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西海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宋逸扬皱眉想了想:“是巨象拳?”

    冷非道:“哪一宗的巨象拳?”

    “白象宗。”宋逸扬道:“我曾见过一次,有一个逍遥堂弟子也受过这伤。”

    冷非看向范长发:“姐夫,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唉……,这事也怨我,有点多管闲事,多了一句嘴。”范长发摇头苦笑道:“简直是无妄之灾!”

    冷非他们盯着他。

    范长发不好意思的道:“我在走路时,看到一个小青年在街边撒尿,便多说了一句,结果被他打了一拳。”

    宋逸扬点点头道:“白象宗的人确实有这特点,极不讲究。”

    范长发摇头不已,感慨道:“谁能想到啊,就在圣天帮旁,还有家伙敢如此放肆,竟然被冷不防一拳打昏了,真是丢人呐。”

    “姐夫不必觉得丢人,”宋逸扬道:“便是有准备,也是接不住他一拳的。”

    范长发没好气的瞪一眼。

    冷非道:“长得什么模样?”

    他说着转身往外走,很快回来,已经拿着纸与笔,坐到范长发跟前。

    范长发道:“算了算了,就是一点儿小摩擦,我现在也没什么大事,没必要揪住不放。”

    冷非道:“姐夫,要不是有明月轩的灵药,凭圣天帮的药,还有咱们的本事,你这一次就死定了,这家伙是下的死手!”

    拳劲还没练到家,所以没有一拳直接碎心脏,但已经伤了心脉,还好有玉参雪兰丹。

    范长发叹口气道:“白象宗啊……”

    他摇摇头。

    白象宗可不是寻常宗门,而是与听涛阁、长生谷齐名的大宗,是庞然大物。

    对于他们来说,简直遥不可及,怎么可能报仇。

    一旦报仇,等来的报复就像山岳压顶,直接覆灭。

    冷非道:“姐夫,我不会冲动乱来,更不会送死,还要想想小外甥呢。”

    大夫一会儿说是小子,一会判断是闺女,到底是男女谁也弄不清了。

    宋逸扬笑道:“咱们现在可不是原来,任人欺负了,姐夫放心,不会乱来的。”

    “唉……”范长发道:“好,这小青年长得倒是很有特点,奇丑无比……”

    他对冷非的城府也有信心,不会冲动乱来,于是说了袭击者的相貌。

    冷非一边听一边绘画,一会儿功夫绘出一个人像。

    一个奇丑无比的脸庞出现在纸上,还带着怪笑,透出无比的邪恶,让人看得忍不住冷颤。

    “长得这么丑,也算是奇才了。”宋逸扬笑道:“倒是好认!”

    他与冷非对了一个眼。

    冷非道:“那就摸摸他的底细。”

    “小非,逸扬,你们可千万别乱来啊!”范长发急了:“这可是白象宗弟子!”

    宋逸扬笑道:“姐夫,你太小瞧冷非了,他纯阳宗弟子都杀得,还管一个小小的白象宗。”

    “胡闹!”范长发忙道:“大宗弟子都杀不得,那将是狂风暴雨般的报复!”

    宋逸扬道:“姐夫,客厅前那个铁牌你不会不识得?”

    “什么铁牌?”范长发一怔。

    宋逸扬笑道:“煜王府的身份铁牌,那些大宗即使报复,也不敢报复到这里。”

    范长发一直没注意家里客厅外有东西,太过熟悉反而会忽略过去。

    宋逸扬道:“冷非用了三千两银子疏通关系,姐夫你现在可是煜王府的在藉之人。”

    “你们……”范长发指了指他们。

    他忽然发现自己老了,自己眼中的小孩子,已然不知不觉干成了这些大事。

    竟然能进煜王府,这是他没办法做到的,偏偏被他们解决。

    冷非道:“姐夫你且安心养伤,趁这个时候,正好请了假好好陪着大姐,她现在需要人陪。”

    “好。”范长发点点头,他也恨不得一直呆在冷媚身边,冷媚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可你们……”

    “放心便是。”宋逸扬笑道:“不会坏事的。”

    “唉……”范长发摇头不已,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们。

    冷媚这时候进来,两人便告退。

    ——

    “我去找人打探一下消息。”宋逸扬道。

    冷非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宋逸扬道:“白象宗弟子可不好对付!”

    他知道冷非的性情,伤了家人,绝不会饶过,所以也不劝,反而想着怎么做掉这个家伙。

    冷非点点头。

    “那我去啦。”宋逸扬道。

    冷非则坐在后花园的湖上小亭中,沉浸于月光,养精蓄锐,心中的杀气越来越坚凝。

    杀气越盛,则快意刀越强。

    两个时辰过后,宋逸扬飘飘过来:“打探到了,这家伙名叫李西海,白象宗弟子,应该还没到练气士。”

    “如此武功,竟然敢如此放肆!”冷非哼一声。

    “还不是仗着宗门。”宋逸扬不屑的道:“不过白象宗弟子确实挺难缠的,素以力量强大著称,同样的练劲层次,比别宗弟子更强大几分,所以这般肆无忌惮。”

    “白象宗!”冷非轻笑一声:“那倒要见识一下,走。”

    两人轻手轻脚离开,避开冷媚。

    冷媚已经被范长发吩咐盯着他们,别让他们出去惹事。

    范长发知道自己说话不太管用,冷媚对他们却管用得很,可惜两人今非昔比,冷媚已经看不住了。

    两人离开范府,宋逸扬带路,一路疾行到了城外,在一座破庙里看到了一个丑陋不堪的青年。

    这丑陋青年正躺在破庙的草堆里,神情悠闲自在。

    旁边躺着一地的乞丐,都筋骨断折,,他们死死咬着牙,把嘴唇咬破烂,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出声,不敢发出惨叫。

    冷非与宋逸扬一数,乞丐一共八个,四个老的,四个小的,小的不过十岁左右。

    他们两手两脚都被折成一个奇异形状,躺在地上看着很吓人。

    丑陋青年却笑呵呵的欣赏,不时看一眼,兴致盎然,好像在欣赏自己的杰作。

    宋逸扬张了张嘴,看向八个乞丐。

    冷非轻颌首。

    “姓李的,你的事发了!”宋逸扬尖叫一声,然后转身便走。

    “谁?!”李西海三角眼一下瞪大,双手一撑,从草堆里射出破庙外,丑陋的三角眼左右顾盼。

    月光之下,周围一片宁静。

    破庙位于一片山腰的树林中,平时被树林掩映,已然成了乞丐的寄身处。

    树林簌簌,没有人影。

    “兔崽子,滚出来!”李西海断喝道:“李爷今天给你松一松骨!”

    “李西海,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宋逸扬捏着嗓子,不让人听出他的声音。

    “砰!”李西海毫不犹豫的冲向一棵树,看到了宋逸扬飞起的身形,紧追不舍。

    他毫无顾忌,不管逢林莫入的训戒,直接冲向宋逸扬。

    宋逸扬不停的奔逃,却渐渐被李西海追近。

    李西海双脚踏地,好像巨象飞驰一般,横挡着路的东西皆被他撞开,化为粉碎,气势惊人。

    眨眼功夫,他们已然奔出两里,快到山顶。

    “嗤!”一声轻啸,白光已经抢在啸声前头抵达李西海脑袋,“嘭!”一声脆响,脑袋如西瓜般炸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