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六十三章 红颜岂应关大计,英雄最忌是多情!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再说了,君莫邪的怀疑早已经自己在心中确定,无所谓再证实什么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君莫邪只需要一个时机而已

    “还有一点就是,虽然你君莫邪危险,君家的力量也足够浑厚,但这些年,君家所属的力量也被分散了目前天下靖平,并没有太大的战争集现,你纵然想要建功立业也未必有机会最多成为另一个君战天,我们还可以承受,也乐意与你这样争斗下去,惟有文武平衡,国家始能长治久安但,你们君家自今次天南大战之后,实力却在旦夕之间飞升这种飞升的度,实在是,”恐怖由此推算,你若是羽翼丰满,现在的君家势力,必然会数倍的增长”“那时,天香国君不君臣不臣就真的完了”梅高节苦苦的笑了却笑出了一脸的傲然:“老夫乃是天香旧臣,一生的时间,从稚龄童子到垂垂老朽,尽都奉献给了天香帝国老夫决不允许君家动摇天香的根基就算是死,也要尽命一搏”

    “原来如此”君莫邪眯起了眼睛沉声道:“可是,我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为何梅大人就认定我一定会灭绝天香国?”

    “此事,公子自己是最明白的人,缘何竟然问出这等问题?”梅高节冷笑:“以君公子绝世之姿,为何纨绔十年?玄功如斯精妙,为何隐忍十年?装疯卖傻,自毁名声,臭名昭著,声名狼籍所是为何?如今公子十年不飞,一飞冲天,十年不鸣一鸣则惊天动地,目无君上,为何?”

    “呵呵”这个却是另有原因的老大人自言是我知己,惟有这点却是看错了”君莫邪苦笑这老头的眼力、才分、见识,确实独到不过之前的莫邪乃是货真价实的败类,但从自己崛起之后,之前的纨绔在世人眼中,却成了一个传奇

    君莫邪等于一个卧薪尝胆的传奇?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若是幕莫邪知道这件事,恐怕就算做鬼也要再惊震的死一次,,

    “公子的原因,老夫倒也能猜测到一二不过此时却不是谈论此事的时候”梅高节了然的笑了笑,摆了摆手

    “最后一个问题,此事凭你们只怕还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想来定然另有高人操作两位老大人虽然处心积虑,但骨子里却还不是这么卑鄙的人此事定然还有参与者,若是本公子猜得不错的话,应是神赐和宇唐的人?”

    君莫邪目中露出针芒似地精光:“你们与他们勾结,陷害君家这等朝廷栋梁,不啻为卖国之贼为何?我初来之时,便说要老大人给我一个解释,现在是否可以给我这个解释了?”

    “哈哈哈,”卖国之罪?此事才真是滑天下之稽”梅高节纵声大笑:“君家去,还有独孤家,慕容家这些年来的秣马厉兵,边防可保无虞君家纵灭最多天香国sao乱一阵就算两大帝国乘机联手入侵,以天香多年以来的积蓄,我们也尽可以支撑得住,甚至就算最终落败,却也还不至于改朝换代但你君莫邪若是羽翼丰满,这等大逆之事却是绝不可避免的天香国的存亡与一时的混乱相比较,孰轻孰重自然明了,我们做出怎样怎样的选择已经不必再问”

    “梅大人,请你注意一点”君莫邪冷冷的看着这个纵论天下的老头,目光之中是掩饰不住的凛冽:“或许你的推论很有道理,但,只是推论而已跟事实却是两回事而你就用这样的推论,来伤害我们君家,伤害帝国曾经的保护神,您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作法很过分?你有想过,会因为你这个未经过证实的推论会害死多少人吗?”

    “或者说你与君家有仇,或者说看我不顺眼但这些并不能掩盖你利用歪曲事实来打击我们的真相而你的臆测,充其量只是自己的想法全没有半点凭据;最重要的是,你用这样的方式,侮辱了一位不惜献出清白也要报恩的好女子而你自己明明知道她是那样的无辜,整件事情跟她毫无关系”

    “你也明知道这位女子虽然确实是因为我君莫邪的缘故失去了贞操,但她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冰清玉洁而你知道,我三叔将她收为义女在前,再不是我君家的媳妇,再不是我君莫邪的嫂子,但你在攻击之中还是始终抱着她原来的身份不放你依然这样做了,我想问一句,在你们这些大儒的眼里,女人的名节和幸福是不是随意可以舍弃、践踏、利用的对象??是不是为了你们的目的,可以牺牲任何你们眼中可以牺牲的人?我想知道,你们大儒的道德,一直崇尚的正义和正气,究竟又是什么?”

