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第七十七章 这病我能治!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行了,你们男人喝酒,我们这些妇道人家就不在这里瞎参合了小艺丫头,跟我走”最后一句有些严厉,却是独孤小艺看到君莫邪来了有些拉不动腿,不想走了,,

    临走,老夫人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面向独孤纵横和独孤无敌三“嗯,有件事到忘了问你们,你们不是一直都说君战天的孙子纨绔不堪难以造就,朽木不可雕,烂泥糊不上墙,狗rou上不了正席的吗,,这些话可全是你们爷儿俩说的,怎地老身今日一看却不是那么回事?我看这小子怎么都比外边那七个夯货来得顺眼,回头你们爷儿俩务必要给我一个解释”

    独孤纵横愕然

    独孤无敌膛目结舌

    解释?什么解释?让我们怎么解释君莫邪自数月之前迅强势崛起这件事情,我们也想要个解释呢,可谁给我们解释呀?

    “如此好儿郎,铮铮风骨,不畏强权,坚持本心,人又是长的没的说,怎么地就成了纨绔了?难道是你们爷儿俩看不上君家?故意歪曲事实?又或者是有顾忌皇上那边的看法?怕两大军事世家结成亲家会招致猜忌?哼老身告诉你们,你们两个“怂货险些耽误了我宝贝孙女的终身大事孙女的终生幸福,是由你们的喜怒来决定的吗?顾虑前顾虑后的,我瞅你们爷儿俩绑一块还不如人家一个君莫邪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我很生气我跟你们没完你们爷儿俩等着,这事不算完”

    老夫人怒吼了一顿,终于施施然地走了独孤纵横与独孤无敌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欲哭无泪的意思

    妇女大军徐徐退去,沿途仍旧听见老夫人严厉的声音不断传来,有如在战场上下达冲锋任务: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这段时间里,一定要把这丫头调教成能够当大妇那种标准瞧瞧被你们这伙子惯得,都成了什么样子嗯?那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莫说人家不同意,就算你们自己的儿子娶媳妇会同意要这么一个正房吗?这件事情交给你们十一个人,若是不成的话,一个个都给老身扫地出门”,嗯小艺丫头啊,嗬嗬嗬心头rou儿,为啥米皱着眉?来给奶奶笑一个来莫怕莫怕,一切都有奶奶呢奶奶一定会为你做主地事奶奶办”

    听了这段话,才刚刚被老夫人下达了命令的十几位夫人与在大厅中的独孤父子连同君莫邪同时无语,浑身泛起一股无力的腻歪感觉”

    一边才网话让众位夫人好好教,一边自己又护犊子护到了这等地步”

    这样教如何能教的出来?那辈子能有成果呢?

    三个大男人默默对视,半晌无言,还独孤纵横老爷子老而弥坚,率先一跃而起,大喝一声:“他妈了个巴子的,上酒上菜人都死光了吗?快点的”

    独孤无敌也在同时跳了起来,不过看到他爹先喊了起来,他就不喊了,只是舞动手臂,做了几个手势,

    不多时,两大桌子美酒佳肴就摆满了

    独孤冲等人也带着唐源终于回来掐的点真准真正的刮练

    素

    十一个大男人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两桌子原本想合并成一桌的,但众人除了君莫邪之外,体型都比较庞大,大异于常人,尤其是胖子唐源这一坐下,一个人几乎就要占四个人的空

    很是让人无语,若是强行坐一起,那么大家就都不用吃饭了,,倒满了酒,独孤纵横举杯一饮而尽擦了擦嘴,道:“别的也就不说了,君小子,你可得好好地对待老夫的这个宝贝孙女,若是有半点闪失老夫肯定饶不了你别人都怕君战天那老货,老夫可不怕”

    君莫邪苦笑不得,他算是明白了,就算是再好听的话,从这一家子人嘴里说出来,那也跟挑衅似地都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这一大家子人,从来就不会温和一点的说话的,”

    “就是君莫邪,你要是敢欺负我的女儿,老子就拔了你的皮”独孤无敌端起酒杯跟君莫邪碰了一碰,一仰头,咕嘟一声,三两酒没了

    “妹夫,哈哈哈妹夫,来喝酒喝酒英雄豪杰冲上前都端着酒杯往这凑,看那架势很明显,非要将这个小白脸灌到不可

    独孤纵横看着众小辈闹成一团,却是叹了口气,有些落寞的道:“你们尽情喝,老夫就不陪你们了老夫一顿饭,只能喝三杯酒”唉遥想当年,老夫也是千杯不醉的风流倜傥的豪杰人物啊”

