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一路血腥,一路杀戮!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日第二码字点中,竟然只经掉下了前二嘿照们能否再,他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在上杆一瞬就已经气绝了

    四周又是一阵惊呼,人群再度开始拼命地往后缩,带着无尽恐怖的眼神遥望着君莫邪,这小子难道已经是疯了吗竟然真的就如他网才声称的,这般明目张胆的杀人吗?

    人群的末尾,几个汉子浑身冒着冷汗,竭力的往后冲,几乎是软着腿,急逃走

    但在君莫邪庞大的的精神力笼罩之下又岂容他们安然逃逸君莫邪目光一寒,双手一扬,金光闪现,一闪即逝七八条大汉跑着跑着突然摔倒在地,每个人的后心,都有是一个细细的血窟窿,在他们的前方各有一柄金光闪闪的飞刀擞异三讨cha在青石地面上映着阳光金井,灿烂一一

    几名残天队员疾步跑过去将飞刀一柄柄捡起,恭恭敬敬的送了回来

    君莫邪目无表情,伸手接过八柄飞刀在手上刷刷的转了一圈金光缭绕之间,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继续沉着脸前进他的yin沉俊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一句话:该说的我都说了,绝不再重复第二遍只要有人敢开口,那我就敢杀你只要开了口,就该死,就一定要死

    绝不姑息

    前方,那三位才子声嘶力竭的抓着君莫邪特制的简陋“扩音器”好像是在哭一般扯着嗓子大叫:“君三公子是伟大的,君三公子是高尚的,是这些上最好的人、最善良的人,最仁慈的人,我们欢迎君三公子回到天香

    如是一遍一遍的叫喊着,机械一般的叫喊着,此刻的他们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脸上泪水横流,无限的屈辱写在脸上,却不敢妄动一下死亡的yin影仍旧笼罩在他们头上

    声音早已经嘶哑,咽喉也早已经水肿却不敢停下,他们此亥唯一的目的,就是活下去些须痛苦又算什么只为能活下去,,

    突然,前方呼啦啦出来了三四十人,正是文星院的学子们当先一人惊讶的迎上来:“韩兄?颜兄?秦兄?你们这是作甚?你们疯了吗?竟为那卑鄙小人开路?”

    秦求仕三人哪里敢回答他只能拼命的使眼色,示意他快走但这位学子竟然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义愤填膺,大怒道:“君莫邪你这个无君无父的无耻之徒通jian寡嫂,道德败坏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如此凌辱我天香学子,文星高才你太过分了”

    后面不少人看到了这边的血腥,显然己经明白了许多,有几人上前极力的拉扯他,偏偏这小子竟然是一根筋,兀自在那里大叫大嚷:“如此无耻之徒,我施文冲与他势不两立”

    君莫邪寒森森的目光扫了过来,眉毛轻轻一扬,淡淡地道:“杀”

    一道剑光飞旋而出,也不管谁是谁,直接将拦路的几个生斩成两截那刚才还在大叫的生满眼的不敢置信,倒在了血泊里

    君莫邪纵马来到那生的身体前面,微微叹息一声,低声道:“或许你是真的有胆色而不是为了为难我但这也只是或许而已”你现在出现的这个,时机却让我非杀你不可人言为信,人岂可无信我下的承诺自然一定要遵守,你固然不敢相信,我也多少觉得有些遗憾下一世要记住出来装逼的时候,千万千万有两个条件一定要有”

    君莫邪脸色淡然,纵马前行再不回头但他的声音轻轻传来:“第一你要有实力,足以应付一切变数的实力,第二,你要有别人绝对不敢招惹的强大后台只凭着骨气和胆量只能是别人立威的对象,而决不会成为英雄的”

    “纵然你当真有铁骨铮铮但此刻在我的眼中,你也只是装逼不成反被做掉的可怜虫你,死得不冤”

    万

    那施姓生虽被斩断,却还未即时就死听完了君莫邪这几句话,才流着泪闭上了眼睛临死之前喃喃的说了一句:恩师”你错了,”

    已经在数十丈外的君莫邪脸上微微一抽川

    恩师?梅高节?孔令扬?

    突然一马鞭挥在前面的三位才子身上三人痛叫回头时,君莫邪垂着眼帘,淡淡地道:“再大点声,说出你们分别是谁的门下,然后大叫梅高节是老甲鱼孔令扬是老王八孟家就是一窝子龟孙子,你们不是不想死吗?做到了这一点,我就保你们活命”

    三人直接崩溃要是真这么说了,就算眼下可说,之后呢,这个时代的大背景乃有五常,天地君亲师,师虽只得五常之末,地位却是尊崇无比,梅、孔二人乃是这三人老师,若是当真当街辱骂之,就不能考虑君家是否会被唾沫淹死了,因为自己等三人肯定得先被淹死,还有孟家,你君莫邪神通广大,手段高明可以不怕孟家,我们行吗?天哪我们这是造得什么孽亦…

    君无意纵马上来,沉声道:“莫邪,这样就有些过了小心朝廷干预”

    “有些过了?”君莫邪奇怪的看着他:“三叔,你不会是傻了?难道我们现在还在乎所谓的朝廷干预吗?三叔,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现在的身份,已经是与风雪银城平起平坐的级世家了,”区区皇室,何必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