    君莫邪漆冽

    梅高节高傲地仰着头,却丝毫不肯退让:“这种事情,实在是很平常我本不屑分辨不过君公子既然问到了,我就破例一说,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莫说她只是一个女子就算是王国公主,也一样要做好为国家牺牲的准备牺牲一个女人而换取天下的安定,这却是至为合算的事情无本万利为何不可?纵然她无辜又如何?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梅大人,您有没有觉得您这句话很无耻?”君莫邪冷笑:“若是你自己的女儿呢?若是你自己的老婆呢?你也会如此做吗?”

    “会这本就是应该的、天经地义的老夫没有什么舍不得为国捐躯,本就是她们的荣幸若管清寒是我的女儿,老夫会毫不吝惜的大义灭亲,甚至亲手处置之”梅高节高傲的昂着头,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有些献身的骄傲

    君莫邪气极反笑他终于明白,自己跟这些大儒们的思想,竟是这般的南辕北辙谈论这个问题,恐怕这个老夫子集跟自己争论一年还能振振有词

    “那我问你,在你这么做的时候可多少有感觉有一点点的内疚?”君莫邪压下翻腾的毛血

    “笑话这等事情本就天经地义那里需要有什么内疚?女人如衣服弃之又如何?”梅高节竟是异常鄙视的看着君莫邪:“我本以为你还算是个人物但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的儿女情长君莫邪,老夫临死之身告诫你一句:红颜岂应关大计,英雄最忌是多情莫要让老夫小瞧了你”

    “确实是我错因为你刚才的说词让我当真有了一种知己的错觉我实在是不应该与你说这种事情”君莫邪彻底败退,摇头,失笑一声:“我从不多情,但,我的人,纵然是国家,也休想碰一指头梅大人,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另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梅高节,你一肚子的大仁大义家国天下,但象你这样的人,却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男人的坚持所以你搞政治或许会成功,但你却永远不会成为男人说白了,在我眼中,你就是一投降派,包括你教出来的那些弟子没有进入朝堂的不说,凡是进入朝堂的,都是一些寡廉鲜耻之辈”

    “放屁”梅高节愤怒了起来一生桃李满天下,乃是梅高节最大的成就,最大的骄傲,眼看到自己的弟子遍布天下,桃李芬芳,乃是他今生最大的安慰君莫邪无论说他什么他都不会动容,一笑了之但此刻一提到这件事,却立即触了他的逆鳞,这个白萧萧的老头,顿时斗鸡一般激动了起来

    “我的弟子,有哪一个不是帝国栋梁?先后有十九名弟子成为帝国的封疆大吏,恩泽四海,造福一方均为帝国顶梁支柱,君莫邪你这样的纨绔子弟,有什么资格说我的弟子?那可都是响当当的帝国才俊”

    老头儿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得通红手指头也哆嗦了起来

    “坐下你老人家激动个屁你那些弟子,本少爷说是垃圾都高抬了他们垃圾往往还能有点回收利用的价值,他们连这点价值都没有”君莫邪冷笑一声,手掌一翻:“梅高节,睁大你的老眼,好好看看你的弟子恩泽四海,造福一方的政绩”

    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出现在他手中向梅高节扔了过去

    梅高节接过来一看,顿时一怔狐疑的看了君莫邪一眼,这才慢慢地看了下去

    上面,真的都是他的弟子们的“丰功伟绩”

    某年某月某日,某弟子以权欺压某富商,索取贿赔若干,某日,强纳人家女儿为小妾,逼死人家父母,”

    然后是这位弟子的违法乱纪的事迹林林总总,不下于几十起,件件桩桩都是有凭有据,人证物证俱在确凿无疑

    然后是另一个……

    每一件事情尽都是有明明白白的调查日期,调查人是谁,日期各不一样有些页面,纸张已经有些泛黄卷边

    这些证据,这些难以辩驳的如山铁证”若是按照这上面的事情来论刑,恐怕将这些家伙凌迟一百次都不够

    连续翻看了几页,梅高节终于手一抖,那小册子“啪嗒”一下掉到桌子上

    看看自己还是先皇赏赐的院子以及房中乏善可陈的简陋家具,几乎是一贫如洗的样子,再册子上学生们一个个如同天文数字的收受贿赔,随便一笔都是自己几年甚至几十年收入的总和筑曰甩姗旬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