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七十三章 做客独孤世家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华夏古国的四大明何等璀璨百家争鸣何等兴盛秦皇汉武何等霸道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是几乎征服了整个世界

    但往后的日子,腐儒们的自高自大天朝上邦的狭隘思想,直接导致了闭关锁国,外敌在一日千里的进步自己却只知一味的固步自封,让别人拿着自己明的东西再加工强化之后反而来攻打自己”终于吃了大亏也导致了直到现在,无论是军事还是经济都处在落后的地步都在苦苦的追赶人家,而不是领先于国际

    这种种因果,那些饱学大儒们,绝对功不可没

    这些人是坏人吗?不是他们一个个方正自持,xing情古板而高傲人品一个赛一个的没得说,他们可说尽都是纯正的好人但他们却直接就是国家落后的罪魁祸

    每当想起那段充满悲哀、无奈的历史,君莫邪就有些叹息

    好人为祸世间,竟然远远比坏人还要大

    这是什么道理?若是这样说出来,只怕绝大多数人尽都会膛目结舌无法置信,

    但,这却是一段时间中的事实

    无可抹杀、无法磨灭的事实

    正如梅高节孔令扬,他们是好人吗?是这一点没有人能够否认,大少也不会否认但,却因为这两个好人做的事,因为他们自以为的流芳千古的事,却让天香国最少是数百万数千万的人众深受其害

    功与过,又该以何等标准来评定呢?

    君莫邪竟是有些怅然,喃喃地道:“或者就是唯有立场变异而已实际上,每一个人所做的事在他自己看来,都是万二分正确的谁又能想得这么周全呢?若当真想要面面俱到,唯有什么都不做才可得但什么都不做的人,却只是庸人”

    “所以我们恪守本心就好”君莫邪沉重地道:“不必去多想那些没用的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扰我们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行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过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管清寒轻轻叹了其气君莫邪说的话似是似非,似乎有道理,似乎又充满了离经叛道,总之,自己只听懂了一半不到

    “这些先不谈了,今日里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管清寒强打精神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只是方才听见你在吹箫;就想过来看看你,不过方才到过一次爷爷的房之后,却让我心中有了一些困惑”君莫邪简略的说了一下君家的情报网最后又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总体而言,却与皇室是相对立的若是某些猜测属实的话,恐怕,还不免要生死相搏的届时,这些人手势必将会成为一项巨大的隐患我却是在头痛,情报网如何能够如此的错综复杂”

    “原来如此”管清寒皱着秀眉想了一会道:“若是君家与皇家站到对立面,那么,原本隶属于君家的这些人手,皇家会怎么处理?他们会很信任这些人吗?我想是不会的他们只能将这些人杀掉宁杀错无放过以当今皇上的多疑猜忌程度,是如此”

    “不错姐姐这话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君莫邪只觉得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我是当局者迷了皇家是不会允许他们存在的我心中猜忌,其实他们是猜忌我终于想通了,这可轻松了许多哈哈,,真是多亏了娘子啊”

    管清寒顿时满脸通红,听这家伙前半句还是很正经,也想通了这个,问题,正在替他高兴,没想到这家伙接着就来了最后一句

    “谁”谁是你娘子,你不要胡说”管清寒羞愤怒斥顿时觉得无地自容,浑身都感觉有些烫了”,

    “额,我我是我娘子”行了?哈哈哈,”君莫邪大笑着遁走,只留下管清寒自己气愤的跺脚良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脸上却还是绯红一片,,

    红日西沉,君莫邪拎着礼盒,携唐胖子一起,带着几名护卫,一路前呼后拥,向着独孤世家的方向而去

    唐大少坐着软兜,一路晃晃悠悠的跟着君莫邪

    软兜本来是夏天才使用的出行物品,在这等大冬天的坐着软兜的,不要说是天香城,纵观整个大陆貌似也只有唐大少爷一个人而已,

    不过唐源也没法,他的体型日益庞大,家里原本的轿子造已经不能用了,的还没赶出来,这丫上次坐着轿子出去,走不了一半路,突然扑通一声从下面掉了出来,直接摔了个七荤八素,却是轿子底盘实在无法承受他恐怖的体重,不堪重负之下”,

    君莫邪越来越感觉到给胖子减肥真的有些刻不容缓了依照他的度这样胖下去,”恐怕这丫的非得活活胖死不可

    如果说原本的胖还有些正常,但现在的胖已经是肥胖症,甚至是肥胖症的中后期了,,

    这可不得了,动辄将有xing命之虞旧一其钧塔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减肥丹药一技点可是兜联存师很无奈难道非要用刀子将胖子身上的肥rou和膘油全部削出来不成?

