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七十二章 夜孤寒的顿悟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那不就得了?”君莫邪恶狠狠的瞪着他:“别以为你小子中饱私囊我就不知道,这次只是个小小教一瓶一百颗,拍卖价基本是一百万两银子一颗,你整整用了五十颗翻一倍就是一整瓶的量你得给老子乖乖地吐出一亿两银子来”

    “噗通一声,唐源仰天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君莫邪毫不理会,道:“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爬起来,我就立即再翻一番只要你有银子上缴,晕都久都没关系”

    这次,君莫邪还未来得及数数唐源就无比灵活的跳了起来“不用您那么麻烦的数数了,我认了还不成吗?三少,你可真狠啊,张嘴就要一亿我一共也就只有不到三亿”呲牙裂嘴无比愤恨的说到这里,唐源突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

    “啥?三亿?**,唐源你可真是牛气啊,你到是吃的真饱啊我干你大爷你居然私自贪墨了三个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将你贪污这三亿给我全吐出来第二,晚上陪我到独孤世家去”君莫邪恶狠狠地如欲**

    若是按照这家伙的股份来看他占有两成,贵族堂有九万万两银子那么唐源就有一亿八千万,君莫邪没想到这胖子居然偷偷摸摸的弄了整三亿的身家,放眼整个天香帝国,也未必能有几人有如此恐怖身家”这么肥的肥猪rou要是不录削一点出来,心里可是异常地不舒服的,,

    “那还不容易选?咱们一世人两兄弟,自然是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就算是龙潭虎穴,兄弟我也是义不容辞不就是一个独孤世家吗?我去恩、啊?独孤世家

    唐源慷慨激昂的拍着胸脯,急急忙忙的承诺话说完才明白自己说的是独孤世家,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哆嗦,苦起了脸:“三少啊,不是兄弟不仗义,实在我晚上真有点事,一定得处理

    “真有事?我相信可以便宜行事的也相信你一定会陪我的啊君莫邪呵呵笑道

    “真有事,真不能耽榈的”胖子见大少笑了,还以为事情有转机

    “你既然有事,我也不强人所难了,承惠三亿”君莫邪伸出三个手指头

    “大哥,我那事都是事,嘿嘿太微不足道了”陪您去独孤家才是正事,我能说不去吗我去还不行吗”老子就把这一身肥rou都卖给独孤世家了,难道还真能把我吃了不成吗”唐源一脸慷慨赴义的悲壮

    “这还差不多瞧你说话一惊一乍的,我险些认为你真有事呢君莫邪拍拍手,笑道:“既然如此,那一亿两的银子”唐源顿时精神一振,若是陪着君莫邪去一次独孤世家,连这一亿两也免了”该有多好

    那么就算是在独孤家被虐一顿,也值了,,

    他满怀期待的看着君莫邪,只听的君大少说道:“那就明天再还好了,我想独孤世家也未必能把你这一身肥rou都吃了”唐源“咕咚”一声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眼看看时间还早,君莫邪便将唐源安排在了自己的小院等候,让他陪着夜孤寒去聊天去,然后自己就溜了

    因为跟夜孤寒聊天实在是一件很苦很苦的差事因为这家伙从来都是自说自话,根本就不理会任何人而他一说起兴头,没有听众居然还不行”是要火的,他老人家现如今是个玄功全废的残废,要说论打,就是胖子也未必打得过,可是您能真忍心对一个残废动手吗?不忍心动手,就得听着

    所以,君莫邪今日将唐源推了上去,唐胖子初时可是很兴奋地,那夜孤寒可是京城少年中流传甚久的一个多情的梦

    夜孤寒的执着,夜孤寒的深情,夜孤寒的传奇”

    但唐源过了没有五分钟就后悔了,,

    夜孤寒分明就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一遍遍的诉说,从头到尾的说词根本都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听他只是负责说”但对面的胖子若是离开的话,夜孤寒就会不高兴,瞪起了眼破口大骂,别看人家残废了,骂起人来还很是中气十足地

    唐源彻底的欲哭无泪了”老子可是付出了一万万两白花花的白银然后还答应三少陪他去闯独孤世家这个京城所有人的噩梦,居然换来了一个陪着一个感情疯子聊天的待遇,没天理啊,,

