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五十八章 弃?!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现在你们居然来让我决断,眼下的情形早已经脱离了联的掌控那里能下什么决断,那里敢下决断?

    “陛下好像心事颇重啊?刚刚从外面回来,亲眼见证明君莫邪大杀四方的文先生悠然地抬起头,睿智的目光看着皇帝,微微一笑道:“可是为了那君莫邪?”

    “正是

    皇帝幽幽一叹,漫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落日,久久不动

    “其实陛下或者大可不必如此忧虑从长远来说,这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文先生沉默了一会展颜道:“眼下君家虽然势大,但君家的势却可说已经太大,已经过了某个范畴,以此而论之,反而对皇室没有什么威胁了

    “过了某个,范畴?反而没有威胁?皇帝皱眉“这是何意?

    “不错,若是君家一步步的渐次展,从现在到慕容世家这样的根深蒂固然后再加上权倾朝野的力量,的确可以翻天,纵然改朝换代也非难事但君家的势力增长度却是实在太快了;几乎就在短短的三四个月之间,从一个草根家族世俗贵族,一跃到了当世最顶尖的级世家这等地步呵呵,陛下也知道,古往今来,级世家的位置在哪里?”

    柑万

    文先生悠然一笑:“而这个级数的世家有其极其特殊的地方,他们对所谓“皇位皇权的兴趣其实并不大相信君家在沉稳一段时间之后,也势必将慢慢地淡出朝野

    于漫步云间观看沧桑变化淡看风云变幻这是古往今来的规律,所有级世家,莫不如是并无例外”

    “因为级世家追求的,并不是一时一世的烟花灿烂,而是千秋万代的源远流长笑看风云的洒脱暗掌乾坤的快意”

    “所以,陛下只需要选择暂时忍耐,等这个暴户一般的级世家抖尽了威风,风头出腻歪了显摆的烦了自然而然就会找到他们自己的位置而在天香国境之内,出了这样的一个级世家对周边各国却尽是一种莫大的震慑这一次,君莫邪以叔凌嫂之事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响除了君家的往昔宿敌之外,因为各国感到了这份威胁,所以才会借机闹腾了起来就算不除去君家,也务必要令天香皇室与君家交恶否则

    他轻轻地笑了笑:“区区这等个人行为纵然以叔凌嫂道德败坏又如何却又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事情,君莫邪那小子以往的名声难道就很好吗?陛下一向睿智,怎地今次尽往坏处斟酌,若是陛下能一力平息此事便是那君莫邪桀骜不逊不领陛下的人情,但君战天那老儿,还有君无意却一定会承陛下的心意

    “你说的这些我怎会不知”皇帝负手而立,脸色弃索:“可问题不在这里,最大的问题在血剑堂啊”

    “血剑堂?记得上次陛下说过,这血剑堂乃是陛下手中的秘密中坚实力之一知道了这些,再结合这一次的萧布雨的供述,文某大致也能猜测到事情的真相,那便是君无悔君无梦兄弟的陨灭不过君家现在始终也没有任何真凭实据而君家目前仍然是君战天与君无意说了算但他们两人,对天香国都有深厚的感情和极多眷恋

    文先生一笑:“陛下,热土难离君莫邪可以不在乎,但君战天不能不在乎所以,此事还有斡旋的余地

    “斡旋的余地余地毒帝眼睛一亮

    “不错,当年的事毕竟生过去了这么久,虽然陛下从未表露过什么,但以君战天、君无意父子的精明,如何能不怀疑?须知那血剑堂就算再强,说到底也就只是一个杀手组织怎能左右军队的,但君战天父子怀疑了十年,却始终没有动,甚至没有寻仇陛下可知为何?文先生神情淡然,胸有成竹

    “为何?

