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六十二章 杀上门来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暴,第叉弟姐妹庆假期快乐、成功突破,君老爷子很是有些兴奋一个劲地说了半天话才现孙子捂着鼻子支支吾吾,一副抹不开、相当难受的憋屈样子,一双眼睛不住的在自己身上打量着,老爷子不禁满腹狐疑,难道我身上那着灰了至于这么瞅你爷爷吗?

    下意识地往身上一看,这才现,自己那是着了点灰,应该是那没着灰,根本就是被污溃给包围了身上的宽松长袍已经全部贴在了身上原本的元白色袍子,竟然占了了一层厚厚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污清,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同时觉得身上皱皱巴巴的,难受得紧

    老爷子当年也是武将出身,原也不在意这些,但如今始终有天香公爵的身份,这些年来养尊处优,兼近年来修身养xing,还养出来些许的洁癖,尤其在后辈面前很是有些讲究,这下可是出丑了,老爷子不禁惊叫一声,“嗖”的一声已经消失了影子,留下了一句话:“老夫去洗洗稍后便回”

    君莫邪哑然失笑

    这情形本就正常,老爷子成功突破天玄颠峰屏障,而且还是一下子突破了好几阶位,功力大幅度精进的同时,在生的庞大玄幕以及外来的强劲灵药的帮助、冲击之下,等于是进行了一次非常彻底的洗经伐髓,将这数十年间ti内所积蓄的杂质,尽数排了出去,再加上多少年的旧伤也在这一次,将所有的后患基本上一次清除干净若是没有如是污浊之物排除,大少反而会怀疑爷爷这次的突破可能会有缺陷

    经过了这一次,君莫邪可以确信以君战天如今的身体,活到两百岁甚至多,那是半点问题也没有了而且,本身的自保能力是大大增强,若是用现在的身体修炼过着莫邪记忆中的神妙武技,甚至与至尊也能一战了

    君莫邪终于放下了自己的一桩心卓

    君莫邪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他很欣慰,很高兴

    在这个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世界,惟有如此,才能确保家人的平安

    乐

    人活一世,为得是什么?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说到底,每个人却都是为了别人活着为了在乎自己的人,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的亲人前世的自己孤苦伶竹,说是为了自己活着,实际也是至为无奈的敷衍说法因为自己想要为别人活,却没有那样的一个人存在只能凭着自己心中的一点信念活着

    谁能值得我邪君为他付出?为她付出?

    劫富济贫也好,警恶惩jian也罢又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也好总之,都是一个支撑自己的信念前世的自己虽然是一个杀手,但却是为正义而战,为了自己心中认为的正义

    杀人也好,残虐也罢,但心中那个执着,却始终未变

    走尽天平不平路,管尽天下不平事

    但偏偏越是这样做,就越是与所谓的“正道背道而驰

    君莫邪、邪君实在是很孤独那种举目诣活皆浊的无力,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但这一生,却意外地有了属于自己的实在亲人在君莫邪认同了自己的身份的那个,时候,真正的接受了这个家庭的时候

    在君战天为了自己一怒之下血洗京城的时候君莫邪感觉自己彻底被这股强大的亲情包围

    至此,邪君莫邪之心不再孤独因为终于有了心灵依托

    家人,这边是君莫邪这一生最在乎的人,是这一生信念所依归

    若是有可能,君莫邪会竭尽一切办法尽量的让自己的亲人健康长寿、平安喜乐的生活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这美好的一切

    没有根的浮萍浪子,一旦获得了一个家庭的寄托,没有人会想到他会多么的”在乎他是宁可付出一切与天下作对也要维护到底的

    因为无根的感觉,,

    太苦

    苦到能够让人生无可恋而有了牵挂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温馨,温馨到不惜生命也要去维护,全心全意的关护尽一切努力的守护

    从君无意双腿复原,残天噬魂的崛起,君老爷子的进阶,管清寒的改变,这一切,都是君莫邪一步一步为自己现在的家做得事情

    而他,必将还要继续做下去

    直到,这个家庭的耻辱彻底洗雪直到这个家庭耸立在世界之巅,放眼天下无人敢于正眼相看

    唯有君家真正的傲视寰宇,众生仰望

    那才是君莫邪的终极目标

    看了看昏沉沉的夜色,刀?邪终干长长地舒了口气,传令外面警卫撤除将山杭以为正常防卫,然后他身子晃了一晃,身子便从塔底消失了

    今夜,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耍做白天的威慑,还不够,远远不够要想将这股风波彻底压下去,最少还需要几个重量级的人物的头颅

    现在天香国的一些腐儒,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攻汗君家竖子便敢相欺,何谈威慑天下?一个顶尖家族,级世家,若是不还以颜色,那么今后如何立足?这岂不是成了笑话

    君莫邪此务,便是要处理这些事

    打算用名誉来攻击我吗?

