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西江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宋雪宜道:“他就那么舍得?”

    “没有犹豫,只有心疼。”赵嬤嬤笑道:“心疼坏了,脸难看得很。”

    “咯咯……”宋雪宜花枝乱颤。

    赵嬤嬤也笑着摇头。

    “可惜了。”宋雪宜轻轻摇头:“这洗髓丹确实是给他救命的,他服了洗髓丹,修为突飞猛进,再在寒冰谷苦修一阵,回来可能就不怕忘忧楼高手了。”

    赵嬤嬤脸肃然。

    宋雪宜叹道:“洗髓丹只有这两颗了,今年怕是再不会有洗髓丹。”

    “那……”赵嬤嬤大急。

    宋雪宜道:“只能说他的命运不济,那便先呆在寒冰谷,虽是苦寒之地,谷中弟子流放之所,但总好过被忘忧楼杀了。”

    “也好。”赵嬤嬤道:“躲过这一阵风头,再让他出谷不迟!”

    “唉……,如今这世道,像他这般赤诚之人少之又少,不过老实人总是吃亏。”宋雪宜感慨的道。

    赵嬤嬤道:“夫人,这种小家伙,是可以委以重任的。”

    “是啊……”宋雪宜轻颌首:“不过不能做得太明显,让他自己折腾,他很聪明。”

    赵嬤嬤轻颌首。

    ——

    冷非戴上了天丝面具,站在镜子前打量。

    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张脸,脸庞光洁没有胡须,鼻子与嘴都没什么变化,但面目上的五官距离有变化。

    只是各部分之间的轻微变化,却彻底变成另一张脸,模样差别很大。

    现在的他相貌普通,没有一点儿吸引人的地方,平平无奇普普通通,站在人群里不会被注意。

    他满意的点点头。

    这张脸确实适合藏身,现在钻进朱雀大道里,恐怕忘忧楼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转身看一眼自己的宅院,忽然一跃上了墙,翻墙落地,已然到了一座小巷内。

    小巷幽静无声,他耳朵早就听过,周围没有人。

    沿着小巷往前走,然后又穿过几个小巷,再钻进朱雀大道,彻底混入人群中。

    他松口气。

    到了这一步,已经没人能发现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路,即使大姐冷媚在跟前也认不出。

    大街上灯火通明,人群涌动,远比白天热闹。

    他沿着朱雀大道往南走,慢慢出了城,然后沿着大道一路往南而行。

    夜幕深沉,明月高悬,清辉徐徐。

    他沐浴着月光,脚下疾行,快逾奔马。

    他力量增至千斤,这是双臂的力量,双腿的力量远胜双臂,走起路来飘飘欲飞,身体好像是一片羽毛。

    所以他稍一用力便快逾奔马,根本都不用踏月浮香步,走路反而是一种享受,清凉的夜风扑面,清爽宜人。

    一边疾奔一边运转着青牛撞天图,恢复体力,赶了半夜的路,到天明时分,已然奔出了数百里。

    他周身热气腾腾,头顶冒着白气,却没有疲惫感,身体热血涌动,舒畅无比。

    他在一座小镇上停歇,在一间小吃摊前坐下,要了一碗粥与十个肉包子。

    正要埋头吃饭,面前已经坐下一个俊朗中年男子,身穿灰袍,刚劲挺拔。

    他坐下后直直盯着冷非,淡淡道:“我是李西江!”

    冷非一怔,露出疑惑神:“李西江……,不知有何贵干?在下周方。”

    怪不得宋逸扬被打得那么惨,这李西江不能力敌,只能周旋应付。

    “你杀了李西海?”李西江哼道。

    冷非再次露出疑惑神,他知道天丝面具能清晰反映出神态,与真正的皮肤无异:“李西海?李西海是谁?”

    “我兄弟!”李西江冷笑:“我的亲兄弟,却死在你手上!”

    冷非皱眉露出不耐烦神:“这位兄台,我不认得什么李西海李西江,更没杀什么人,杀人是犯法的!……真是莫名其妙,我还要吃饭,请便罢!”

    他说罢埋头吃饭。

    “你可知咱们白象宗有一门秘术,叫追魂术,几大宗都有类似的秘术,可以凭此术找到杀人凶手。”李西江沉声道。

    冷非抬头看他:“追魂术?难道你把我当杀人凶手了?不会弄错了?”

    “不会。”李西江淡淡道:“你为何杀我兄弟?”

    “真不认得。”冷非摇摇头道:“你确实弄错了,还是再找找看。”

    他说着继续埋头吃饭。

    李西江冷笑一声:“到了这一步,你还要抵赖,当真不是英雄行径!”

    冷非摇摇头继续吃饭。

    “好得很!”李西江起身离开,眨眼间不见影子。

    冷非埋头吃饭,一口气把粥与包子吃光,一边吃一边思索,几大宗真有这般秘术的话,还真是麻烦。

    怪不得名门大宗弟子杀不得。

    他吃过饭,没急着出镇,先在这里慢慢逛一逛,尤其在一家古董铺子前。

    这古董铺子看起来很残败,显然经营不善,而且在这种小地方也没什么有钱人。

    他扫了几眼,失望的摇摇头,没什么可捡的,都是一些残缺之物,好像从墓里挖出来的。

    逛了一圈便出了镇子,果然看到了李西江。

    李西江便站在镇子的出口,守着大道,冷冷瞪着冷非。

    冷非摇头叹气,做无奈状:“我说这位李兄,你真的弄错了,我没杀你兄弟。”

    “嘿!”李西江刚毅的脸庞充满不屑。

    冷非摇摇头,迈开步子开跑,宛如奔马疾行。

    李西江紧随其后,与他并肩而行。

    冷非叹口气不再多说,速度加快,越来越快,到了后面已然是劲风反推,阻力极大。

    这个时候他施展起了踏月浮香步,莫大的阻力一下变轻甚至消失,仿佛御风而行。

    “哈哈……”他不由的咧嘴大笑,这才是踏月浮香步,逍遥自在,痛快无比。

    狂放状与平时截然不同。

    李西江轻哼一声,陡然加速如离弦之箭,朝着冷非身后重重一拳打来。

    冷非喝道:“你这人有毛病!”

    他轻飘飘一拳。

    “砰!”宛如一道闷雷炸响。

    冷非前进速度陡然加快,狂蹿出一大截,嘴里已经出血,脸大变。

    李西江倒退,眨眼间两人距离拉远。

    冷非往树林里一钻,踏月浮香步在树林里如鱼得水,不时蹬一棵树加快速度。

    他已经吞了一颗玉参雪兰丹,热流汩汩滋润着五脏六腑,抵挡着五脏六腑的伤势。

    这李西江的拳劲有古怪。

    拳劲强横他不怕,太岳镇魂锤至刚至猛,能挡回去,但随着拳劲的还有一丝微弱的奇异力量。

    这股力量钻进五脏六腑之后,好像轻轻挤了一下五脏六腑,而五脏六腑脆弱得很,被这么轻轻一挤便受伤。

    这股力量很弱,但造成的伤害却极大,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承受一次。

    这便是第三重楼的练气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