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六十章 一切有我!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四爆宗毕、

    独孤小艺抽抽噎噎的站起来抹着眼泪,活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一家人尽都是看着那个远远的枕头没了声音

    良久,独孤小艺的母亲才一脸的无助看着婆婆:“母亲,这可咋办?

    独孤老夫人气呼呼地道:“啥咋办?凉拌”重重的哼了一声,又长叹了一口气道“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独孤纵横瞪着眼,气呼呼地道:“还能怎么办?这丫头是挺着大肚子进来,现在估计整今天香城都知道了独孤家的孙女怀上了他们老君家的种还能咋办?居然有这等事生在独孤家老夫真真是气愤莫名,让谁占便宜,也比让君老匹夫占便宜好哇”真真是家门不幸”

    “爹爹您的意思是”独孤无敌小心翼翼的说话他算是看明白了,今天错误最大的,不是独孤小艺而是自己貌似是自己说什么都不对了,直接成了老爷子的眼中办,

    我不就是生了一个闺女嘛貌似也没做什么孽呀”

    “我的意思?混账现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我的意思?我的意思能代表了你闺女的意思吗?我说一句不行独孤世家岂不是臭到了天上去?你就不能多少长点脑筋嗯?你你你你非要气死老夫不成吗?你个务货”独孤纵横跳着脚大骂

    独孤无敌缩了缩脖子,一句话也不说了真是这样的,说啥也挨骂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你咋不出声了?你不是很能耐吗?你还敢跟老子玩无声的反抗了是不是,真出息了你”独孤老爷子凶神恶煞的来回转圈,手指头就指在独孤大将军的鼻子尖上,唾沫如同下暴雨

    没想到闭着嘴也能惹祸,独孤无敌这次是真正的无语了

    “明日就安排人去君家,好好谈一谈这事一定要谈个结果出来千万不能让那小子吃干抹净滑了脚天底下的好事都被那小子一个人占尽了”独孤老夫人也很彪悍一锤定音“想要娶我孙女,那个纨绔小子还得过过关让他明日来见我”

    “明不大好?现下的君家却也还是多事之秋,明日,未免急了点独孤无敌缩着头看着亲娘,多少有些畏惧

    “老娘说明日就是明日行也的行,不行也得行”独孤老夫人一瞪眼:“京城的这些事,你们爷儿俩加上那七个夯货,干脆的处理一下不就完了?多大点事也值当的闹得这么鸡飞狗跳的”

    “君莫邪那小子今日可是大杀了一通京城”独孤无敌小声地道看看没反应,又赞了一句:“那小子真猛”

    “真的猛才好”老夫人欣慰的点点头,“老人家的孙女婿,总不能是个软脚虾啊,传言说他独力战胜四神玄,始终是传闻,今日有见他大屠京城,当真是豪气干云,好男儿

    ”说着说着,突然大怒:“你这混账王八蛋,明知道我们与君家现在一条船,你竟然没有帮忙就回来了?如此没有人情味,若是今后小艺因为娘家人不给力,在那边被欺负怎么算?你负得了这个责任吗?”

    独孤无敌彻底晕了,

    原来自己老娘和老爹是一样的不讲理,原本还以为老娘比较讲理一点”

    这才哪到哪呀,居然毛经考虑到独孤小艺婚后的幸福生活了”

    老娘这也太前意识了,,

    眼看着一帮子娘们儿簇拥着老妇人和独孤山艺唧唧喳喳的走远了远远的似乎听到已经在商量婚庆典礼,还有生孩子注意事项,甚至重外孙该叫啥名都已经入其讨论范畴了”

    独孤无敌与独孤纵横爷儿俩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半晌,老爷子飞起一脚正中独孤无敌的屁股:“你这混帐还不快去帮忙光是在这里挺着干什么?很好看吗?”

    独孤无敌急忙抱头鼠窜,心中暗暗狠:君莫邪,你,都是因为你这小混账”

    英雄豪杰冲上前七人不等爷爷的目光看到自己身上,一个个麻利利的站起来,跟在独孤无敌身后,浩浩荡荡的连滚带爬,

    在外面人纷纷扬扬,整今天香城天翻地覆的时候,君莫邪却窝在家里专心致志的准备君老爷子进阶之事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中,实力提升,越快越好至于外面那些跳梁小丑,难道还跑得了不成?须知就算跑了和尚,那也跑不了庙啊

    报复,君莫邪不急顺便在这段时间里让那些人自己吓唬自己提心吊胆一番再说

    回家之后,先将管清寒送回了她自己的小院在他离开的时候管清寒突然叫住了他

    君莫邪愕然回头,只见管清寒娇怯怯的站在门口,身形是那样的单薄脸容有些削瘦看着君莫邪的眼睛,有些害怕,有些瑟缩,还有一种强烈的寻求保护的感觉,

    在君莫邪看向她的时候,管清寒突然稍稍地别过了头,一滴眼泪却在这一瞬间滴落在地上,

    君莫邪心中一颤这个女人

    这个美丽的女人,风华绝代的女子,有谁知道,她承受了多少?她经过了多少的磨难?她付出了多少?

