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七十四章 什么是宝塔镇?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才一进到大堂,君莫邪竟突然有一种杨子荣进了威虎山的微妙感觉

    正当面的主座之上,独孤纵横披着一张虎皮大氅,雄踞在上面,身子微微俯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如鹰隼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座山雕,只要形稍做调整,完全都不用再化装

    独孤无敌大将军瞪着一双牛眼,手按剑柄,气势汹汹,在独孤老爷子座前巍峨而立,一脸审查jian细的严肃神情虽然脸上没有麻子,但那神情就是活脱脱一个八大金刚的座一大麻子

    两侧,七条彪形大汉一个个虎背熊腰,一字排开,一个个都是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正是八大金网在座这场面也太那个逼真一点了,太山寨了,就不怕被告侵权,,

    若是独孤纵横在此时凑xing来上一句:“天王盖地虎?那么君莫邪立即就会条件反射的来一句:宝塔镇河妖至于以后的那什么么哈么哈正晌午说话谁也没有家脸怎么红了怎么又黄了等等”那是熟极而流了

    不过呢,就算再山寨也好,肯定是不可能整出一句“天王盖地虎”地

    而且直接就是半晌无人说话气氛竟是沉抑之极,满大厅所有的目光都凝重且凶恶地注视在大少君莫邪的脸上,他身后的唐大尖唐源唐胖子已经是两股战战,唇青面白很有些不能支撑的意思

    良久,独孤纵横大吼一声:“呔君莫邪?”

    还沉浸在缅怀英俊潇洒、足智多谋的杨子荣大大的君大少爷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翻右衣襟,条件反舟的脱口而出:“宝塔镇”额,独孤老大人安好

    “宝塔镇?这是什么地方?”独孤家从老到少九条彪形大汉同时一头雾水:“兀那君小子,你在我独孤家说什么宝塔镇,你小子到底在说什么玩意?

    “额,那个宝塔镇,说的是啊”君莫邪眼珠一阵乱转:就是说的是才一进入这大厅,我呢,就清晰地感受到了您老人家那恢弘如山的庞大气势,就如同一座一边说一边来回走,终于找了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那位置,正好与独孤无敌面对面

    独孤无敌鼻子直接气歪了,谁要再敢说我们独孤家的老的小的是滚刀rou我就跟谁急,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滚刀rou大宗师

    我们爷俩在这运了半天气,这家伙却咋地没咋地不但大刺刺地坐下了,还居然堂而皇之、大言不惭的说“天天坚持不懈的做好事?说这话也不嫌脸红,这种话说我老人家还差不多,,

    “那个让你坐下的?给老子站起来”独孤大将军怒了,我这未来的老丈人还没让你坐呢,你就大模大样的坐的四平八稳了,还反了天呢

    “哦咳咳咳,,我来这一路就一直在琢磨,老爷子这次叫我来能是什么事情捏?后来想了想,我终于想起来了”嗯,估计是独孤世家这段时间了财,准备把前几个月欠我的那笔小钱还给我了?

    君莫邪啪唧一下翘起了二郎腿:“于是我就巴巴的来了,唉,现在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再说时间也确尖不短了,这帐也实在不该再拖了,马上就是年关了正是收账的好时候啊其实一共也没多少钱不就九千来万两,还不够一万万两呢

    说着,君莫邪啪的打了个响指指指厅门边的侍女:“那边的那位咐”麻烦你端杯茶卜来,恩,口误,是两杯才对还有我这位兄弟呢,瞧瞧,天气实在太热了,都流汗了”可得赶紧补充水分啊,”

    侍女没来由的想笑,急忙忍住

    这叫什么说法,天气热?这马上就进腊月了,,

    再说,您这什么眼神,您这位胖兄弟明明是吓的,我都看出来了”

    一听君莫邪话锋一转,急转直下,突然就来个逼债,独孤无敌大将军傻了眼小钱?足足九千万两银子还是小钱,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环顾整个天香帝国,有几人能拿出这笔小钱?