    “我想君家倒也不是不怀疑陛下你而是因为,他们这一家人无论在世的、辞世的尽都为天香做了太多太多做得太多,便是原因”

    文先生重重的道:“君家数十年来,一直都是天香的中流砥柱等于是拯救天奔、营造天香的最大功臣,天香帝国目前方圆数万里民众逾万万人之数,所有的和平安乐,这其中尽都有君家人的血泪、汗水、功劳,就像是君家数代人用尽了无数的心血,才令这样一个局面出现

    文先生洒然一笑:“陛下,设身处地之下,若是您为了这个国家做了这么多,付出了两代人的生命、心血,您真的会忍心自己再亲手毁灭这一切吗?毁灭自己汞八毛成就?毁灭亿万百姓的平安喜乐?”…一

    “不错君家自诩是仁厚之家,断然是不会这么做的”皇帝陛下眼睛一阵精光暴闪,霎时间心怀宽敞了起来兴奋地来回走动,脸上重焕出了光彩

    “不过呢,但凡有些事情该给交代的还是要给些交代陛下,我另送您一个,字”文先生神秘的一笑,手掌往下一切,道:“弃”

    “弃?”皇帝陛下身躯一震,欢喜的脸色还未及消去,就茫然地道:“弃?啥时间心中一片苦涩那可是自己最精锐的一批实力,历年来,为自己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为了自己的皇位,那些人已经不顾一切了绝夜家撼君家这些人,无疑是居功甚伟的且是对自己忠贞不二的手下

    真的,要舍弃么?

    正

    “是的,弃不能不弃、不得不弃”文先生毫不犹豫道:“若不弃血剑堂,就必须正面面对君家但现在,君家能正面对撼吗,敢正面对撼吗?但局势一旦恶化下去,皇位可能还在其次,陛下的生命、整今天香皇室的安危

    皇帝陛下yin沉着脸,身子突然晃了两晃

    “弃血剑堂,不是为了君战天,也不是为了君无意而是为了,君莫邪”文先生叹息一声,道:“君战天与君无意为了天香国,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对天香的感情可说是母庸置疑就是从人xing的角度上来说,这两个,人也决计不会做得太绝纵然他们明知道君无悔等人是陛下的设计,相信也不会太,过激因为君家的努力,君家的心血,君战天的一生君无意的半生,都是为了天香国而付出甚至君无悔的一生,君无梦的一生还有另外两个君小子的死,也尽都是为了天香国”

    “天香国,等于是君家的精神支柱,一生奋斗之心血所在,也是最大的慰藉”

    “相信就煞是君战天真个知道了,真正掌握了真凭实据陛下也只需大肆封赏,然后道个,歉,再个毒誓永不背弃之类相信他们也会捏着鼻子认了倒也不是为了官爵,而是为了国家黎民陛下,我绝不会看错,君战天与君无意,就是这种为国为民的好汉子肝胆相照的血xing男儿所以他们二人,可以不计

    “但君莫邪却不同,完全不同说来此子倒极有乃父之风,君无悔在亲身领兵之前也尽是大智若愚,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从未显露过自身才华,而如今想来君莫邪何尝不也是如此就在半年之前突然崛起,这个,着日的纨绔败家子,就像是一个肆无忌惮的旋风,从天香城一直狂卷到天南在天香的时候,大抵还能遏制,但此次天南归来,却已经是羽翼丰满雏鹰展翅,虽然稚嫩,但其身已在九霄云里,俯视天下天下英雄何敢当”

    “再者,此子心xing玄毒,出道以来,素来睚眦必报为人是心狠手辣做事坚忍果决,杀伐决断,并无一丝犹豫,委实不可小觑再加上他又有强大的后台撑腰,根本什么顾忌都没有,可谓我行我素睥睨苍生从他今日进城就能看得出,世间人命,无论是谁,都没有放在他的眼中他根本不在乎血腥也无所谓什么罪孽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陛下可以不怕君战天、君无意掌握到当年之事的真凭实据但若是此子掌握到任何一点证据则万事休矣”

    “难道,除了弃之,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联实在是”皇帝陛下脸色白,却攥起了拳头似乎是下了决心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也是最安全的办法对付君莫邪这种人

    不防范君莫邪这种人最要紧的是,就是决计不能让他抓住任何一点把柄,半点都不行陛下你要知道君莫邪与君战天父子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对天香全无任何感情可言而且,从这段时间来看,君莫邪他”文先生目中露出了一点奇怪的神色,竟然像是忌卑

    “他什么?”皇帝陛下问道?

    “他万二分的漠视苍生,甚至根本就是不把人当人看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冷血他杀人时的淡然折磨人时的自如,我仔细的看过由始至终,他的眼神也完全没有改变过一点要知道纵然是杀鸡杀狗,眼眸中多少也会有些须波动的会有一股狠劲出现,但君莫邪却全然没有这方面的反应他或者脸上有激动,但眼底却尽是一片平静杀人对他来说,就像是肚子饿了要吃饭,那般的理所当然如欲知,柑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