    有谁体谅过?或许在这个世界中在这个男权至上,女子犹如仆役衣服一般的地位的现在,只有君莫邪这个从现代穿越过去的人,才能真正看到她的苦楚,才能真正体谅她的心境才会设身处地的从一个女子的位置为她着想一下

    别人,都不:认然能做到能想到也只会是应该的

    但,真的是应该的吗?

    这个一向清冷如雪、孤傲如月的女人终归还是一个女人,她,终于露出了她柔弱的一面

    或许之前,管清寒的清冷孤傲,全是无可奈何,一个少女,在花季的年龄,就被家族当作了攀结权贵的工具,从此的人生就定了xing

    得知未婚夫还是一位英雄人物少女的心,终于有所慰藉但时隔不久,婚期决定,只等着披红挂彩,嫁入豪门,从此相夫教子,安度一生的时候,噩耗频传,未婚夫年少身陨,战阵身亡

    刚刚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她却又为了家族,嫁给了一块灵牌其中有自愿,也有强迫但那份自愿,岂不是就是被强迫而来?

    若是留在家族,或许只是连结另一个豪门的工具不如来到君家,孤老终生,反倒是清净自如起码,自己也离开了那些丑恶的算计

    这份自愿,本就是对家族对亲情的绝望

    否则,如花少女如诗如梦,各有情怀婉转玲珑,又有谁,会宁愿嫁给一个死去的英雄,从此孤老终生?

    但管清寒实在是已经没有了别的路

    她已绝望对亲情绝望,对家族绝望对自己的人生”绝望

    就这样来到了君家,所幸君家对她还不错,让她安安稳稳的度过了这几年但就在这个时候,又出了血魂山庄的事情

    已经对其绝望的家族,竟然又来逼迫

    管清寒已经有死志

    但君家,生生为她撑起了一片天空所以,为了君家,她不悔做什么都不悔所以她跟着大军到了天南,暗中怀着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君家人的心思

    虽然自己并没有牺牲,但yin差阳错之下,君莫邪,这个自己的叔子,被下了**,危在旦夕而始作俑者,却已经逃之夭天自己想走的话,随时都能走,但,身处军营之中又到哪里去找女人?

    可不找女人,难道看着小叔子欲火焚身而死?

    管清寒万般无奈之下,以身相救

    或许有人会说,管清寒明知道独孤小艺对君莫邪一片痴情,何不把独孤小艺叫回来成全独孤小艺?

    但要知道这种事,她一个女孩家,如何说得出口?再说,独孤小艺为何逃走?下了药难道不知道后果吗?谁会下了**却不知道会生什么事?独孤小艺虽是这样一个怪胎但管清寒却不是

    她只会想:既然下了**,为何要走?既然走了,又如何能回来?

    这样一想,管清寒别无选择她唯有用自己的清白,换取君家,换取恩人家里最后的血脉的延续

    管清寒别无选择,而且她也义无反顾不论她心中是否对君莫邪有好感,此时都不容得她退缩

    但,君莫邪救活了,她自己却是陷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整个人世间的酒酒指责?以寡嫂之身,与小叔子生了关系”无论是为何缘故这个黑锅,终究是逃不脱

    个人名誉

    两个家族的名誉

    真洁

    贞节

    这一切,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事情之后,但凡君莫邪有一星半点的犹豫,管清寒都早已自尽能够硬撑着回到天香城已经是她一生一世之中最勇敢的时候

    只为了心中万一的希望,”

    君莫邪没有让她失望

    但她现在,依然是风中浮萍一般的弱势

    君莫邪心中一阵悸动,大步走上两步两人深深的对望着,君莫邪分明看到了管清寒目中的无助和凄凉,”

    君莫邪深深凝注着她,缓缓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地、但却坚定的道:“别怕一切”有我”

    君莫邪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天利剑,划破了整今天空的yin霾从而让乌云密布的天空,露出了一丝亮光

    这句话,像是一句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的誓言,如同一座坚实的如同高山峻岳一般的肩膀靠在了管清寒的眼前

    管清寒目光晶晶的一亮

    她嘴唇哆嗦了两下,有些瑟缩的想将小手抽了出来,从这个温暖的手掌中抽出来尽管她并不想

    但君莫邪并没有放手,反而握得紧了又说了一次

    “别怕一切、有我”

    管清寒不再挣扎,就这么让他握着手嘴唇嚅动了两下,没有说出话来,却留下了两行泪

    这双手,真的、好有力好,”温暖

    管清寒泪如雨平

    垢天,战友结婚,在北京顺便战友们聚会一下风凌明日启程赶赴北京自从退伍以来,战友们风流云散,牺牲的牺牲,联系不上的联系不上,天南的,海北的大家难得见面这一次,七年前战友聚会,一同退伍四十五人,聚起来了三十二人,五年前一聚,聚起来了十九人这一次聚过之后,或许就不再聚了

    提前一个月就接到了消息

    我一直压着,没说怕兄弟们担心,我自己也在担心,这个月能否坚持能否因为聚会而耽搁如今,我爆完毕了

    不是请假,不是求月票单纯说一声

    十月我会在宾馆中码字或者,在车上码字十月份,不会断保底两,间或暴稍后会有单章,跟兄弟们说说话儿汇,眺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