    一路到了独孤世家门前四位轿夫已经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

    等唐大少终于从轿子上艰难的挪下来,四位轿夫齐齐均有一种随时要虚脱的感觉

    给别人抬轿子是赚钱也就是付出一点辛苦但给这位爷抬轿子”简直是要命啊一时间四位轿夫都有一种辞职的冲动

    这胖子的体重增长度也太恐怖了前些天还三百多斤,虽然比一般人要重不少,四个人却还能接受毕竟胖子开的工资不低,是其他同行的三倍,四人虽然累点,但走到哪里都能收到同行们羡慕的眼光

    但是现在,体重又增加了差不多原来的一半,四位轿夫感觉就是抬着一头野牛,也要比抬着唐大少要轻松了,因为纵然是一个野牛的体重貌似也不如唐大少,

    同行们看着自己已经不是羡慕而是像是在看戏了,

    不出君莫邪所糕,独孤世家果然是一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门口居然无人迎接

    递出请柬,然后等了好久,才有一个守卫气喘嘘嘘地跑来说道:“老大人有请君少爷进去”

    君莫邪“哦,了一声,道:“怎地没人出来迎接我?”

    守卫不由的翻了翻眼睛,心想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盼着有人出来迎接?只好道:“老大人说了公子并非是外人,那里还需要那般的繁文缛节,假模假式的迎接呢”

    君莫邪点了点头,道:“灰常滴好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就真不见外,我那边也有事,大家自弓人,老爷子那边肯定理解,我就改日再来拜访了”

    大少就像听到一句,老爷不在家,少爷您改日再来,一般,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要不是你们主动下请束请我,当我愿意来啊,如今来了居然这般待遇本少爷那里是这么好欺负的?

    反正是你们着急,我可不急

    谁怕谁呀”惹急了老子,将你孙女娶回去,一天打八遍

    他这转身一走,守卫们顿时傻了眼

    也不是没见过拽的,但还真没见过在独孤世家还敢这么拽的

    唐源的轿夫们也差点哭了:小祖宗您让我们喘口气行不?可怜我们刚刚抬了那么远,

    一转眼,君莫邪已经走出了好几步,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不打算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从独孤家大门里飞也似地赶了出来:“君三少请留步”却是独孤冲

    “三少,里边一家子人尽都在等你呢,你咋就走了?来都来了,再急也不差一顿饭的功夫”独孤冲黑着脸却装出来一副亲亲热热的表情,几步跑上去,一把抓住了君莫邪的手:“来来来,跟我回去”

    随即转头呵斥道:“我不是说了我马上出来迎接的?什么叫不用迎接?你这门卫是怎么当得,怎地胡说八道?君三少这等尊贵的客人,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得罪的吗?一会下去自领二十鞭子小惩大戒”

    守卫委屈万分的闭上嘴,垂下了头

    君莫邪却几乎就要笑翻了,这独孤冲倒是真有趣,才一开口就把他自己给卖了,居然还有面目振振有词的做戏这份本事倒真是不无怪乎人皆传,独孤世家从老到尽是滚刀rou,果然是传言不虚……

    先说自己说了马上就出来迎接接着又说守卫说的“不用迎接”这岂不就是摆明了守卫说话的时候他就在一边听着?如此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还打的得意洋洋的”君莫邪还真没见过,

    “呵呵,下人不懂分寸,三少莫怪请,请进”独孤冲自觉已经圆起了大话,很是有些佩服自己的急智一转眼却看到了一堆rou山:“额,还有唐大少,唐大少真是越来越,威武了,愚兄可是羡慕不已呀”

    唐源哼了一声,皮笑rou不动的道:“难愕我唐源也有令独孤大少羡慕的一天,真是荣幸之至啊”独孤冲听他竟这般的yin阳怪气,不禁大怒

    当初的唐源大是不争气,未必就比前莫邪高,若是见到独孤世家的那七个如狼似虎的汉子,当真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但现在身价过亿自信心也是为之膨胀的胖子见到独孤冲,居然也敢刁侃了起来

    憋着一脸黑线,独孤冲在前面带路心中却是在想着,该如何让这胖子在今天出个大丑?还有这君莫邪,实在是太看不顺眼了,瞧他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妹妹怎么能看上这种人?就这德行也想当咱妹夫?

    家门不幸啊

    独孤冲很有些想抬起黑猩猩一般的大黑脸盘,来个仰天长叹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