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三杀手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慕雪瞳一只手死死地挽着银城小公主寒烟梦,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在雪地上疾飞驰着他甚至不敢回头望一眼,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回头,就算只回头一瞬,度就难免会有所减慢,哪怕只是减慢眨眼的时间,也是有可能被追上的,那么三长老等一干人的牺牲全无意义的

    所以他只是一味闷着头,满怀悲愤的逃走,全力逃走

    远远的听着从身后传来山崩地裂一般的爆炸声音,那是神玄高手用尽自己的全力,甚至每一分潜能,竭力攻击敌人的时候才能出的射性的玄力爆炸慕雪瞳本身虽然只得天玄修为,但他乃是名家子弟银城又多有神玄高手,这等声势响动,他却是明白的

    随之,三长老凄厉的大笑声远远传来:“萧行云,这一下可过瘾了?哈哈哈

    萧行云狂怒的声音:“拼命?大伙全力出手,给我乱剑朵了他”

    接着便是一阵异常纷乱的兵器交击声音但距离过远,音量却已颇弱又有一声长长的惨嚎声响彻雪峰,然后便是三长老坚决的声音:“来,陪我一起上路哈哈哈”

    “毒”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一连串的惨叫惊呼,”

    慕雪瞳眼中泪水哗哗的流下

    他知道

    三长老寒飞云”拼却粉身碎骨,自爆了

    为了拖延时间,尽可能多的拖延,三长老最终连一个全尸也没给他自己留下……

    慕雪瞳带着寒烟梦飞身而起嗖嗖嗖连续穿过茂密的松林,接连在三个方向都留下了淡淡的脚印,然后深吸一口气,挥出全部功力,如同流星飞堕,直接飞掠八丈的空间,一停不停的带着寒烟梦坠入了前面的一片山崖之下,彻底消失不见,

    在此地故布疑阵才是脱身的最好办法

    只片刻之后,萧行云轻飘飘的却又快之极地赶到了这里,四下里仔细察看一番,暴怒的一挥手:“细细的搜雪地上有脚印,他们绝对逃不远分三路仔细搜索,如今只剩下了那幕小贼自己,不足为患,给我搜遍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掘地三尺也要将他们搜出来若是现,也不需留活口,杀无赦”

    君莫邪君大少爷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这一觉竟是一直睡到了次日日上中天感觉里当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过瘾困觉了

    可儿为他看着门,这小丫头可是相当的尽职尽责,任何人也不准进去打搅少爷睡觉

    直到午饭时间过后,却有下人传报说到是一个叫做百里落云的人求见君莫邪这才伸个懒腰,坐了起来,喃喃地道:“比我预计抵达的时间还早竟来早了三天”说着便站了起来,道:“我亲自出去看那小子”

    出来见到百里落云的时候这个百里世家的少年天才高手,正自满身的风尘仆仆,满脸的风霜疲惫,但眼神中却是异样的坚定、锋锐,身上也比原来多了几分酷戾的气质

    百里落云就那么站在那里浑身上下却不期然地散一种冷厉的森然气势,让君府守门的守卫感觉颇为不舒服,情不自禁的就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要知道君家是兵家,就算是守门的守卫也尽都是上过战场,动过刀枪的兵士,单单以气势就能憾动这些百战勇士的,其犀利程度可想而知

    见到君莫邪亲自来见,百里落云眼中闪过一丝意外,重重的抱拳:“公子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君莫邪淡淡的笑了笑:“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五十人,一个不少,已经尽数被我诛杀而且,除了留下那几句诗之外任何痕迹都不会有”百里落云淡淡的回复道,惟平淡的语气中却充满了无比的自信,和自傲

    “做得好辛苦了

    ”君莫邪拍拍他的肩膀,“我给你安排了地方,先好好休息休息其他事情等下再说”君莫邪皱了皱眉毛,百里落云的位置,还是没有摆正方才他的这种傲气自己居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这可是要不得的作为一个杀手”若是这么自傲,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公子,不知,我父亲他们”百里落云略有些迟疑的道

    “我刚才有说过,其他的事情等下再说你没有听到吗?”君莫邪脸色一沉,眼睛大含深意的看了看百里落云目光中,充满了权威

    百里落云突然明白了过来,脸色一青,恭身道:“落云遵命”