    独孤无敌急忙安慰道:“父亲何必忧心,您腰上的老伤要紧,一旦我们寻到了雪神招的皮毛,那时就能抑制住那旧伤不再作,到那时您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雪神招”谈何容易那可是天地间的灵物啊迄今已经寻找了十几年了,也没有半点消息”耍知道,捕获雪神招的难度,只怕比战胜九级玄兽取玄丹还要难得多啊”独孤纵横有些意兴阑珊

    “老爷子的腰有伤吗?什么伤啊?”君莫邪怔了怔,好奇的问了一句

    独孤无敌一怔,突然想起来这位乃是治好君无意腿伤的大神医,不由希翼的看着他,道:“我父早年在战阵受伤,伤了经脉自那之后饮酒只要稍稍便会引起咳嗽哮喘,至今依然不能根治,,要不你给看看?

    “看看就看看”君莫邪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独孤纵横的左手抓到手里,两根手指搭上脉搏,ti内开天造化功一转,顿时独孤纵横身ti内的经脉状况有如目见一般出现在他脑海中

    “居然又是这等经脉断裂萎缩,,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治疗这种病症的办法吗?”君莫邪沉思半晌收回了手,道:“应是箭伤入体,当日乃是伤了肺经,本来也不算太严重但年长日久的积累下来,已经衍变成了顽疾相信就算是真正找到那传说中的雪神招皮毛,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

    “啊?这么严重啊,,那你还有办法?”独孤无敌大吃一惊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不过比较费事,而且最少也得半个多月的功夫才能建功啊”君莫邪皱着眉头,很有把握的说道

    “半个月就能治好?不久,不久”独孤无敌的声音颤抖了起来,突然一把抓住了君莫邪的肩膀:“贤婿你可务必要将我父亲的老伤治好啊,你和小艺的事,老子完全没有意见

    这一手大大有效,独孤无敌居然直接叫贤婿了,,

    你当然没意见了,我这里还有意见呢

    君莫邪翻了一个白眼给他道:“暂时没什么大事,我给你一个药方,你去抓齐了药,每天早晚各一次服用,然后从第三天开始,每天到我爷爷那里,我施针治疗这样不间断的治疗,大概过个十天左右也就差不多完全痊愈了

    君莫邪笑眯眯的道说完接过纸笔,刷刷刷笔走龙蛇,便开出了一副方子,独孤无敌如获至宝,紧紧抓在手中,激动地手指头都在打颤赶紧的揣进了怀里,还拍了拍以示存在

    其实独孤老爷子这病说麻烦也并不太麻烦,经脉受损,若以当代医者再论,确实是不治之症,但在大少手下却没什么了不起,老爷子这旧伤虽然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毕竟还不像君无意那般又是中毒又是瘫疾了十年的那么严重,用鸿钧塔的灵气一冲也就好了,那可是天地间最本源的生灵之气啊

    但君莫邪现在心中既然已经有了模糊的打算,又岂能放过独孤世家这个强援?当然还是让这军方的两位脑人物凑在一起去比较合适啊到时候什么事情都有两个军方大佬摸着酒杯底谈一谈,那多方便啊

    至于自己和独孤小艺的关系,君莫邪却并不想打太多的主意因为那样他会觉得自己在走裙带关系,所以君大少爷不想去利用不想因此而亵渎自己的感情

    这边事悄一搞定,众人开始狂欢

    尤其是独孤纵横大感疙愈有望,是喜笑颜开,他老人家虽不能喝却变成了最优秀、最强势的劝酒员,瞪着眼睛监督,谁少喝一点也不行

    唐源比较杯具,他虽然胖,酒量却大是不佳,才不大一会功夫就已经出去偷偷的吐了三回,回来继续被灌,终于有些人事不知,强撑着最后的一点清醒说声茅厕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然后便一直没回来,君莫邪倒是好像听见哪里的水潭中咣当一声响似乎是什么庞然大物坠进了湖中激起了水花万丈那种感觉但也没往心里去毕竟这是独孤家不是君家啊,说不定独孤家有什么活动呢?

    独孤无敌大将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一开始,独孤家八条大汉都在奇怪,怎的这个君莫邪怎么喝也醉不到呢?但到后来,大家酒劲都上来了,也不管对面是不是君莫邪了,直接举起杯子就过去,豪气干云的大吼一声:“干了”然后就是一扬脖子,,到了最后,独孤无敌眯着眼睛大着舌头,扛子似的胳膊搂着君莫邪的脖子,醉醺醺的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哥们儿,,呃,小弟的父亲这事,可就托给大哥你了,,呃,”

    君莫邪一脸的苦色,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这什么辈分啊?

    独孤纵横的一巴掌已经拍在了儿子头上,破口大骂:“靠你妈那是你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