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生乱(八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因为刀的霸道符合他性情?

    冷非一边盯着鹤鸣八刀看,一边自省,想要弄清到底为何会喜欢刀。

    刀与剑各有其精擅,刀大开大阖,狠辣凌厉,剑则轻灵迅捷,论及杀敌威力,剑的威力更强。

    刀的缺点是变化不够精奇,以劈砍为主,而剑则以刺削为主,变化无穷,防不胜防。

    剑可以瞬间刺出数剑,刺杀数人,而刀只能一刀一刀来,不可能一刀斩出斩出数刀,先天限制。

    所以武林之中,剑法为尊,往往很多人在开始练刀,后来则弃刀练剑。

    冷非从前也没想过练刀,可看到这鹤鸣八刀,却忽然心痒,觉得刀也是不错。

    一刀两断,痛快淋漓。

    中年男子不停挥刀,一刀又一刀,刀法简单,却快如闪电,威力自然惊人。

    半晌过后,中年人收刀,对旁边观看的青年道:“可看清楚了?”

    这青年相貌平庸,但身形魁梧壮硕,站在那里就像一座铁塔,不满的道:“师父,这刀法有点儿太简单了吧?”

    “你这种蠢货,就得学简单的!”中年男子道。

    青年不满的道:“师父,我虽然笨,但我天生神力,旁人打不过我!”

    “要不是因为你天生神力,脑子还不开窍,我也不用厚着脸皮跟山主求这套刀法!”

    “这是山主所传?鹤鸣八刀……,难道是山主创出来的?”

    “山主虽强却创不出这刀法,这乃是鹤鸣山奇遇所得,山主的运气极好。”

    “在这座山得到的?”

    “此山下面有一个洞府,乃鹤鸣山人的传承,被山主所得,否则怎么可能突飞猛进,短短两年便踏入十二重楼?”

    “鹤鸣山人……,没听说过,没什么名气吧,那武功也有限得很!”

    “闭嘴!”

    “师父……”

    “鹤鸣山人可没那么简单!……休得啰嗦,此刀法威力惊人,只要练好了,你便能纵横鹤鸣山,没人再敢欺负你!”

    “真的?”

    “信不信由你,练不练?”

    “练!”

    “那你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的,第一刀!”

    “嗤!”青年挥刀划出,刀光雪亮,看得冷非心痒,恨不得也挥刀试试。

    “你这一刀用劲太猛!”中年男子沉声道:“这一刀重的是势而不是力,外人看着你这一刀是拼尽全力挥出,其实只在开始猛的一挥,剩下时间却是顺势而行,着重于控制,通过手腕与五指来控制刀势!”

    青年再次挥刀,这一次刀光更亮,越加用力。

    “砰!”中年男子一脚把他踹出一丈外。

    “嘿嘿……”壮硕青年摸着后脑勺憨笑:“师父,还是拼命挥刀过瘾,速度多快?谁能挡得住?管他怎么精妙,我就是一刀!”

    “嘿!”中年男子冷笑:“你一刀再快,用力到老,没了变化的机会,别人收拾你只要一招!”

    “我的刀更快!”壮硕青年道。

    中年男子道:“快是有极限的,再快的刀,没了变化,还是容易对付,你来砍我一刀!”

    “看刀!”壮硕青年毫不犹豫挥刀,刀光如电。

    他确实神力惊人,这一刀只能见到一道素练,看不到刀身模样。

    中年男子轻跨出一步,轻飘飘一掌拍出。

    “砰!”壮硕青年飞出三丈外落地,摔得结结实实,半晌没能爬起来。

    “要是敌人,你已经死了!”中年男子冷笑。

    冷非若有所思。

    他纵使悟性惊人,举一反三,可毕竟没有接受过真正的传授,这中年男子所传授的鹤鸣八刀固然厉害,冷非却更重视他所说的话,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对冷非都有莫大触动。

    将中年男子的话举一反三,有悟于心。

    壮硕青年半晌才爬起来,慢慢腾腾,满脸的不情愿:“师父,你下手忒重,是不是对我有怨气?觉得我这个笨徒弟给你丢人了?”

    “不重点儿你不长记性!”中年男子冷笑。

    壮硕青年悻悻的道:“好吧,我懂了。”

    他挥刀如电,冷非发现了些微不同,爆发力量猛一挥,然后不再用劲,顺势而用。

    冷非对这一刀已然彻底掌握。

    “这一刀的精妙还在操纵上,与第二刀的接续上。”中年男子继续道:“第一刀斩出,若有人格挡,则要顺势化为刀劲,这一点儿对你有点儿难,但慢慢练,总能练会,然后第二刀会更快。”

    “要是旁人闪过了呢?”

    “那就顺势发出第二刀,化斩为削,总之要形成一个圆,以你身体为圆,身体的挪动弥补刀势,刀势要短,则身体要动得大,刀势要长,则身体不需多动。”

    冷非如饥似渴的吸纳着这些。

    鹤鸣八刀在中年男子嘴里一一展现,冷非发现自己的领悟远不如中年男子所讲。

    鹤鸣八刀在冷非看起来还是很简单的,要点只有两条,一是借势借劲,二是快,当然前提是用刀之人力量惊人,否则鹤鸣八刀便失去其根基。

    但想做到,需要足够的智慧,冷非妙悟于心,兴奋难抑,恨不得找人试一试刀。

    他听过之后没有再跟着中年男子与壮硕青年,而是进了一座宅子偷了一把刀,然后在树林里练刀。

    一刀又一刀,刀势连绵不绝,形成一片雪亮光团,把他笼罩其中无法看清,他招式越来越慢,刀速却越来越快,好像一个光环把他笼罩。

    他看起来却没怎么动,只是慢悠悠挥刀,游刃有余,好整以暇。

    ——

    第二天清晨,鹤鸣山练武场热火朝天,但都有些心不在焉,私底下流转一个消息:南天泉抄了寒冰谷的老窝,不仅得了六百年的天火莲,还得了一本秘笈,秘笈便在郑齐手上。

    他们多半是不信的,即使找到秘笈,也不可能落在郑齐手上,应该在泉主蒋佩琪手上才是。

    他们好奇,想找郑齐问问,可不见郑齐。

    于是有好事之人去了郑齐宅子里,结果没见着,然后众人都开始寻找,也没人看到郑齐下山。

    很快他们发现了徐子仁宅子里有郑齐与蒙少锋的尸首,皆是中毒身亡,却不见了徐子仁。

    他们一下便猜到,是徐子仁毒杀了两人,抢了秘笈逃下山去!

    顿时整个鹤鸣山动起来,南天泉泉主蒋佩琪大发雷霆,誓要把徐子仁捉回来明刑正典,给郑齐与蒙少锋偿命。

    他还放话,这件事是南天泉的内务事,旁人不能插手。

    随之,各泉主勒令属下不得下山掺合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