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六十五章 一个也不放过!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一刻,梅高节突然老泪纵横,在君莫邪刀锋一般的目光鄙视之下老头儿突然感觉到一种无地自容

    这就是自己费尽心血调教出来的的意弟子,这就是自己为帝国培育出来的栋粱之才但,这样的作为与所谓的贪官污秽吏有什么分别?与国之蛀虫有什么异意?

    梅高羊怔怔不语

    “梅高节,这便是你多年心血苦心调教出来的得意弟子你以为的社稷栋梁;而这些充其量也不过就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而已你执掌文星院数十年,到底有教出了多少这样的弟子?梅高节,你一向站在道德的至高点,自觉不滞于浊世污秽,而今来指责我如何的为祸天香,但你何不睁大眼睛看清楚,究竟是谁,在为祸天香?”

    “你这涂世清流所做出的破坏,远远比我要大出几千倍,几万倍梅高节,试问你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指责我?纵然你指我造反,我也是需要兵力?敢问这些兵力从何而来?还不是你的弟子们官逼民反给逼出来的梅高节,若是我造反你便是我最大的同谋、最大的助力、最隐蔽的帮凶你认同我的说法吗?梅大智者”君莫邪呵呵一笑:“不说不知道原来我们竟是一路人,一家人,同一伙人乌鸦见老捣,谁他妈也别说自己很干净是也不是呢?”

    梅高节踉跄倒退两步,原本平和的面容早已荡然无存,脸色苍白犹如死灰一般

    “梅高节,梅大人,智者先生你老人家口口声声为帝国培养了数十年的栋梁,但你今日可看见你到底培养出来了什么货色吗?不外是万千的祸国蛀虫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你看看你住的地方,跟乞丐有什么两样?但你自己两袖清风,就能够抵消你所做的罪孽吗?不这根本就是祭竹难说我是为祸人间,遗祸无穷,那你老人家呢?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或者你老人家自己可以给自己一个工稳的说法”君莫邪言辞愈的尖锐

    直到此时,君大少的真正目的才终于露出端倪

    君莫邪此来的日的,就是要将这些伪君子们一网打尽但君莫邪的调查,始终也只是冰山一角文星院这五十多年来就算每年有两千名学生毕业,那么加起幕也有过十万人十万人就像一张庞大无比的巨网,盘根错节地盘踞在整个天香帝国

    这些人,绝对是一股极之庞大的势力,就算是其中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身居高位,也绝对可以造成莫大的损失

    君莫邪本不是什么好人这些人若是不冒犯到他,君莫邪也懒得管他们,最多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时候伸手,管管这些不平事也就算了

    但,此刻儒界率先群起而攻之却让君莫邪真个急了眼所以,君莫邪第一步,就是要先将这些人间渣滓彻底的清除

    有一万人拦路,那就杀一万有十万人阻道,那就杀十万对于这样的人,君莫邪是不会手软的,即便尽斩十万人,却又如何

    我是杀手,但我心中,自有彩虹万般我不求正义,但我只要公道

    不管是谁的”,公道

    人间不能给,法度不能给,我给

    这一切,也是邪君心中曾经的信念

    “梅大人”你为帝国造成的巨大损失,您计算过吗?你以为我之前唆使那所谓的三大才子当年辱骂你,是在侮辱你吗?我不过是在借他们的那张嘴试图骂醒你,使你迷途知返,可惜你却始终执迷不悟你这一句,那一句,句句都是口口声声为了天香国,那么我问你你如何面对你造成的这些罪孽,你又想不想赎清这些罪孽?”君莫邪的声音有些yin森

    我先让学生当街辱骂恩师,然后再让恩师亲口出卖学生你们还得感谢,感激我,膜拜我但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被揭穿了真面目之后,今后又如何在这人世间立足

    一君莫邪恶狠狠地如是想到

    “赎清罪孽吗?”梅高节浑浊的目光一亮,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这样的莫大罪孽,真的可以赎得清吗?”

