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壮雷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一路疾行,小心戒备,既然能暗算张天鹏,就很可能暗算自己。

    想到送出去的洗髓丹,他心疼如绞。

    这可是洗髓丹,自己万般算计,千般筹谋,天时地利人和都算到了,终于得到了这一枚。

    这样的机会真不知道会不会再有。

    可到了手还没能捂热,便被送给了张天鹏,张天鹏还真是运气好。

    自己这便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他摇头不已,心疼得要命。

    可心疼归心疼,却没有懊恼,如果让自己重新选择,自己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送出去。

    张天鹏待自己素来真心实意,一片真诚,拿自己当兄弟看,自己真要见死不救,那一辈子也无法心安。

    那样一来,自己也甭想达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之境,小小一颗洗髓丹,送便送了!

    他想到这里,精神一振,仰天长啸一声,速度再次加快,心境陡然提升了一大截,思维明晰更胜从前。

    雷印忽然在脑海里清晰闪现,上面的雷光流转,速度更快。

    他忽然一怔,随即大喜。

    雷光竟然变粗,变得两倍粗。

    “哈哈……”他忽然大笑。

    一直渴望能让雷光更强一些,时间能够延长。

    可惜一直没找到门径,没有前人的经验。

    现在终于有了精进,两倍粗的雷光,很可能将时间延长至四次呼吸!

    他很快收了雷印,专注赶路,免得分心被暗算,一口气跑回了外府的宅院,才坐下来安心的思索。

    外府宅院内有两个侍女,一直不停在打扫,宅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冷非看到了,点点头,坐到后院的小亭里思索。

    后院是一个花园,鲜花绽放,香气幽幽,也被两女打理得井然有序。

    “公子,请喝茶。”小秋端茶过来,轻轻放下,又轻盈的退下要离开。

    她知道冷非不想被打扰,只是奉了茶便退走。

    冷非道:“小秋。”

    小秋忙停住,来到近前:“公子?”

    冷非道:“你们跟登云楼是契约,还是卖身?”

    他与登云楼这般便算是契约,便像登云楼的伙计一样,拿钱办事,而还有的属于卖身,彻底属于登云楼。

    小秋摇头道:“咱们是孤儿,是登云楼照顾咱们长大,所以是登云楼的人。”

    “原来如此……”冷非慢慢点头:“好,那你去。”

    小秋轻盈退下去。

    冷非不再多想,这些侍女是登云楼的耳目,对登云楼绝对的忠心。

    雷印再次闪现,粗壮的雷光迅速流转。

    他不必试便知道,一定是两倍时间,能作用四次呼吸。

    片刻后,他脸苍白,冷汗涔涔,眼神黯淡几分,迅速憔悴了几分。

    他摇摇头,果然艰难。

    他试着操纵这雷光,让这雷光一分为二,可惜没那么容易,雷光好像烈马,一直在奔腾,想要操纵几乎不可能。

    他想了想,起身练了一遍拳,然后施展踏月浮香步,感受着飘飘欲仙的畅美滋味,精神变得活跃。

    半个时辰后,他精神恢复,然后再次试着操纵雷光,他不想让雷光如臂使指,没那么大奢望,仅想让它一分为二。

    一缕若能变成两缕,那便最好。

    现在每天只能用一次雷光,限制太强。

    即使碰上激战,也不敢轻用,因为不知道下一刻还会不会有激战,要不要雷光救命。

    若能将它分成两缕,一天能用两次,底气便足得多。

    ——

    “他把洗髓丹送出去了?”宋雪宜讶然。

    她正坐在后花园的小亭里,悠然自得,听到赵嬤嬤的禀报,明眸微瞪。

    洗髓丹可是天下罕有的灵药,尤其对渴望改变先天体质的冷非而言,更是无价之宝。

    他就这么把它送人了?

    赵嬤嬤道:“他也是没办法了,张天鹏已然被废,没有洗髓丹就成了一个废人,终生不能练武。”

    “是啊……”宋雪宜轻轻点头道:“比起自己不能成为顶尖高手,只能救朋友。”

    “这小子毫不犹豫的便转赠,当真有气魄。”赵嬤嬤摇头:“这种人还是很少见的。”

    “如此重情义,可是要吃亏的。”宋雪宜轻轻摇头。

    赵嬤嬤点头:“这世道,这种忠厚人最吃亏,他这般聪明的小家伙也这样……”

    宋雪宜道:“聪明难得,重情义更难得,两者凑在一起,那真是罕之又罕。”

    “夫人,要不要再赐给他一枚洗髓丹?”赵嬤嬤道。

    宋雪宜笑道:“这怎么可能。”

    赵嬤嬤叹一口气道:“我也知道不可能,可就是觉得不忍心,他被先天体质卡了这么多年,去各宗门一次又一次落选,想必是极渴望洗髓丹的,偏偏刚到手就没了……。”

    她说着话摇摇头,长吁短叹。

    宋雪宜道:“不能因为他重情义,就再给一枚洗髓丹,毕竟要师出有名,赏罚不可由心。”

    “是。”赵嬤嬤蔫蔫回答。

    “下一次,他若再有机会立大功,那便再赐一枚。”宋雪宜笑道:“总会有机会的。”

    “这种大功哪能随便得啊……”赵嬤嬤摇头。

    这一次杀忘忧楼的练气士,那是天时地利人和,不会再有下次的机会了。

    “来日方长,不必急的。”宋雪宜道。

    赵嬤嬤道:“他这年纪正是练功的黄金期,一旦错过想追赶同龄人,几乎不可能。”

    宋雪宜笑道:“嬷嬷你还是这么热心肠,说实话,跟忘忧楼很快要打起来,他有本事,便有机会立大功。”

    “那好。”赵嬤嬤无奈。

    ——

    冷非随后的两天一直试着将雷光一分为二,开始时,毫无希望,后来慢慢寻到一点儿窍门。

    他已经试过,粗雷光确实能延长至四次呼吸,在雷光范围内,速度还是两倍。

    终于在第四天的傍晚时分,他成功的将雷光一分为二,成为两缕雷光。

    两缕雷光在雷印上流转,偶尔会撞到一起,又归于一缕,然后再分开。

    分分合合,流转不休。

    第五天的时候,张天鹏终于回来。

    冷非正在明扬街的宅院里,张天鹏进来后,一把搂住冷非,用力拍拍他后背。

    冷非挣开。

    张天鹏嘿嘿笑道:“冷兄弟,大恩不言谢啦。”

    冷非摆摆手:“说这些干什么,换了是张兄你,会不会这么做?”

    “我一定会好好想一想,犹豫一番的,不像冷兄弟你。”张天鹏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