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六十八章 必死之战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谅卜第二章怀欠千牢,明天补全、“

    “哈哈哈,,好好好恩断义绝,一刀两断”萧行云大笑三声,目光闪烁,眼中杀机越来越盛,突然一挥手,大喝道:“来人,尽击杀了这几个叛逆,不留活口杀无赦”

    他身后的一圈白衣刮手轰的一声围了上来

    寒飞云在割袍断义之后,立即身躯后飘,一闪到了慕雪瞳身前,低声急促的道:“情势凶险,恐怕七剑之中另有内奸,我等凶多吉少你保护好小公主,瞅着机会,立即突围,银城虽然近在咫尺,实则却可望而不可及,索性全掉头,赶紧回到天香城寻找君无意,还有君莫邪现在,也唯有他们才能真正帮到我们我们会拼死为你阻住他们一段时间切记切记事关小公主和银城未来万不可有失”

    他又急又完这段话,四周围的银衣剑手已经围拢了过来,一个个脸色阴沉,目光凶残,对着这位以前朝夕相见的几大长老,毫不留情的出剑

    萧行云一声呼啸,五个白须老者率先仗剑而出,剑分双彩,蛟龙般怒射而来

    “神玄二品,双彩雪剑手”三长老寒飞云大吃一惊,脱口惊呼

    这却是银城之内的五个天赋殊异的高手这五个人,乃是在一场意外之中练功同时走火入魔,但五人却是心性坚韧之极,竟然另辟蹊径借助一种古怪邪门的玄功,生生在身体内再开出了一条运行玄功的经脉行功线路在他们成功的当天原本因为练功走火堵塞的严严实实的经脉,也突然恢复畅通无阻

    所以这五个人每个人虽然都只的神玄二品的功力,但每个人却都相当于双神玄层次的修为而且兼得一冷一热,寒暑交侵的奇能

    但在十五年前,为了弥补功法中的缺陷,五个人远赴大漠,从此一去便没有消息银城众人都以为这五个人已经惨遭不幸,埋骨黄沙,没想到此时却在这里意外出现

    “为什么?”三长老大吃一惊,迅后跃,日光惊异不定:“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你们不是在十五年前已经死在戈壁大漠了吗?

    五个人目无表情,丝毫不认识眼前这个说话的人是谁,长剑形成多彩的剑网,带着凛冽的杀机,轰然罩下

    银城七剑同时大吼一声,长剑交织成一片灿烂的剑网,悍然迎上为三长老留出安排事情的时间

    五长老白须飘扬,长剑如龙,飞刺萧行云这个自己一向崇敬的大哥剑光虽毒,眼中却有泪

    萧行云的目中却尽是残忍、刻毒的神色,突然长剑一引,剑芒暴涨、寒光四射,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

    萧行云这次带来的人数极多足足有近百人而且大多是地玄、天玄高级剑手,还有他自己和双彩雪剑手六位神玄大高手助阵,摆明了就是要致三长老这一行人于死地

    反观三长老这边为了尽赶回银城却是长途跋涉、少有休息合共也只有他和五长老两个神玄强者还堪一战,银城七剑所组成的剑阵威力虽然极为可观,若只面对之前的那五名神玄剑手也还可勉强支撑,但对方人数实在太多,瞬息之间便已经陷入了潮水般的人潮之中

    慕雪瞳手持长剑,一手拉着寒烟梦,全神贯注的见招拆招,努力的寻找着任何一丝的缝隙现在众人的性命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银城的安危

    只耍自己和寒烟梦能够冲出去银城就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萧家的阴谋就不能真正得逞

    眼下慕雪瞳自己也认为,自己乃是带着小公主逃走的最佳人选三长老突围带着小公主固然有把握,但自己却绝对阻不住对方的追击再说萧行云势必会紧盯着三长老,就算三长老侥幸乘隙突围,但有小公主的这个累赘,也是逃不远的

    所以,唯有牺牲功力最强的一人尽可能多的拖延时间由自己带着小公主尽逃命

    这个当口可不是客套的时候所以三长老一说,慕雪瞳立即心领神会

    寒烟梦眼看着周围这些生死搏斗的人群,心中却难过之极这里,随便一张面孔都是自己所熟悉的,这里,每个人在之前尽都拿着自己如珠似宝,在自己小时候抱过自己,也亲过自己,对小姑娘来说,这里的一个人都可说是她的亲人

    但现在,自己的两帮亲人却有一方叛变了,而且正与保护自己的人展开殊死搏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寒烟梦眼中有泪,迷离而下在她单纯的心里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她只知道,天变了”,