    不过独孤大将军也看出来了这小子摆明这就是在这威胁:你要是再这么横鼻子竖眼地对待我,那么,就先把九千万银子还了我再说话,咱可有个不可磨灭的身份一债主,而且是随时能把独孤世家叫破产的大债主

    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独孤无敌终于大吼一声:“来人啊,上茶上好茶给唐大少搬把椅子来”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要最大号的抗坐的来”

    这句话一出,独孤冲兄弟几人均是脸色怪异,直有些克制不住想笑的意思

    “嗯,那胖子;今日老夫下柬宴请君家三少君莫邪,你小子为何而来?独孤纵横似乎这时才看到唐源,瞪着眼睛就来了一句言下之意自然是:我又没请你,你来干什么?

    君莫邪不得不赞一声,这老货说话还真是够直接,就差没直接下逐客令了

    唐源暗道,你寻思我想来你这啊,要不是三少用银子胁迫我我才懒得来呢,不过独孤老爷子问下而大少才刚刚拿下一个彩头,这当口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怂,当下一挺肚子虽然心里多少还有些害怕,却已经稳定了心神,硬着头皮道:“晚辈与三少相交莫逆,多日不见,今日偶有相聚,三少又蒙老大人宠召,晚辈不才,唯恐三少路上寂寞,也只好顺路前来拜访老大人,向老大人问好”

    胖子确实够朋友,话说得也硬气,他只字不提乃是君莫邪强拉着自己来的,他也看得出来独孤家找君莫邪恐怕有什么事,若是自己说出来什么不合适的话,恐怕会对君莫邪造成不利,索xing便由自己扛了下来

    “原来如此,够义气独孤纵横点点头,道:“就凭你这句话坐”

    唐源谢了一声,自行坐在了刚刚搬过来的大号椅子上这时最初的紧张已经全然没有了

    那椅子的质量还真不错居然顶的住,只是咯吱了两声独孤纵横老爷子瞪着眼睛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君莫邪与唐源一番良久,才叹了一口气,渭道:“名满京城的两大纨绔,竟然是两个纯爷们倒真是让我意想不到”

    说着,看了看自己家的七个孙子,见一个个碰到自己的目光就畏畏尾,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由得大失所望

    能够让独孤纵横称赞一声“纯爷们”对君莫邪与唐源的评价可谓是相当的不低,因为他自己的七个亲孙子还没得到这赞誉呢

    要知道今日的会见,一切尽是刻意布置老爷子故意弄出来了这么一份庄严肃穆的气氛,再配合上一屋子尽都是百战之将帅的凛凛气势,若是一般人到来,恐怕早已被这股子沉抑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也就是现在的胖子,若是换成四个月前的唐源,估计都能吓尿他

    但君莫邪来到之后非但神色自如,是嬉笑怒骂,挥洒如常,这份心xing定力可不是一个普通纨绔大少能够拥有的而唐源虽然一开始多少有些拘束,但也慢慢的放了开来虽然不可否认有君莫邪的影响在里面,但唐源能够在这种气氛中恢复正常,就已经算是相当的有本事

    不过,老爷子若是因此就认为自己的孙儿不如他们二人,那就多少有些武断他自己的这些个孙子甚至连独孤无敌大将军在内,这长年累月地被他已经教的怕了,一见到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地,哪里还能舒得开身?

    但若是这帮子滚刀rou到了别的家里去,只要没这位老爷子跟着,那可也是半点也不怯场的,想当日君家何等所在,那七兄弟还不是照样砸了君莫邪的小院吗,,

    随着一阵环佩声响,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后堂的方向,浩浩荡荡的开过来了一队娘子军为一老妇人面色红润,身体稍显富态,浑身上下尽是雍容大度,手里柱着一根龙头拐杖,由两名三十来岁的夫人搀扶着,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