    嘿嘿,倒要看看谁在乎荣誉

    说我卑鄙无耻,且看谁妄顾廉耻一些

    天上yin云密布,无星无月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君莫邪君大少爷虽然没有打算放火,但若是有必要的话,他倒是丝毫也不会在乎是不是杀人,何况他这次要做的,或者比杀人放火恐怖,也说不定,,

    梅府

    梅高节梅老大人正在那里长吁短叹,事情意外的演变到这一地步,梅大人也是没有料到,君莫邪,这个出了名的纨绔之徒,手段竟然能这样强硬,这样的肆无忌惮

    竟敢如此就在此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藐视皇权的行为,唯一的解释要么其本身就拥有足以挑战一切法件、皇权的实力,要么身后就存在有足够强大的靠山,无论是那一种都非是梅老大人乐见

    在梅老大人的心中,你君莫邪既然作出这等恶行,又面对如此庞大的舆论压力,合该诚惶诚恐,自缚入京请罪,然后静等陛下处理,这才是正常的合理表现,然后群臣激愤群起弹劾,军方奋力反击,皇帝陛最终下一语定乾坤,就算不铲除君家,也要将君家的势力大大削弱一下从而消掉君家于天香帝国的影响力,至于君莫邪这个罪魁祸肯定要是死的,就算是因救人而不惜自毁清白的管清寒,梅老先生虽有几分敬意,但也绝不能姑息如此丑闻,若是放过了管清寒,岂不是自打嘴巴,向天下人说明白君莫邪是无辜的?

    jian夫ying妇,一体而诛”

    说一千道一万,终究是以一个帝国靠着一个这样的一个强势家族,如此的臣强主弱,绝不是什么好现象,也不是正常现象

    时日一久,必出祸患

    而现在君家君莫邪已经在强势崛起好不容易天赐良机,闹出这样一个天大的丑闻,正是一个千载难封的大好借口

    梅高节自认为自己猜中了皇帝陛下的打算,于是摆出了这样一副不惜破釜沉舟的强硬架势,誓要将君家拉下马,有陛下为后盾,就等于有整个天香帝国为后盾,君家纵然强势,也不足为惧

    何况君家现在正在崛起,羽翼还未丰满,正是除去的最好时机时机稍纵即逝,一旦错失,便将悔之晚矣

    但事情一旦真正闹开之后,陛下的态度竟然这么暧昧,难道自己以为无可撼动的凭仗,竟是不足为依仗吗?或者,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而君莫邪那边却也的确狂妄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如今事情已经不可收拾

    自从三位才子当街大骂恩师,所谓文人的风骨彻底荡然无存

    驰名天下的文星院,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这等的恶xing丑闻简直比君莫邪的以叔凌姓的丑闻加的不堪加的让人难以忍受

    正是,不怕货不堪,最怕货比货,相对于君家的丑闻,梅老大人竟觉自己为人师实在是失败,竟调教出几个如此不堪的门徒

    只得短短一天的时间,局势竟然如此的翻天覆地

    梅高节忧心仲仲,想必自己的老伙伴孔令扬,也会很窝火?

    “梅大人,当真是好兴致啊如此风沉月暗,四野鬼哭梅大人却是一身的文心傲骨,独对苍天呵呵,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一个淡淡的清朗声音随风传来,语音飘渺,似是充满了充满了温馨的笑意,但随着这语声的响起四周的风似乎也凝滞了起来,天地之间,竟在刹那之间充满了莫名的森然寒意

    梅高节叹了一口气,似乎丝毫也没有感觉到意外,依然背对着手站在院里石桌前,背后的手中,还端着那一杯斗满的酒,他连头也没有回只是似乎像是在对着眼前的空气说话一般,默默地道:“君一莫一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