    君莫邪飒然一笑:“念在这是你为人子的孝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百里落云面色一端,恭声道:“多谢公子大量”

    “皇帝不差饿兵,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他们在三天前就已经到了天香城我已经令尊安置了住处算了,见不到你爹你始终心中不安,索性就带你过去随我来”君莫邪一步跨出门,带着他向后边绕过去

    百里落云是聪明人,只需要敲打一次就可以了无需多做什么言论也不必解释大家彼此心知肚明

    距离君家大宅不远处,一栋大宅院赫然在目

    “落云府”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高高悬挂阳光照射之下,金碧辉煌

    门口站着几名守卫,精神饱满,身材彪悍

    府中庭前,百里落云的父亲正惬意的坐在躺椅上,身上穿着华贵的玄兽皮袍,一脸的满足和幸福在他身后,有位俏丽的小侍女,正勤快的帮他捏着肩膀院子里,还有几名仆妇在勤劳的打扫

    百里落云惊喜地现,自己父亲的脸色二比二允好了许多非但面煮红润了许多外处都泛出才泽整个人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直如年轻了好几岁一般,甚至脸上的皱纹也少了很多

    “这里从今之后,便是你的家,百里落云的家”君莫邪微笑着轻声说蘸

    “我的家,”百里落云呆住了

    家自己原本也是有家的,但百里世家那个“家”却是充满了惨痛回忆那根本就是一个难以挣脱的牢笼根本就没有任何家的感觉

    怎么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却拥有了一个家,崭的家,完全属于自己和老父的家

    看着院中的荷草树木,百里落云突然觉得有一种异常温馨的感觉,虽然已经是寒冬十一月,整个人却觉得温暖了起来

    原本冰冷的心竟也温暖了起来

    君莫邪微微笑着,静静地退了出去,留给百里落云自己独自品尝这份,家的滋味

    这种感觉,君莫邪懂所以他不想打搅

    过了一会,百里落云一脸激动地冲了出来,看到君莫邪,突然身躯一正,脸色严肃,庄重的跪了下去

    君莫邪左手虚扶,一股潜力自生,生生托住了正欲下拜的百里落云,和声道:“这是干什么?你既然跟了我我自然要将一切为你安排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这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须如此,我要的是为我效力的膀臂,却不是磕头虫”硬生生将他拉了起来

    “或者对公子来说觉得应该但对我来说,却是天高地厚之恩”百里落云严肃的道,看着君莫邪的眼光,第一次除了对强者的敬畏之外多了几分尊敬

    “这却大可不必落云你也是明白人,有些话不必多说,你也明白我们索性一句话说到家,最开诚布公的说一句:若是你百里落云没用我是不会对你有这样付出的而你自己也要认清楚,你的价值,可不简简单单只是一个,宅子而已我们还要一起纵横天下我需要的乃你的能力记得我之前的那句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君莫邪慢慢的道

    他的话说得很缓慢,很直白甚至是很难听的

    但百里落云却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实话也听的话

    每个人都盼着天降鸿运在自己头上,但却没有想过,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那么多的好事会落在你头上?你什么本事都没有,什么事都做不到,那么,凭什么要求别人会对你付出

    这就跟有人会给当官的送礼而不是对一个老农民送礼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当官的能办事,一个老农却不行额,当然,若了老农如花似玉的女儿,那就另当别论了”,

    但明白是一回事,能够如此坦白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说出来但又做得到的,是另一回事了

    现在权贵人家那一家没有上百个甚至多的人才?若是每一人都配院子配侍女,出手这么大方估计是天下第一富也要赔死了,

    君家拥有那么多的高手俊彦为何单单对自己这样照顾?难道我百里落云就真的比那些老狐狸、甚至是天玄地玄的高手有用?这一点,连百里落云自己心里都是没自信的

    所以百里落云重重的点点头,并没有将自己心中的感动再表现出来而是坚定的道:“我明白”