    “不能,有些罪孽是没得挽回的,但却仍能就那些可以挽回的罪孽做出补救,我相信大人可以尽自己之能减少那些还可挽回的罪孽”君莫邪就像一个正在诱惑小红帽的老巫婆循循善诱的道

    “哈哈”君莫邪,我明白你此行的真意,你是想借老夫的手,来铲除我的学生,从而让在天香永这不能古足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此事因我怖,老夫纵然清白正气亦无,却尚有一颗丹心,既然遗祸人间,岂能不设法消除?纵然明知你是在利用我,我也心甘情愿”

    梅高节惨笑一声横眉道:“天可见怜,我这只迷途老马,终于醒转,也该为我之前所做的一切,给予交代惟儒家不可灭,纵然天香绝也势必将会有一番的气象老夫这次便作一个狠心的老师,却又如何?”

    说着,突然浑身颤抖,老泪纵横老人家想起自己手把手调教出的学生,从普通的少年到声名鹊起的一代才子,然后到走上仕途,成为封疆大吏,或者一县一地的父母官,付出的一生心血,自己的无尽期许竟然就这么全部化为了影自己苦心筹谋,创办了文星院乃是想要流芳再世,在史上匆下自己的名字,希图个青史留名但现在,确实是青史留名了,却是留下了遗臭万年的千古骂名

    难道自己真的作错了吗?

    “梅先生,你的出点没有错,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指责你的初衷但你却忽略了人xing的牟婪”

    君莫邪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干脆给他解开了这一个疑惑:“能力固然要有,但德行却加的重要一个无德的人能力越大他所能带来的灾难为祸就越多你们文星院天天自诩正义,却只是在嘴上说,成了口号,并没有从根本上在学院的心里形成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这样一来,所谓的正义,反而变成了你们攻击别人的利器即使做什么坏事,都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君莫邪轻笑一声,道:“须知就算是再罪大恶极的事情,想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却也未必就是不是什么难事对于你们这些饱读诗的才子来说,是随手拈来如此往复,便越来越是理直气壮长此以往,后果可想而知”

    “正人先正心,育人先育德”君莫邪道:“这才是教育的真意”

    “正人先正心,育人先育德”这两句话,像暮鼓晨钟一般在梅高节的脑海中炸响,突然间似乎明白了很多事情

    然后他转身入房,不多时,捧出一个厚厚的名册

    上面标注的颇为诈细,从文星院建立以来,第一期到现在,什么人什么时候走进仕途,什么时候任职,什么时候调离,过程,现在在做什么

    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原本是梅高节最大的骄傲、成就,也是他经常拿出来炫耀的东西但现在,却成了学生们的催命符

    “君莫邪,不管你到底是好是坏或者为正义,或者为私仇但是就凭你刚才所的说教育之真意老夫相信你了但请你将这些害群之马清除掉算是老夫欠你一份情来生来世,定当报答”

    梅高节脸色一正,突然厉声喝道:“但,你一定要查清楚,对我的学生真正为民做主的,你不得妄杀无辜否则,老夫纵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君莫邪哼了一声,说道:“我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与你们相比较来说,却要比你们要有良心得多若是当真误杀了什么好人,我一定会睡不安乐,若连觉也睡不安乐,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梅高节哈哈大笑,声音凄厉突然喃喃道:“好一个睡得安乐,好一个正人先正心,育人先育德老夫教出了数十万学生,却直到今天才真正明白所谓教育两字的真意,老夫只恨,在此之前,为何要将这句话置若罔闻?嗤之以鼻?哈哈哈,,我本欲流芳万古,却不料遗臭万年老夫恨甚恨甚”

    “借助仇人之手清理门户,如此滑稽的事情,天下唯有我梅高节哈哈哈

    他大笑两声,突然退后两步往前急冲君莫邪叹了口气,闪过一边

    砰地一声,梅高节苍老的头颅一头撞在了石桌上,顿时脑浆崩裂,死于非命白苍苍的老脸上,两眼睁而不闭,死死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依稀看到眼眸之中,竟然满是羞惭

    “梅高节,若是说你正,却又迂腐至不可救药若是说你昏庸,但你心中却也能明辨是非你该死,却又不该死但你得罪了我,不该死那也是该死”

    君莫邪拿着名册,心中无悲无喜只是淡淡地道:“好人,我不会滥杀,一个也不今,”而坏人也一样,却是一个都不会放过”如欲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