    终于,外面偶然传来的“嗖嗖”刀风剑风引起了夜孤寒的注意,夜孤寒站了起来,凑在窗前一看,然后他就眼睛移不开了,接着干脆直接飞地走了出

    外面,有两个小孩子正在那里练武一个练刀,一个练剑动作大是青涩,毫不纯熟,一看就是刚刚开始学武不久的

    而真正吸引住夜孤寒自光的,却是那个用刀的小孩子

    那小孩子用得是左手刀

    而且是最单纯最纯粹的独臂刀法因为有好几刀,尽都是沿着右臂的方位削上来的若是有右臂存在的话,却必然会被自己这一刀斩落

    夜孤寒乃是武学大行家,自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套刀法,定然是一位独臂强者创造出来的否则的话世界上绝不会有人能够创出这等伤残自己的刀法

    但自己同样也是右臂被斩落,同样是一个只得左臂能活动的残疾自从右手没有了之后,夜孤寒就知道自己完了,自己一生以剑为伴,失去持剑的右手,一身精湛剑术不废自废,再者自己虽然在那场剧变之后侥幸活了过来但ti内的经脉郁结,乱作一团,天玄功力也是再也提不起来了,一连串的打击令到夜孤寒也逐渐的绝望了起来

    但这一次,夜孤寒却突然间现了的希望别人能够创出这套左臂刀,想必也是在受伤之后才想到的,我为什么不能因此而另创出一套适合我自己的左手剑法呢?如此一来,若能完美契合剑走偏锋的奥意,岂非具威力?

    夜孤寒就那么看着那倔强的少年在不断的练刀,在不断地挥刀,一遍又一遍,,

    竟是看得痴了,,

    那练刀少年练来练去,却似是始终不得要领,正在苦恼间,却听见一人道:“这一招,应该这样”接着就有一只手将自己的刀接了过去,顺手使出了之前的那一招

    与自己所练的,简直不知道高明熟练到了那里去

    而且,这个人用的也是左手

    回头一看那人正是夜孤寒

    夜孤寒的脸上散着异常狂热的光彩,看着自己手中的刀,两眼逐渐的红了起来,半晌,他静静地将这柄刀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低声道:“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我还是有用我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站得笔直

    曾经的骄傲和绝杀千里风云的干云豪气,又再度回到了他的身上

    君莫邪到来的时候,管清寒明显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

    “这几日还好吗?君莫邪笑了笑,在她的身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还好了”管清寒轻轻地笑了笑

    “其实有些事情,在我们没有面对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将他想得过分的可怕但真正到了自己头上,真正的与它针锋相对的时候,我们会现,它未必就很可怕,其实世间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一切的一切,尽都如同狗屁一样的虚妄当你不再畏惧的时候,反而会加的容易”君莫邪深思着,道:“这次也不例外,明白吗?”

    “是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从来也不敢如此的奢望,这次的事件竟会以这样的一种情况过去

    管清寒轻轻颌,凄婉的一笑,道:“我原本以为,这一关是万万过不去的了,至少我是过不去的”

    “不,这次事情还不算全过去了”君莫邪一笑:“因为,你还没过完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那一关现在,三叔正在筹备着收女儿的盛大典礼三叔耳是要正式将这件事情公告天下事后,因为,管清寒将是君家的女儿,再不是长孙媳,若是还有人用这件事情来唧唧歪歪那就是君家的不解死敌既然是君家的死敌,那就要接受被无情剿灭的命运”

    “义父真是用心良苦”管清寒感动的叹息了一声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君莫邪,:“倒是你”做事太有些欠考虑了”

    “此话从何说起?”君莫邪愣了一愣

    “听说,梅高节和孔令扬被人杀了,是你做的吗?”管清寒有些责怪的看着他:“这两位老先生为人或者有些迂腐,但个xing却是极为正直的人,而且文采斐然,脾气耿直,一生尽心为国,将这样的好人杀死,却是过分了”

    “呵呵,你始终还是不懂有些时候,尤其是那些好人却在做坏事的时候,不管他是本着什么目的什么初衷,他所造成的影响却尽都是巨大的这样的腐儒,人品越好为祸却是越大他们甚至直接间接地会阻碍整个人类的进步”我说这个,你不懂的”君莫邪长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想起来自己的深切眷恋着的祖国

    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