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笑话还是陷害?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淤日第今日双倍最后天,我会不停码字直到梨蕉蜘能码出多少,就多少,最少应该有三

    英雄豪杰冲上前七个人也喝得烂醉如泥,扯开嗓子唱大戏,厄斜着醉眼,终于七兄弟翻翻滚滚的倒在地上,一时间呼噜震天

    反正所有人尽都喝多了,以至于一位侍女进来说了句什么,大家直接都没听清……

    连大少也没跑了,晚上最终留宿在了独孤世家,没办法,大少也喝了不少,虽然靠作弊逼出来了不少的酒,但残存的酒精也够他喝一壶的,到了后来,酒气熏天,也迷糊了,到处找唐源没找到,也就稀里糊涂的进了客房睡觉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起床,就听见外面两个侍女在窃窃私语:“喂你知道吗?昨天来的那位贵客,喝多了呢,”

    “嗯嗯,我也听说了,不过不详细

    “那我告诉你,你可别外传吼…”

    “嗯嗯,我一定不夕,传,”

    “听说那个胖子,昨天去茅厕,吐了十天,然后扑通一声,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居然一下子跳到了茅坑里,竟然要在里面抓鱼”哎呀我的天,网下过大雨的说,那啥”都溅了出来,哎呀,可是太恶心了,”

    “真滴呀?那后来咋办的?”

    “嘿,可把王同他们几个累坏了,那气味又难闻,地方也不对那胖子全身都沉在里面,足足十几个人给他缠上绳子才拽了出来,每人都溅了一身的”呕然后拖到池塘那边,前前后后洗了五遍才弄进客房,据说进了客房之后还有臭味”王同等人没奈何又弄了七八桶水,又给他洗了两遍,才算洗干净

    “那,”这么大的折腾他居然还没醒?”

    “没醒不仅没醒,而且一直叫唤着要在那里面捉鱼”

    “真是知…强悍了

    “这还不算呢,据说他进去的时候,表少爷正在里面蹲着,被他一只手抓起来就扔出去了,到后来还心有余悸的,韦亏表少爷被他扔出去了,否则肯定被一同砸到茅坑里了,表少爷身量虽然也高,但却还是没法和那个唐少爷相提并论地听表少爷说,唐少爷非得去捞鱼,然后就自己跳下去了”

    “啊?哈哈哈,可是笑死我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君莫邪这个偷ting的也笑抽了,虽然明知道这是自己好兄弟的糗事,自己实在不该笑,可是这个死胖子,也太能搞了,就他那分量,掉那啥里了,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一听见大少的笑声,两个侍女顿时有些惊慌

    却见这家伙一路笑着出来,只是打听了一下唐源住的地方就走了,这才松了口气,要知世家规矩最严,如她们这等的婢女私下议论来访客人,不能让客人的同伴知道”

    君莫邪再次见到唐源的时候,这家伙正在裹着被子呼呼大睡,一屋子酒味扑鼻

    看这样子,昨夜生的事这货竟是没什么印象

    在来之前,君莫邪只感到好笑,这胖子也实在太没数了,就多喝了一点酒,居然跑到人家的茅坑里去捞鱼,但是现在看到唐源躺在床上,君莫邪却突然起了怀疑

    唐源或者没数,或者粗心,或者不争气,甚至是没品,但却绝对不糊涂就算是喝醉了酒,却也决计不会弱智到茅坑去捞鱼?再说了,以唐源的体格,那里有这么大的茅坑?

    能让他掉下去,而且还能在里面扑腾?

    这不是游泳池

    别人家不知道,君家的茅坑君莫邪却是知道的,除了主人的个人方便之处之外,还有招待的客人方便之处,另外便是家中守卫们方便的地方除了守卫们那个大一些之外,其他的几个,设备档次都不错,根本就不存在说,能把客人弄进去的可能,再者,以胖子的体型而论,就那么多一点空间,估计硬赛都塞不进去

    但事实却是如此,那么唐源又是怎么会掉在茅坑里?

    唯一的解释是……

    是被人算计?

    君莫邪轻轻掀开唐源的辈子,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上,倒也没看出什么来,站起身沉吟半晌,走了出去随手招来一个守卫:“你带我到昨夜喝酒的地方去”

    那守卫见是未来姑爷招呼,自是不敢怠慢,带着君莫邪又回到了昨夜喝酒的地方,一片狼藉早已打扫干净,但那隐隐的酒味犹自驱之不散

    君莫邪站在唐源原本坐的地方,这时为胖子特制的大椅子早已经撤走了大少又沉吟一会,道:“这附近安便的地方有几个?”那守卫一怔,道:“方便之地,附近的有两个远处还有”

    “哦,你带我去看看”君莫邪一挥手

    那侍卫大为诧异,心道这位未来姑爷可是奇怪,参观假山花园什么的都有,但参观茅厕的可真是第一次见但客人有要求,尤其还是自家的未来姑爷,无论如何也是不敢不应的,无可奈何,也就带着他去了

    连续看了三个方便之处,君莫邪心中疑窒越来越重这三个地方都没有那样的痕迹但,从那边过来之后,就只有这三个地方可以方便那么唐源到底是去那里方便了?