    那边,随着且战且走,三长老将心一横,闪身慢慢后撤,五长老和银城七剑逐渐接住了绝大部分战力,就在这

    刚品,二长老仓身突然暴射出来了剧烈的剑米“

    如黑沉沉的暗夜之中,太阳却突然升到了中天

    万道剑光,如银河倒泻这一剑三长老却是已经尽了全力

    尽命一搏,生死一搏

    慕雪瞳一声不吭,带着寒烟梦急前冲,冲着三长老剑光所指的方向,旋风般全突进

    萧行云顿觉不妙,大吼一声:“拦住他们,擒住那小贱婢”

    突然又向另一边大吼一声,道:“动手”这句话话声才落,场中情势骤然突变,银城七剑之中排在最后的一人突然剑光一转,刺向自己的几位手足

    相处了不知道多少耸的手足

    几声惨叫突出,银城七剑之中三个人瞪着不可置信的目光,胸口突突的冒着鲜血,缓缓转身,看着自己的小么弟目中满是伤心,愤怒还有迷惘,

    那人目中露出歉疚的神色,眼中神色复杂,低声道:“对不起我是萧家的人”

    三人眼中露出了然的神色,然后神色平静的摔到在地

    直至死亡的这一巍,脸上竟然依旧没有丝毫的怨恨

    武者,直到他们死去,他们还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兄弟

    三人的眼中最后一抹神色,乃是无尽的痛心,

    “啊”

    惊见场中形式锐变的三长老大吼一声,原本已经猜测到可能会出现这一变故的他,面对这一个预料中的变故仍旧难以负荷,口中鲜血狂喷白须上星星点点,突然长剑左一荡右一荡,两道浑圆的浩大剑光突射所过之处,好几人惊呼一声,身上鲜血迸溅,还有两人躲门不及被拦腰斩断

    三长老寒飞云大吼一声,身躯裹着剑光,带着慕雪瞳和寒烟梦,旋风般突了出去

    然后一出包围圈,寒飞云立即回身将慕雪瞳和寒烟梦挡在了自己身后,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须戟张,大吼一声:“谁敢上来与我生死一战”

    在他身后,慕雪瞳拖着寒烟梦连头也不回一溜青烟般逸向远方远远的传来寒烟梦一声娇嫩焦急的叫声:“三爷爷”

    但此刻的三长老已经听不具了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银城七剑的老虫,目光恨得如要活活生吃了他若是目光能伤人,那么,这个残害自己兄弟的小人已经被凌迟一万次

    “为什么?”三长老身躯有些颤抖,目中晶莹有泪,带着童心,他缓缓逼进一步:“为什么?万成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年你冻饿晕在雪山之下,老城主心慈将你带回银城,悉心栽培,让你成为贴身七剑之你为何要这么做?”

    这个将近一百岁的老者,这几天里竟然能够被刺激得连番落泪可见这连番的打击,是多么的剧烈纵然以三长老近百年的心神修养,也是承受不住

    在他的目光鄙视之下成光脸色有些苍白,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目光中歉疚,喃喃地道:“我”我也不想这么做,三哥,我

    其实我原是萧家的人我本名叫萧剑光当年的事乃是我

    “哈哈,寒飞云,你是不是一直在奇怪我是怎么得到的消息?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哈哈”这是我们萧家最重要的暗子之而我们萧家,可不只只是这一颗暗棋而已寒飞云,你们寒家,已经彻底完了让开道路,念在往日情分给你留一个全尸”

    “哈哈哈”萧行云你认为这可能吗?”三长老选的位置,正是一处山谷中最窄的地方,一人一剑横眉冷对显然已经是下定了必死的决心

    “杀尽快的杀必须要将那两个漏网之鱼抓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萧行云一挥手,脸上满是杀机

    刷刷几响,银城七剑中尚存的三人与五长老浑身浴血,穿空而落踉跄了一下,与三长老并肩而立目光决然,眼神冷漠

    他们再也没有看那个临阵倒戈的叛徒

    他已经不值得我们看

    人群蜂拥而上,三长老大吼一声:“拼死力阻不能让他们越雷池一步”四个人同时答应,目光决然,长剑如雪如银,灿烂的挥开漫天的血光

    今日注定已然无卓

    但,绝不轻言牺牲

    但凡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为小公主多争取一口气的时间

    多一分时间,就多一分希望

    为了银城的未来

    为了银城的明天

    双方旋风般卷在了一起”鲜血,在地上慢慢的染成点点梅花,然后逐渐汇集成一团,再慢慢的汇成小溪流,

    寒风呼啸雪花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