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秘笈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宋逸扬戛然而止,转身回来。

    他上下打量着正抽搐不止的李西海,再看向缓步过来的冷非,上下打量冷非。

    月光下的冷非悠闲自得,好像踏月寻梅,没有一点儿杀过人的模样。

    “不认得了?”冷非道。

    宋逸扬摇头道:“你这快意刀什么时候练到这层次了?!”

    他知道快意刀强横,当初亲眼见识过杀周飞,可这一刀比起杀周飞那一刀,又是截然不同的层次。

    他推测至少快了两倍。

    速度快两倍,那意味着力量要强三倍。

    “快意刀在于杀气。”冷非道:“莫管万千恩怨,一刀快意斩,这才是心法精髓。”

    他这一刀确实超常发挥,比平时更强,而且这一刀还没用雷印加速,也没用太岳镇魂锤,仅仅是纯粹的快意刀。

    姐夫范长发对于他而言更似父亲,从小到大照顾,大姐如母他如父。

    他一直没表现出来,却是心中在乎,看到他重伤差点儿没命,心中愤恨如潮。

    愤恨转化为杀气,凝聚于这一刀上,这一刀射出,他便有一种玄妙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快意刀。

    不是他的悟性不够,是没有特殊的经历,便领悟不得这快意刀精髓。

    “好一个快意刀!”宋逸扬道:“先前倒小瞧了它!……没想到这么痛快就宰了他,原本以为是一场苦战。”

    冷非道:“失望了?”

    宋逸扬哼道:“多好的机会啊!”

    白象宗的高手啊,那可是难得的机会,打上一场,对他益处极大,武功会突飞猛进。

    冷非道:“下次吧,我也没想到他如此不济。”

    他原本是要伤李西海,毕竟是白象宗弟子,声势也惊人,先伤了他,再与宋逸扬缠战,最终杀死。

    没想到灵光一闪摸到了快意刀的精髓,从而威力大涨,直接杀了李西海。

    “不是他不济,谁碰上你这一刀也要没命。”宋逸扬说道。

    冷非擦了擦双手,在月光下闪闪放光,已然戴上了手套,然后蹲下来摸索李西海胸口。

    宋逸扬撇嘴道:“别想好事了,他这种大宗弟子不会在身上放秘笈的。”

    名门大宗的弟子不会把秘笈带出来,这是门规禁止的,几乎都有这规矩。

    想研习武功,那便在宗内,想在宗外,那就记住了武功,而不能拿秘笈出来,以免泄了宗门心法。

    冷非从李西海心口摸出一本薄薄册子,在宋逸扬眼前抖了抖,得意的笑:“这是什么?!”

    “不可能!”宋逸扬不信的叫道。

    冷非翻开薄册子,双眼放光,哈哈大笑一声:“真乃天助我也!”

    “什么秘笈?”宋逸扬凑过去,探头看。

    “白象吞气图?!”他失声叫道。

    冷非目光从秘笈上挪向他:“大惊小怪的。”

    宋逸扬忙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秘笈吗?”

    “不知道。”冷非继续翻看。

    宋逸扬左右看一眼,压低声音道:“这可是白象宗的嫡传心法!”

    冷非眉头一挑:“白象宗嫡传心法?”

    “白象吞气图就是嫡传心法!”宋逸扬道:“要是被白象宗的人知道了,一定要追杀,不死不休的,这可是个大麻烦!”

    他负手踱步,想着怎么脱身。

    冷非继续翻看,一口气将小册子看完,舒一口气,脸上笑容扩散开去。

    真是瞌睡了送来枕头,自己正想找一门修炼五脏六腑的心法,没想到真找到了!

    他抬头看天,看来老天要开始补偿自己,把自己十八年来受的委屈都补偿回来了。

    宋逸扬剑眉紧锁,目光闪烁,走来走去的想主意,怎么摆脱这个大麻烦。

    冷非道:“行啦,别大惊小怪的,先看看这秘笈。”

    “这可是烫手山竽!”宋逸扬哼道。

    他说着话还是接过了小册子,开始翻看。

    翻了三遍,完全记住了,又抛给冷非:“想想怎么甩了这麻烦吧!”

    冷非道:“你看这小册子新不新?”

    “新。”宋逸扬道。

    他双眼一亮,沉声道:“你是说,这是这小子偷偷摸摸私自抄录的?”

    冷非点点头:“秘笈原册他是不可能带出来的。”

    “那就是说,没人知道他抄了秘笈,然后带出来,咱们只要拿走了它,便没人知道心法泄露,死人不能说话!”宋逸扬一口气推理到这里,猛一拍巴掌,神色变轻松。

    冷非道:“你把他埋了,我去那边看看,处理一下首尾。”

    “又让我干这脏活!”宋逸扬哼道。

    冷非道:“好啊,那你去救那帮乞丐吧,我来挖坑!”

    “还是你去吧。”宋逸扬摆摆手。

    他嫌弃那帮家伙脏,破破烂烂的衣裳不知沾了多少跳蚤,想想就浑身发麻。

    冷非摇摇头,从李西海身上撕了一块布,遮住脸,来到了那破庙里。

    破庙里的八个乞丐正一动不动,浑身大汗淋漓。

    他们原本就脏,身上污垢早就遮住了皮肤,厚厚一层,被汗水一冲,粘乎乎的。

    冷非神情自若的帮他们接上断骨,用树枝固定住,然后抹上了灵药。

    明月轩的灵药,天亮时分,他们就能活动,虽然不能出力气,走路还是没问题的。

    “听着。”冷非粗着声音,沉声道:“你们想活命,那就躲得远远的,永远别再回来!”

    八个乞丐忙不迭点头。

    冷非道:“那家伙已经死了,可来头极大,他们找不到我,便要迁怒于你们!”

    “多谢恩公!”一个老乞丐感激的看着他。

    冷非道:“离开青玉城,去鹿阳城,找那边朝阳帮的帮主老鲁,他会关照你们!”

    “是是……”四个老乞丐连连感谢,四个小乞丐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冷非摆摆手,转身离开。

    他原本只想把他们打发走,免得丢了小命,至于去找老鲁,也是让他们别丢命。

    八个乞丐到一处新地方,很难顺利扎脚。

    只是他后来改了主意,通过接骨,他发现这四个小乞丐的资质极高。

    这等良才美质若是任由他们乞讨,那才是暴殄天物。

    他回到宋逸扬身边时,看到一个大坑已经挖好了,两人把李西海抛进去,然后埋上。

    李西海身上的东西都被搜出来,但只取了秘笈,剩下的重新塞回去。

    看着新起的坟堆,宋逸扬感慨道:“这便是武林人的命运啊,咱们不知道会不会也这样。”

    “不会。”冷非道。

    宋逸扬摇摇头:“我死了不要紧,就怕爹娘还有巧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