    “嗯”不错看来你的玄功在这段时日以来又精进了一阶,上次见你,乃是玉玄巅峰现在却已经是地玄初级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迈进地玄中阶”这种进步的度,倒可真是神啊”君莫邪打量了他两眼,突然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却还是多亏了公子的那颗神丹我吃下之后几乎就是在瞬间突破了原本阻滞在玉玄颠峰的瓶颈,提升到了地玄境界,然后我一遍遍的运功吸收药力,等到吸收完毕的时候,连我自己也有些不大相信,只得一丹之力,竟能使我提升这么多,当真是神丹”

    百里落云刻下说起这件事,竟还是很有些激动的样子想起自己当时看到自己的身上冒出混蒙蒙的黄光的时候,兴奋的手脚乱颤的样子禁不住的脸红了一下

    公子的神丹,又岂止是增加十年功力而已?而是突破阶位的逆天神药啊君莫邪瞪了瞪眼张了张嘴有些无语当真是什么人什么命,之人都有服用十年丹,可谁也没这么恐怖的进境啊而这丫的居然只凭着一颗十年丹就这么进阶了,而且还是一进就进到了下一个瓶颈看来过不了多久,就是实打实地玄中阶了

    这也太快了

    当然,这种“惊人”的进步与君莫邪的一次七八级一次十几级的飞跃,还是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的,但君莫邪心中明白

    自己能够一跃十几级这样的进步,乃是因为自己身上有鸿钧塔这等逆天的终极作弊器而且自己的身体,处在随时随地的被灵气改造之中,而百里落云却什么都没有当真只是凭着天赋好但这样的天赋,也实在是太变态了啊

    这样的天赋,就算再多点投资也是值得的,若说这小子眼下唯一的不好,就是还是做不到令行禁止遵行无误,不过这规矩却是需要一点一点建立的

    水到则渠成

    “这是我给你的任务再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就负责这些练,将自己的身体全面的开”君莫邪递给百里落云几张纸,上面画满了人体姿势造型和口诀解说一个个姿势奇形怪状,几乎尽都是出了人体极限所能够适应的范畴

    百里落云只看了一眼,眼睛不集亮起来一般人看到可能会觉得这些姿势匪夷所思,根本不能够做引,二里落云作为代武学奇才,实在是拥有着极其强悍圳口讲能力他一眼就看出,这些动作之中蕴含着无尽的潜力

    这对于极端渴望提升自己实力的百里落云来说,不啻是最佳的礼物

    百里落云这一路的杀戮过来,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仗剑行千里生死在一心的快慰感觉但惟有实力一步步的强化,才能够长久地拥有这种快感

    所以百里落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应承了下来

    “这里是一份名单,上面的人名,你都要记清楚每刮练三天之后你就出去杀一个人”君莫邪目光中闪烁着残酷:“杀谁尽都由你自己选择做主这些人,尽都是我们的敌人不过,就眼下来说也还不急,慢慢的收拾就行,不需要太急燥,明白吗?”君莫邪缓缓地道

    百里落云凝重的点头,将纸张珍而重之的放进怀里

    “我希望你在三个月之后能够攀升到地玄巅峰”君莫邪负手转身而行,淡淡的抛下一句话:“届时我会帮你立即突破地玄,到达天玄初阶巍峰”甚至高的层次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百里落云浑身一震,眼中射出异常炙热的光芒

    君莫邪回到小院的时候,只听见隔壁的管清寒又在吹起了悠远的箫声,如泣如诉,依然有着沉重的压力,不堪重负的庞大压力”

    君莫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目光注视到了小院里那两个了疯一般的身影上正是当初咬出自己的手指骨也要写下血的两个残疾少年

    这两个少年尽都没有了舌头,其中一人是少了一条手臂而且还是右手没有了

    君莫邪去天南之前,曾交代给了他们一份练方法,但却将他们这种年纪所能够承受的练量提高了一倍这两个小子根骨并不是很好就算是尽心练武,也未必能有什么前途所以君莫邪想让他们知难而退

    但让君莫邪吃惊的是,这两个瘦得一阵风就能专倒的孩子,竟然坚持了下来而且自动将练量提升到了四倍

    若是说,残天噬魂两队是在用极限来练本身,这两个小小的孩子就是每天都是用自己的生命来练除非在练中死去,那么,每天四倍的记练任务,一点都不会落下只要感觉自己身上恢复了哪怕是一点点力量,就会立即再投入到练中去

