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增进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道:“我这两天呆在家里。”

    宋逸扬放心的离开。

    冷非一直在练着白象吞气图,如获至宝,它对于自己来说便是无价之宝。

    他五官敏锐,能清晰感受到,原本已经脆弱的五脏六腑变得坚韧了一分。

    每练一个时辰,便坚韧一分。

    他竟然一口气练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天亮,他吃早饭时,看到范长发已经气色甚好。

    有病容但很淡,已经知道饿。

    吃饭的时候,他们边吃边闲聊。

    “小非,你这灵丹还真是厉害。”范长发道:“从没见过这般灵药,真是能救命的。”

    他自知伤势极重,否则不会直接昏迷,帮内也有弟子受过这种重伤,最终死去。

    他身边的朋友已经不止死了十个,都是因为伤重而亡。

    这一次要不是服下这灵丹也是一样的下场,想一想家中情形,美貌妻子犹年轻,自己便遽然撒手,还没能见到自己孩子一面,便后怕不已。

    所以决定不去帮中,要好好呆在家里陪夫人与孩子,等着孩子出世再说。

    “明月轩的灵丹。”冷非吃着饭菜道:“等分你两颗,备着急用。”

    “甚好!”范长发满意的点点头。

    一家人也不必客气。

    “明月轩?”冷媚问道:“是什么门派?”

    “夫人,这明月轩可了不得,算是天下顶尖的宗门,小非能交到明月轩的朋友,也是大本事。”范长发笑道:“看来帮他找活干还是对的。”

    “对什么对!”冷媚哼道:“瞧瞧你,多危险,他会不会也碰上这种事?”

    范长发道:“这次是无妄之灾,就像坐在家里掉下一块石头,谁也没办法的事。”

    “哼,总之外面就是危险。”冷媚道。

    范长发笑眯眯的道:“对对,所以我这一阵子不出去了,就在家里陪夫人。”

    “这还差不多。”冷媚满意的嫣然微笑,又瞪向冷非。

    冷非道:“过两天跟逸扬出去一趟,他要去鹿阳城送信,我跟着一块儿去玩。”

    “鹿阳城哪有青玉城好玩!”冷媚不满的说道。

    她一听是出去玩,也不那么紧张了。

    范长发道:“逸扬现在可不得了,在逍遥堂的名气甚大,甚至在整个青玉城都有名气。”

    冷非眉头挑了挑。

    范长发道:“他的资质极好,所以是逍遥堂最著名的后起之秀,未来的香主甚至坛主之选。”

    冷非慢慢点头。

    凭宋逸扬的资质,也是一遇风云便化龙。

    一家人正闲聊,宋逸扬推门进来。

    他笑着冲范长发与冷媚打招呼,然后给冷非一个眼色。

    冷非放下碗筷跟着出去,来到了后花园。

    “大麻烦!”宋逸扬沉声道。

    冷非看一眼周围,扯着他来到了湖上,到了这里便不虞别人偷听到。

    宋逸扬闭上嘴,待到了湖上小亭,才开口道:“李西海有一个哥哥李西江!”

    “是个厉害人物?”冷非道。

    宋逸扬用力点头:“练气士,正闭关,据说马上便要突破到第二重楼。”

    冷非皱眉。

    他现在碰上第一重楼练气士,当可逃命,甚至全力出手有机会反杀。

    可碰上第二重楼的练气士,毫无胜算,不必想着动手,只想怎么逃命。

    宋逸扬道:“这李西江可不是李西海,是个有名的人物,资质也是极高,他一定能追到咱们身上。”

    冷非慢慢点头:“不管有没有证据,先杀了再说。”

    登云楼的护卫与逍遥堂的弟子,白象宗高手杀起来并不会犹豫,即使不是凶手也会被他迁怒杀掉。

    “好吧,那就等他出关!”冷非沉声道。

    宋逸扬道:“那得拼命修炼了,二重楼的练气士啊……,想想就可怕!”

    冷非抬头看天。

    宋逸扬道:“明天早晨出发,别忘了!”

    “忘不了。”冷非没好气的道:“你到底结了什么仇,这么害怕?”

    “要是从前,我才不管那家伙,可现在不一样。”宋逸扬露出温柔的笑容。

    冷非摇头:“你完蛋了,一个女人至于迷成这样?”

    “你对李青迪不也一样?”宋逸扬哼道。

    冷非撇撇嘴。

    宋逸扬道:“这般幸福,你是羡慕不来的,走啦!”

    他转身匆匆而去。

    冷非开始练起了白象吞气图。

    别的武功,吃过饭后不宜马上练,白象吞气图却不同,吃过饭后马上练效果更佳。

    练了半天的白象吞气图,五脏六腑暖融融的,热流阵阵,感受着自己强大无比。

    冷非再难捺心痒,开始练起了九龙锁天诀。

    脑海里一观想银蟒,顿时身体沉重,这一次是自身沉重无比,每一块肉都变成金子一般,鲜血变成了银汞,骨头变成了石头,好像要把地面压垮。

    他坚持了数次呼吸,便再撑不住,软绵绵倒地一动不动,好像身体不存在了。

    青牛撞天图运转,不停的吸纳大地的力量滋润身体,片刻后便有了力气。

    他躺在地上继续运转青牛撞天图,彻底恢复了才起身,神清气爽,恨不得一拳把天砸出一个窟窿。

    他忍不住仰天大笑。

    这一次虽痛苦,却没吐血没受伤,只是力竭,这白象吞气图当真是神妙,练了这么短时间就将脏腑练得强韧,承受住九龙锁天诀的强大反噬。

    他觉得力量大增,更胜先前,于是来到了旁边的铁锁前。

    与登云楼宅院里的石锁差不多大小,但都是铁制,比石锁重得多,从三百斤到九百斤一共七个。

    最终在四百斤时停住,颇为轻松,但提不起五百斤,练劲九层,已然达到第九层。

    他露出笑容,这一次又增了五十多斤的力量。

    照这般修炼下去,他很快就能突破五层,六层,七层……,一口气达到九层,直至练气士。

    “走吧!”宋逸扬远远喝道。

    冷非点点头,换了一身衣裳离开。

    宋逸扬只身一人而行,骑着一匹骏马。

    冷非则缀在后头,也骑着一匹马,隔着一里远,他能清晰听到他动静,所以不必靠得太近。

    宋逸扬这一路却很顺利,没有危险,一口气抵达了鹿阳城,当晚便返回。

    冷非继续跟在后头。

    月光如水,走到半路,恰是当初忘忧楼埋伏宋雪宜之处,已然趴着一个两个人。

    冷非已经听到,却没告诉宋逸扬,只是跳下马来,施展轻功疾行,靠近这片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