    “还有别的方便去处吗?”君莫邪若有所思的直起身淡淡的问道

    “有是有的,不过稍远一些,再来,那地却是一些下人们用的地儿”污秽不堪,陛徽皿莫名的感到了丝冷意

    这位君少爷倒是也真怪,这等地方,常人来都要捂着鼻子,他居然若无其事,眉头也没皱一下

    “带我去”君莫邪沉着脸,当先走出

    守卫心中忐忑起来,他如今已经觉了不对劲恐怕这个姑爷只怕是在调查昨天晚上唐少爷掉进茅坑的事情干脆就将君莫邪带到了事地点,一路上给几个熟识的卫士使眼色,让他们赶紧去找几个少爷和老爷来,恐怕是要出大事了……

    君莫邪全然不在意,任由他传递消息,这事肯定是要和独孤世家的话事人说到的,干脆就省下自己命人传话的时间

    君莫邪负手站在昨晚事地点的那大茅坑前,细细的看了一眼没错,应该就是这里,几个石台阶,然后下面是深深的坑,不过在石台阶边缘,另还有一道约有四五十公分的突起这应该就是防止大人喝醉酒或者小孩儿掉下去所做的预防措施

    独孤世家在这一点做得倒是很到个的

    仙…唐源到底是怎么能掉下去呢?这还隔着老远呢啊,下面倒真是一个大池子,冬天,也稍稍的结了冰君莫邪越看脸色越冷哼了一声,走了出来,问道:“听说昨天晚上还有一位表少爷在这里如厕?敢问他是什么人?”

    “是,那表少爷是二nai奶家的娘家侄儿,来到独孤府已经有好多天了,”

    “叫他来就说本公子有话要问他”守卫的话还没说完,君莫邪就打断了他,口气凛然冷漠这一瞬间的大少话语中竟是充满了森然杀机

    茅厕外面,独孤无敌大将军已经是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还有独孤英独孤雄和独孤豪兄弟三人见君莫邪出来,独孤英先开了口:“妹夫,你怎地一大早的就到处找茅坑,可又不蹲,到底要干啥?”

    唯有独孤无敌却从君莫邪yin沉的似乎要杀人一般的脸色中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对劲问道:“莫邪,可是生了什么事?”

    “昨夜,唐源喝醉了酒”呵呵呵,那家伙没出息,居然掉在了这个茅坑里,”嗯,就是这么回事”君莫邪一伸手指,往后一指,冷电般的目光瞬间在这父子四人脸上转了一圈

    “掉进了这个茅坑里?”独孤无敌虽然粗豪,但脑子却是一点也不笨,否则又怎有资格成为一军之长,脑筋一转瞬间已经明白过来:“怎么可能是掉在这里面?”

    “大将军也想到了吗?我却也在怀疑,贵府如此之多的茅厕他不去,他非要跑出这么远,而且这里始终不是自己家人生地不熟的在饮宴之中,一边在两里地之外的大厅喝酒,却又要到这里来跳茅坑,”

    君莫邪嘿嘿冷笑,“难道胖子那家伙被鬼附身了?”

    独孤无敌面沉如水,别看胖子未必多招人见,但胖子始终是唐家已经确认的下一代家主继承人,再者如今的唐源早非往昔可比,就单以贵族堂大掌柜、京城财神这一重身份,就可说是身价万倍,而且他是君大少爷少数认可的兄弟,岂是可以轻忽的,这件事若是处置的稍有差错,就将引极其严重的后果

    独孤大将军霍然转身,看着三个儿子:“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爹,这也很平常啊”喝醉了酒什么事做不出来?唐胖子那么笨重的身形,喝多了掉进茅坑,那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独孤英嘴角一抽一抽的,仍是想笑,实在是这事太可乐了

    “你这个糊涂混账,你还乐,你是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长了霉”独孤无敌险些被儿子气得吐血不值得大惊小怪?没看你那好妹夫都快要杀人了嘛?就唐胖子那么笨重的体形,你就没琢磨他喝了那么多的酒怎么能晃悠出两里地吗?

    “莫邪听说贵府另还有一位表少爷在这里?”君莫邪眯着眼睛笑了笑,竟是颇为温和的道:“而且这位表少爷昨夜还与唐源非常有缘的蹲在了一个茅厕里面,我倒想看看这位有缘人”

    有几句话说:过了今天,我们的副版主惜竹因为工作原因和身体原因,将要离开我们一段时间惜竹,是一位可敬的大姐姐,邪君此,惜竹姐出力甚大她并没有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甚至,聊天的时候也很少,基本都是她说,我听说实话,我很惭愧

    但,惜竹姐不辞务苦,一手给我们的邪君打造了一个和谐的评区,两个钢铁一班的群,任劳任怨在她的努力下,我们群里的很多兄弟姐妹,都成了现实中的好朋友无话不谈,在群里,也有中的有一种,家的感觉

    平时,在上,对我的生活状况也极为关心让我感觉到,就像是真有一个这样的姐姐在随时照顾我这种感觉,很温暖我很感激

    如今,惜竹姐身体不大好,而且因为前些年为了生活拼命地跑业务工作,腿上落下了风湿,冬天加难受而且工作原因,冬天也正是忙的时候,需要暂时的离开一段时间我们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为她祝福

    祝她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在这里,以一位弟弟的口吻说一句:谢谢你,我的姐姐我会保留你的版主号,不论何时,请记得,这里还有你的很多兄弟,很多姐妹祝你一路顺风不管你何时归来我们都会等你我们都会想你,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