异常※

    ”看着君莫邪”续咙甲吐,的声响,面条似的软到泄物彻底昏迷了过去,,

    “唉,,怎地这般的不济,难道本少爷的语气还不够温和吗?,”君莫邪遗憾的摇摇头走到另一人身前:“他没回答我现在你来看看”那里面有清白吗?好好的看看再回答我,我真的好想知道”

    这人两眼直的看了一会血污,脸色苍白如同棺材里的死人几乎是下意识地木木怔怔的摇了摇头君莫邪舒了一口气,道:“原来你也没看到,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他叫的那么响,我都真的信以为真了”以为他粉身碎骨之后真的有清白呢”真是惭愧”

    君莫邪转身走了,这个人才反应了过来突然蹲在地上,呕心沥血的狂吐起来,几乎将自己的肝脏肠子也都吐了出来,

    “我一连问了好几人,可惜他们都没有看到那人所说的“清白”要不,你们也去看看?”君莫邪悠然的来到了三大才子面前,一脚踢在晕倒的颜丰身上,灵力输入,颜丰顿时悠悠醒来

    君莫邪一手一个”将三个人揪到了那团血污面前,狠狠地将三个人的脑袋摁在了上面距离血污不过半尺的距离,恶狠狠的道:“来好好的给老子看看,你们的清白,给我找出来在哪里?我真的太有兴趣了”

    他残酷的笑着,yinyin的逆:“清白?哼哼一会老子也看看你们三个的清白马拉戈壁的”

    三个人被强行摁住头颅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血淋淋的一幕只觉得头脑中如被狠狠地砸了一锤烦恶欲呕头顶上,那大汉倒也长命,直到此亥竟也还未死透,正在长一声短一声出绝望的呻吟,

    三个人只觉得自己如同身在地狱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极力的想要晕过去但这一刻,神经却是异常的坚韧竟然不能昏倒最离谱的,玄下想要闭上眼睛也不可得只能将眼睛睁到最大极限,最直观的看着这人世间最残酷的这一幕

    “看清楚了吗?有清白吗?如果有快告诉我,我真的很有兴趣”君莫邪那异常温和的声音再度响起,三人齐刷刷的了疟疾一般的颤抖起来

    “回答我的话因为一会你们也要跟他们一样了我也要让人来寻找你们的清白告诉我,你们看到清白了吗?”

    “没”没有三人犹戈,三摊烂泥委顿在地下,死命的摇头

    …万

    “那”你们还想要清白吗?”君莫邪的声音如同恶魔的微笑

    “不不不”,不想要了三人剧烈摇头

    “很好,那,两个选择,你们选哪一个?君莫邪循循善诱,声音柔和动听,带着碰xing

    “我选,我选,第第第”第一个,”三人争先恐后的大呼起来死亡的恐惧,已经击碎了他们心中长久的坚持,什么仁义道德,什么官风民风什么操守正义”那里比得上自己的xing命重要?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很好,你们的选择,让我很欣慰,我很满意君莫邪明显的很有些欣慰的夸奖道

    “君君三公子,我我”我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是谁秦求仕突然扬起了头嘶声大呼:“我”我愿意说出来

    看来,在死亡的压力下这位秦求仕才子已经想要“弃暗投明、改邪归正、反戈一击了”不过这小子倒也算是个聪明人,竟然已经猜了出来,此事完结之后,君莫邪也绝不会容许他们活着,此刻求饮,虽然有失颜面,但却是最恰当的时机

    过了今天,他们有可能连君莫邪的面也见不到了

    “饶你们一命?真是没想到,你现在还有胆量和我讨价还价?说实话这件事君莫邪还真没想过,他从来也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

    人只要做错了事,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纵然事后补救,那也是做错了于事无补

    “背后主使者?君莫邪哼哼两声:“我难道会不知道吗?我比你们还要清楚背后主使者是谁不过留下你们的命”我会考虑的现在,给我开路”

    君莫邪的声音寒冷如冰,一招手,一旋身,整个人直如旋风一般,谁也看不清楚生了什么,等他停下来,手中已经出现了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就像是一个,喇叭但却是比一般的喇叭却要薄许多

    这个东西虽然简陋,但在这个世界却是第一次出现:最原始的扩音器,”

    君莫邪往他们每人手里塞了一个,冷冷道:“去开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