    三月如一日

    君莫邪为他们埋下的木桩,竟已经被他们打断了好几次

    现在,君莫邪看着他们自己练自己,忍不住心中冒起一股凉气

    惊讶,这却是属于邪君的惊异,大少也是人,纵然有两世历练,纵然有鸿均塔这等作弊道具,但骨子里也还是个人,也是会对出自己意料的事情惊异

    这两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身躯异常单薄,但,他们对搏的时候,却像是两条狼在搏斗

    两条饿狠了的狼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往致命处招呼往往有一个被踢倒的时候,会在地上挣扎抽搐良久而另一个就在一边看着,目光冷酷,毫无半点波动,别说搀扶对方,没上去多踢两脚就是好的而那受伤倒地的那个只要稍稍缓解,便会立即跳起来再度搏斗然后两个人每天都被对方打的鼻青脸肿,甚至连咽喉、下阴、心口这些地方,居然也是这两个小家伙的招呼对象

    一点也不顾忌攻击这些地方是会真个打死人的,,

    他们知道,他们两个本应该互相帮助,但是现在,却还不是他们互相帮助的时候现在是生死搏命的时候,若是撑不过现在的练,那么将来出去也会死在别人手里既然那样倒不如现在就死在自己兄弟手里算了,,

    两人的练,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这两个,孩子若是与百里落云相比的话,除了资质相差太远之外,就连杀气也是差不了多少,尤其是那种残酷的心性,是突出

    三个人,都是君莫邪所认定的杀手性格三大杀手

    君老爷子曾经来看过一次之后回到自己的房中的时候,那股子惊悚还没有平息下和,

    用老爷子的话说就是:这两个小子,根本就不是人征战一生戎马住匆的老帅,竟然也能被震惊到这种地步,可见这两个小家伙练之狠了,,

    君莫邪临走的时候,自己的小院却还是干干净净的而且经过了上次天地灵气的猛压之后,地面却已经蜕变得坚逾精钢但这次回来却现地面上已经又有了无数的坑坑洼洼,虽然变化的幅度并不大,但毕竟是被破坏了

    而这些破坏,很明显就是这两个小家伙用自己的身体搞出来的

    这种用大铁锤砸都不一定有痕迹的坚硬地面,却被两个小家伙在三个月的练中,搞成了这副样子可见他们对自己练的苛求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君莫邪叹了口气拍拍手,道:“你们两个过来”

    两个少年来到近前的时候君莫邪赫然现这俩小子个头却是长高了些,而且身上的肌肉也尽都已经**的眼神中的对自己生命的淡漠,让君莫邪多了些吃惊的意思

    两人同时跪了下去,扣头为礼,这却是他们见大少的一贯礼仪大少也曾经告诫他们不许如此可这两人却是我行我素不肯稍改,大少也知这两人的倔强个性,索性就听之任之了

    “起来,我看看你们的身体,究竟锻练到什么程度了”君莫邪分别伸出一只手,神识灵力探出,霎时间在两人的经脉中转了一遍轻轻叹了口气

    两:二丁练功固然是亦苦到了极点泣人任谁也难以否认而驯糊小间里不管是身体强度还是身体协调性都有了巨大的进步

    但两人的先天限制却还是在的

    他们两人的资质与百里落云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天差地别,判若云泥

    君莫邪感觉到自己有必要再次炼药了

    大少从怀中掏出两颗十年丹道:“服下去然后按照玄气运行练丁”

    以他们两个的资质和那只得三个月筑下的底子,贸然用这十年丹肯定会遭受到异常巨大的痛苦甚至,会比一般人服用还要痛苦十倍以上但刚才君莫邪看过他们练之后,就已经知道,这两个小子,就是天生的狠人

    别人或者会熬不过去,但这两个小家伙却是绝对不在话下

    果然,两人服下之后,在极短的时间之后就起了反应,他们开始修炼玄气才不过三个,月也就是玄气两三品的地步,充其量也就是大少初初穿越那时候的功力,而这十年丹,却是银玄高手吃掉都会难受好久的逆天级丹药

