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晋境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才是练气士的厉害处?内劲附着一丝内气之后,威力倍增,变得极为阴毒。

    他已经打听清楚。

    练气士的内气不能离体,多数是不能附于剑上刀上,更多是在身体里流转,增强五官与增益力量速度。

    但内气能附于内劲上。

    劲与气浑然相融,一旦内劲离体,也附着一丝内气,这一丝内气便足够伤人。

    他灵机一动,忽然开始施展白象吞气图。

    吸九口气,然后屏息,轻敲数处穴道,再吐出一口浊气,五脏六腑顿时麻酥酥舒服。

    原本不停加重的伤势忽然一轻。

    他大喜过望,于是继续运用白象吞气图,待跑出十里外时,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这固然有玉参雪兰丹的效果,更多的还是白象吞气图,不愧是一脉相承的武学。

    李西江再次逼近。

    冷非嘴角带着血,脸苍白,嘶声喝道:“你真弄错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错便错了。”李西江淡淡道。

    他脚下加快,已然追上冷非,喝道:“只能怨你运气不好,死罢!”

    他再次一拳打出。

    冷非咬着牙嘶声道:“你这家伙怎么不讲理!”

    他轻飘飘,好像软弱无力的打出一拳。

    “砰!”两拳相击,李西江顿时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血,难以置信。

    冷非咬着牙一幅被逼无奈的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呐!”

    李西江“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翻身而起,咬牙瞪着他道:“你是扮猪吃老虎!”

    冷非摇头:“我不过是练劲层次,吃什么老虎!”

    李西江转身便逃。

    冷非疾追。

    李西江的速度越来越快,奔跑之际声势惊人,地面似乎随着他每一步而颤动,眼前一切阻碍的东西都会被撞飞,横冲直撞无所顾忌。

    冷非紧追不舍,喝道:“你不是要杀我吗?明知错了也要杀我,心性邪恶,当真该死,我今天便替天行道!”

    他竭力施展踏月浮香步,最终追上李西江,再次一记太岳镇魂锤的第三拳。

    “砰!”李西江接住这一拳,再次吐血倒飞出去,然后接着奔跑,速度更快。

    冷非追赶,继续打出一拳。

    “砰!”李西江再接住这一拳,仍旧吐血,落地之后便奔跑,白象宗弟子确实是生命力强大。

    太岳镇魂锤的拳劲可没那么好消受,会一直震荡五脏六腑,虽没附着内气,也足够歹毒。

    李西江纵使有内气护体也要受伤,而且伤势不停加重,看吐出的血便知道。

    “砰!”李西江接住第四拳,吐血更甚,脸苍白,奔逃速度更快。

    冷非哼道:“逃得比兔子还快!”

    李西江沉默着奔逃。

    冷非苦追不舍,机会难得,放跑了才是大麻烦,现在一直否认只是为了削弱李西江的杀意,不至于狂暴,却没指望真能瞒得过李西江。

    李西江忽然停住。

    冷非也忽然停住,皱眉看着李西江。

    李西江脸上露出狂喜,好像捡到什么宝物,又或者悟得奇功,让冷非心里发毛。

    “哈哈……哈哈……”李西江仰天大笑,喜悦不胜。

    冷非皱眉:“你是有什么毛病?”

    “哈哈,多谢你了!”李西江大笑着看向他。

    冷非看出他不是戏谑,而是真正的感谢,心下更觉不妙。

    李西江大笑道:“没有你这几拳,我还领悟不了这白象神功第三层!”

    冷非沉声道:“什么意思?”

    “哈哈,我已经踏入了第四重楼,真的是要感谢你!”李西江赞叹道:“你这拳法神妙,却让我悟得了白象神功第三层的玄妙。”

    冷非皱眉,感受到李西江的气息变得浑厚,有乌云压顶之感。

    他转身便逃。

    “哈哈……”李西江大笑:“乖乖受死罢!”

    他速度陡然大增,已然到了冷非跟前,轻飘飘一拳。

    冷非施展太岳镇魂锤第三拳。

    “砰!”他如腾云驾雾一般倒飞出去,李西江拳劲上传来的庞大力量好像一座山压过来。

    “噗!”他吐出一口血,胸口烦郁,五脏六腑都在翻腾,这一下伤势更重。

    他转身便逃,一边施展白象吞气图缓解,还好玉参雪兰丹的药力犹在。

    “哈哈……”李西江大笑,再次追近。

    冷非一直不敢施展飞刀,便是怕被李西江认出来,到时候真认出是凶手,那绝对会狂暴。

    狂暴的三重楼高手几乎不可能战胜,甚至用雷印也未必管用。

    他忽然拔剑出鞘,化为一条长龙席卷李西江。

    “好!”李西江大笑着重重一拳。

    “叮……”灵蛇剑一滞,好像要脱手飞出。

    冷非早有预料,顺势加速,踏月浮香步借劲而行,陡然拉开一大段距离。

    “咦,有趣!”李西江大笑。

    飞龙剑法玄妙,通过剑身已经卸去了李西江的拳劲,拳劲一卸,自然内气不能存。

    冷非又钻进树林里。

    郁郁树林没有路,只有缠绕的藤条与厚厚的杂草,几乎无法通行,却难不住冷非。

    他几乎是蹬着树而行,每一步都准确的蹬在树上,速度越来越快,宛如灵狐穿空。

    李西江身法远不如他灵动,但速度如电,但凡挡在身前的树枝都被他撞断。

    “砰!”冷非间不容发的避开一拳,拳头撞上旁边树干,树身闷响,然后缓缓倒下。

    李西江冷笑一声道:“你是逃不掉的,我乃四重楼,你不过一个练劲的,真被你逃掉,我真没脸见人了!”

    冷非道:“你到底发什么疯,一个四重楼高手欺负我一个练劲,而且还弄错人了,真是莫名其妙!”

    “你小子有问题。”李西江冷笑道:“绝对是杀我弟弟的凶手!”

    “胡说八道!”冷非断不能承认。

    李西江冷笑道:“你这一身武功是从哪里学的?是哪一宗弟子?”

    冷非哼道:“无名无派!”

    “那便是了。”李西江道:“那更要杀了你!”

    他不仅仅是要报仇,还看上了冷非的拳法,尤其是太岳镇魂锤,当真玄妙莫测。

    凭着练劲竟然能与自己三重楼的力量相若,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从没听过这般奇功。

    如此奇功到了自己跟前,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所以他一直没急着杀冷非,便是要留他活口,一直要逼得冷非崩溃投降,失去了抵抗之心,才能逼问出秘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