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傀儡卡片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欢迎大家来到官术网:

    叶枫随手打出一记断筋将冲上来补位的地宫潜伏者残废,然后迅速将地上的黑色卡片捞起来看了一眼

    :对不超过自身等级20级的怪物使用该卡片,可使其复活成为玩家的傀儡,复活形态为怪物原属性的70%,持续时间120分钟,死亡后消失。注:一阶傀儡卡只能对亚精英或普通怪物尸体使用,对精英以上品阶怪物无效。

    “好东西!”叶枫暗赞一声,将傀儡卡片扔进背包。

    傀儡卡片如果数量少,没什么大作用,复活的傀儡属性降至70%,其强度也就比同级普通怪略高一点,碰到仇恨连锁的怪群,抗不了几下就挂了,但是数量多的话,效果就显著多了,尤其是单人练级或做任务,带上个十只八只,彼此呼应,威力绝对倍增,不管刷怪还是boss战斗能派上大用场。

    叶枫和破军伍月两个肉盾,将甬道狭窄的空间封死,地宫潜伏者根本就冲不过去,一只接一只的被轰死,四十多只怪仅仅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全部挂掉了,装备金币铺了一地。

    四十只亚精英给了叶枫二十多万的经验,揽雨眠和海蓝也如愿升到了16级。

    叶枫将地上散落的装备收拢到一起,金币有五十多枚,青铜装备十七件,白板装11件。

    “怎么一件白银装备也没有?”叶枫很不甘心的将装备又逐件看了一遍,终于确定,四十多只地宫潜伏者,竟然连一件白银装备也没出。

    “有什么好奇怪的?亚精英怪而已又不是boss,那不是有条青铜项链吗,饰品爆率那么低,价值也抵得上白银装了。”唐薇薇回到道。

    “项链?”叶枫刚才郁闷去了,也没留意,在一堆装备里扒拉着找了找,翻出一条坠着一片树叶形吊坠的项链,用神眼术鉴定了出来

    :饰品,品质:青铜。

    智力:+14

    精神:+14

    附加效果:增加治疗职业5%的治疗效果。

    装备需求等级:16级

    装备需求职业:全职业。

    “加治疗效果的项链,沫沫,不醉兄你们两个谁要?roll点吗?”叶枫笑问道。

    “roll个屁!”十觞不醉很大度的摆摆手,“我这个自然德鲁伊的治疗术跟神圣牧师差了一大截,治疗职业的装备优先给沫沫吧。”

    十觞不醉倒也不是自谦,《永恒》八大职业二十四个职业分支,治疗职业更有四个,其中治疗效果加成最大的就是神圣牧师,然后是圣光骑士,排在最后的是暗影牧师,自然德鲁伊只能排在第三位。治疗量孰高孰低是职业天赋决定的,与玩家的技术无关。

    夏雨沫也没推辞,道声谢,就把项链戴在了脖子上,自然项链散发的荧光给夏雨沫白皙的脖颈蒙上一层淡淡的绿色,看上去颇有点神秘性感的味道。

    “挺漂亮的嘛。”叶枫看的荡漾了,没忍住,给夏雨沫发了个密语。

    “叶大少,请注意你的身份,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口花花会被鄙视的。”

    “切!当我没说!”

    ......

    众人穿过甬道,眼前出现了一座大殿,殿门大开,殿门两侧的石壁上跟甬道一样刻满了黑暗兽首的雕像,大殿里面光线很暗,摇曳的微光犹如鬼火,更显阴森恐怖。

    “不会是boss的老窝吧?”姬小溪身体缩了缩,这孩子对大殿里诡异渗人的气息很不适应。

    “我去看看。”

    揽雨眠说着就走上前去,左脚刚踏上第二层台阶,脚下猛地一陷,大殿左右两侧各有一个牛头怪兽首雕像闭合的大嘴张开,两根两米长的梭枪攒射向揽雨眠。

    危急之时,揽雨眠纤腰一收,身体仿佛柔弱无骨似的一个幅度极大的后弯,两根梭枪擦着她的皮甲飞了出去。

    破军伍月作为皮糙肉厚的mt,走在众人的前面,揽雨眠闪掉的梭枪不偏不倚的飞射向他,梭枪速度太快,揽雨眠又没有提前示警,措不及防下,破军伍月举起盾牌一记格挡将第一根梭枪弹飞,第二根却躲不了了,身体一晃被梭枪巨大的冲击力掼飞出去。

    540、+137、+86、61。

    夏雨沫和十觞不醉的治疗术同时落到破军伍月身上,幸亏两人都是治疗高手,治疗时机拿捏的准,不然破军伍月直接就摔挂掉了。

    “蒙面妹,你好歹给个提醒啊,如果不是沫沫和不醉,我就被一枪戳死了,这张地图里死了可不能复活,没了我这个强力坦克,大家都可以洗洗睡了。”破军伍月很狼狈的爬起来,不满的嘀咕道,他刚才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这梭枪机关的威力这么猛,挨一下就是秒杀。

    揽雨眠直起小蛮腰,美眸微转,回头朝破军伍月一笑道:“没事,拓跋一个顶你两。”

    破军伍月差点被呛死,悻悻的转过身招呼十觞不醉给他飘恢复术。

    叶枫在一旁听的心花怒放,尼玛这可是第一次被蒙面妹表扬,太难得了。再看揽雨眠眉目间那浅浅的笑意,只觉的这姑娘黑纱遮面,美眸流转加上她那略微沙哑慵懒的声音,别有一番妩媚妖娆的风情。

    这时,揽雨眠退了下来,浅眉微皱,说道:“一共三十六阶台阶,应该是每隔一阶就是一道机关,怎么过?”

    破军伍月闻言顿觉逮到了反击的机会:“你可是盗贼,探路专家,排除陷阱的大师,我们又没有这么多天赋,哪知道怎么过?”

    “破军同学,我是在征求智商正常的童鞋意见,至于你,蹲那啃面包去,就不要参与讨论了。”

    破军伍月恨得咬牙切齿,尼玛的跟拖把一个德行。

    “用魔法覆盖攻击,能不能把机关触发?”原来我不帅问道。

    “要是这么简单我还问你?这明显是工程学中最先进的感官触发陷阱,如果机关核心没有感觉到生命体侵入,你就是把台阶拆了也别想触发,不相信你可以轰几下试试。”

    原来我不帅还真不信,举起法杖连续三个奥术爆裂就放了出去,结果正如揽雨眠所料,两侧的兽首石刻毫无动静。

    众人讨论了一会,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揽雨眠道:“算了,不用再讨论了,拓跋,用自由之舞,我们两人一起把机关全引爆了!”

    “自由之舞?我不会呀。”

    “少跟我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