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搜魂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见识到这飞刀,他一下便断定,弟弟便是死于冷非之手,这般飞刀,弟弟绝对避不开。

    他双眼宛如充血,死死瞪着冷非的背影,脑海里对武功的贪婪与渴望一下消失,唯有冲天的杀气,唯有弟弟那具没有脑袋的尸首。

    “啊——!”他仰天长啸。

    他化为一道影子,眨眼追上冷非,一拳打出。

    冷非脑海闪现雷印,一缕雷光在印上流转不休,奇快无比,此时一下消失。

    世界骤然变缓。

    “嗤!”飞刀射向李西江眼睛,他不信眼睛上还有宝衣保护,同时避开这一拳。

    “叮……”有无形的力量挡了一下,竟然还是宝衣!

    冷非脸色阴沉,竟然还有这般神乎其神的宝衣!不仅能护住喉咙还能护住眼睛,平时隐形,危险时才会一现。

    鲜血飞溅,飞刀从眼睛上滑开后,在李西江左太阳穴处割开一道长长口子,鲜血涌出,瞬间染红了他半边身子。

    他却毫不在意,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冷非,左手又一拳打出,奇快绝伦。

    冷非知道,这么快的拳,绝对是他拼了老命催发出来的,发不出几拳。

    但他只有两次雷印,已然都用光,此时只能靠着预判,可惜速度太快,预判也无法避开。

    “砰!”冷非胸口挨了一拳,倒飞出去。

    顿时汹涌力量钻进五脏六腑,化为一把刀切割着五脏六腑,浑身上下无处不疼,无处不在的疼痛好像一条条绞索,五花大绑,缠得他越来越紧,要把他弄昏。

    他拼命运转青牛撞天图。

    “砰!”他重重落地。

    但奇异力量从大地传到他身体,滋润着五脏六腑,剧烈疼痛稍稍一缓,不至于让他昏厥。

    他手一按地,翻身跃起,拼命催动踏月浮香步,速度比平时更快两分。

    “嘿嘿……”李西江发出怪异冷笑。

    他右臂已然不能用,免得伤口裂开,左拳同样刚猛霸道,宛如巨象甩鼻。

    他速度鬼魅,眨眼追上冷非,再次一拳。

    冷非倏的一闪,堪堪避开。

    “呼……”又一拳。

    冷非再一闪又避开。

    剧烈疼痛让他思维更清晰,运转更快,预判也更精准迅速。

    “嘿嘿!”李西江冷笑更甚,速度更快。

    “呼呼呼呼!”

    他一口气挥出九拳,拳拳落空,冷非总能堪堪避开,嘴角涌着鲜血疾驰。

    青牛撞天图一直在滋润五脏六腑,却无法弥补消耗的体力,体力再次迅速穷尽。

    这一次他不是先前的假装,心下涌起绝望,迅速又压下,转身一拳迎上去。

    “砰!”他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觉得一把刀子钻进身体,切割着五脏六腑。

    原本稍缓的伤势骤然加重,青牛撞天图已然无能为力。

    “砰!”他重重落地,一动不动,嘴里汩汩涌血。

    “呼……”李西江来到他身边,长长吐一口气,脸色骤然苍白如纸。

    他打量着冷非,上前踏出一步。

    “喀嚓!”渗人的声音中,冷非右臂折断。

    “喀嚓!”冷非左臂折断。

    “喀嚓!”右腿折断。

    “喀嚓!”左腿断。

    李西江这才停下,喘着粗气,眼中的血丝已经褪去,他的杀机与怒意已经发泄得差不多。

    “是你杀了我弟弟吧?”李西江平静的问道。

    冷非脸色苍白,鲜血却已经停住外涌。

    他轻轻摇头:“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死在我飞刀下的人多了,不知道是哪一个!”

    “白象宗高手,你能不知道?”李西江冷笑,淡淡道:“罢了,先不说这个,先说说秘笈吧。”

    先前的时候,他脑海里只有报仇,只有一个念头—报仇,不再想秘笈与武功。

    可经过刚才的追逐,冷非展现出超卓的轻功与拳法,还有惊人的飞刀,都让他渐渐冷静下来。

    他差点儿阴沟里翻船,冷非若能再坚持一会儿,他便先撑不住了,催动秘术是极耗内气的,更重要的是,宝衣更耗内气,而且已然被飞刀破去,宝衣毁掉。

    他心疼之极,于是再次升起了贪婪之心,想要得到这几门奇功,也算是补偿。

    冷非笑了笑,一言不发。

    “唉……”李西江摇头:“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就给你展示点儿手段吧。”

    他轻轻在冷非胸口拍了四掌。

    冷非觉得有一群蚂蚁钻进了五脏六腑,开始啃咬,开始时是酸麻,后来是疼痛,再后来是发痒。

    痒得深入骨髓,奇痒无比,几乎要让他发狂,他恨不得把皮肤撕开,死命的挠,甚至把五脏六腑都掏出来,一遍一遍的挠。

    随着奇痒,血液开始逆流,不但力气全失,每一次心跳都让他眩晕,好像在抽取力量。

    每一寸血肉都在用刀子刮割,无一处不疼。

    所有疼痛都在冲击着他,他就像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船,随时要倾覆,被彻底淹没。

    他身子抽搐个不停,眼睛已经全部变成眼白,嘴里不停的涌出鲜血,就像一条快死的鱼在挣扎。

    他思维如电,所有的精神都凝注于一个点,在脑海里拼命想着那枚龙佩。

    他想象着自己幻为一条巨龙,在天地之间自由遨游,夜宿昆仑,朝至东海!任由来去,无拘无束,畅快淋漓!

    “砰!”李西江又拍一掌他胸口。

    他身子猛的停止挣扎,自那巨龙的想象中抽离,身体疼痛差点儿把他击溃。

    “滋味如何?”李西江俯视着他,笑眯眯的问。

    冷非“噗”吐出一口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红牙:“好极了!”

    李西江哈哈大笑:“好,是条硬汉子!”

    冷非嘴角微哂:“你不会得到秘笈!”

    “我却不信!”李西江大笑,再次拍四掌在他胸口。

    冷非顿时再抽搐。

    他已然找到了逃离之法,眼白翻起,再次进入了巨龙的想象中,化为玉佩中那条巨龙。

    自由遨游,腾云驾雾。

    他身体也不由自主摆出九龙锁天诀的式子,只是四肢被打断,看起来没那么标准。

    但即使如此,他仍能感觉到双膝间涌出热流,汩汩冲刷着他身体,对抗着剧烈疼痛。

    他不为所动,只是死死捉住想象,让所有精气神都投入巨龙之中,抽离身体。

    “砰!”李西江再次一拍他胸口。

    冷非再次停止抽搐,睁开眼睛,朝他咧嘴一笑:“滋味真是不错!”

    李西江打量着冷非,笑道:“好得很,能挨两遍搜魂手,你是头一个!”

    冷非咧咧嘴,露出一口被鲜血染红的牙,透出不屑一顾。

    他发现超越极限的痛苦让他精神更加集中,更能彻底转化为巨龙,肆意想象,彻底逃离现实世界。

    他隐隐感觉一线生机。

    “倒要看看你能挨几次!”李西江哼道,再次在冷非胸口拍了四掌。

    冷非再次眼睛翻白,抽搐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