    但如果他们若能凭己身毅力硬撑过去,经脉却会扩张到一个夸张的地步承受得越多,得到的也就越多就像神玄高手吃不吃这颗十年丹,根本无关紧要不会太多反应,就能把十年功力吸收,但那只是单纯的得到十年的精纯玄力而已

    但以这两个孩子的细弱经脉若是当真撑过来了”却等于是拥有了一个,异常强悍的起步纵然资质较差,也是可以弥补

    在君莫邪的注视之下,两个人浑身的肌肉都痛苦的膨胀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两人却仍能硬挺着没有出半声呻吟,只是一味的、默默地承受,与这种就算是几十岁的成年人也难以忍受十分之一的巨大痛苦搏斗

    汗如雨下

    君莫邪看着他们单薄的身子,在看到那不断颤抖的断臂的时候,君莫邪突然在心中想起来了一套刀法:左手刀独臂刀法

    刀刀凌厉,招招夺命这套刀法却是来自于前世的一位武林前辈,那位前辈原本也以刀法著称,实力堪称纵横天下,可惜后来被仇人伏击,将他使刀的右手活活砍了下来,却又刻意不杀死他因为他的右手已失,一身精湛刀法等于不废自废,再也难以动手,他的仇家就是打算让他成了一个废人,饷羞天下

    但那位前辈却不气馁,痛定思痛之下,以无上的毅力,花费了十年时间自创了一套极其精妙的左手刀法待得刀法大成之后,他重出江湖,将自己的仇人刀刀诛绝

    他以往在全盛时期还不是仇人的对手,但这套独臂刀一出,仇人竟然没有多少还手的能力由此可见这套刀法的霸道程度

    但这套刀法的修炼过程却是凶险之极,招招倒行逆施、刀刀匪夷所思,一不小心就随时有可能砍到自己身上因为每一刀都是从对手最难以预料的方位砍出来让敌人防不胜防之余,但修炼的过程中却也就加大了自身修炼的难度

    但现在这套独臂刀法,却无疑已经是这个残疾少年的唯一希望

    至于另一个手足健全的,君莫邪也同样打算别出心裁传授他一套异常诡异的剑法,这样一来两人一旦刀剑合璧,势必能挥出极其恐怖的威力

    两个小家伙的痛苦,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到了后来两人只是在地上一动一动的抽搐,连汗水都没有了,紧咬的牙齿,牙根处也有鲜血流淌

    浑身的血管,每一条都清晰的鼓在了皮肤表面

    到了后来,这种剧痛终于结束的时候,两个人竟然都还是死死的咬着牙,竟然肌肉痉李到了张不开嘴的地步,

    君莫邪庞大、精纯的灵气澎湃涌入,替他们疏松了一下,两人这才终于张开了嘴,相互看看,眼神中痛的血丝密布但却还是满眼的对对方的不服气

    “这是一套刀法君莫邪随手抓出一柄单刀,左手握刀,凌空展开一个刀花,道:“你好好看着”

    那只剩下左臂的孩子顿时一脸的热切,聚精会神的看着君莫邪每一个动作眼睛瞪得大大的,连眨眼也不敢了惟恐错失了任何一招

    君莫邪如是缓慢地练了一遍,脚下暗运玄功,将坚硬的地上踩出了一个个浅浅脚印然后踏着那些脚印,又练了两遍,问道:“明白了吗?

    残臂孩子点点头,他俩的资质实在有限只施展了一遍的刀法他自然是没明白的,甚至连刀招也记住不多

    但君莫邪的用意他很明白:让他踏着地上的脚印练刀

    稍后,大少又给另一个孩子传授了一套剑法,然后嘱咐二人好好地练正在这时候,突然守卫来报:“独孤世家派人送来请柬,有请三少爷今日到独孤世家赴宴,”

    君莫邪大大的一怔,啥?赴宴这又是那出呢?

    这些天里由于忙于聚会,实在是太忙前日喝醉了没来得及码字竟然断了,好歹昨天和今天将保底补了回来虽然没有了全勤,但我心中也颇为安慰毕竟断之后在第二天就补了五千六第三天接着补一千五呵呵,自我感觉,对于出门在外的我来说,天天聚会中能够码出这些字,说句自恋的话:我真是太厉害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