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暗杀(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董莹明眸放光:“周大哥,那你要小心!”

    冷非微笑点头道:“我不会再回来,你要自己离开了。”

    “我明白的。”董莹轻轻点头。

    她知道冷非此举是为了不连累自己,一旦去杀鹤鸣山弟子,必会招致追兵。

    冷非从怀里掏出玉瓶,取一颗玉参雪兰丹递给她:“这是上好的伤药,吃了罢。”

    董莹毫不犹豫的接来扔嘴里。

    顿时清流遍及五脏六腑,好像伤势一下变缓。

    “果然是灵药!”董莹赞叹。

    冷非道:“保重!”

    他不再停留,现在的时间很宝贵,每耽搁一会儿,就可能少杀几个鹤鸣山的败类。

    董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蹙眉担忧。

    鹤鸣山罪该万死,可还能好好的存在到今天,便是因为难缠而且实力雄厚,周大哥一个人的话……

    她轻轻摇头,这件事太危险,是舍命而为,很有可能要丧身于鹤鸣山。

    她却不能多劝,鹤鸣山是该灭,周大哥这是舍生取义,她只能敬仰佩服,阻止的话说不出口。

    冷非悄悄来到了鹤鸣山。

    他先前冒充徐济帆大喝,众人被惊醒,现在又重新恢复了平静,继续入眠。

    冷非从练武场上拿了一柄长刀,雪亮如银,悄无声息的进入一间宅院。

    五官彻底打开,催发到极限,眼睛与耳朵及鼻子甚至舌头及皮肤感觉连到了一起,发生奇妙的反应。

    隐隐约约中,他好像能看到躺在屋中主人的位置与姿势。

    他一跃而入,挑帘便是一刀。

    屋中主人甚至还没睁开眼,脑袋已经离开身子。

    “嗤——!”鲜血奔涌,发出轻啸。

    冷非转身便走,翻到旁边宅院。

    冷非这几天已然摸清了众弟子们的底细,哪一个武功高,哪一个武功低,哪一个更恶更该死。

    这个家伙便是与程忧一样该死的,每天晚上都要折磨女人,而且大声谈论怎样在山下虐杀人。

    第二间宅子,他仍旧无声无息杀掉主人。

    潜渊诀神妙无比,他先从武功低的开始杀,再杀武功高的,练劲境界内,都是一刀斩杀,尸首分家。

    鹤鸣山一共六百弟子,他三四次呼吸杀一个。

    潜渊诀之下,动作轻盈无声。

    翻墙落地一次呼吸,跨进屋内一次呼吸,一刀解决然后跨出屋外一次呼吸,再翻墙到另一间,又一次呼吸。

    一共四次呼吸。

    到了后来越来越快,动作凝练而纯熟。

    翻墙落地进屋一次呼吸,一刀解决出屋翻墙而去一次呼吸。

    一共两次呼吸。

    甚至不用两秒钟。

    他思维如电,根据听到的看到的来推衍,几乎不占时间,精准而凝练,高效而迅捷,当真是杀人如宰鸡。

    六百弟子,在他悄然无息的杀戮中迅速减少,从五百到四百到三百到两百,最后剩下的十几个都是练气士。

    练气士的宅院格外大,而且他们的五官更敏锐,所以需要更迅捷与更无声无息。

    他轻盈的落到一个六重楼练气士宅院,轻跃两步,挑帘蹿进便是一道白光射出。

    那练气士刚刚睁开眼睛,白光迎面,直接炸开他脑袋,直接毙命而亡。

    冷非舒一口气。

    潜渊诀对六重楼的练气士很有效,他没能发现自己,所以反应那么慢。

    他要先解决六重楼练气士,捡起飞刀在这个泉主身上拭了拭,然后蹿出屋子,翻身跃到墙上,落到旁门宅子,也是一位泉主,直接了结。

    五个泉主毫无波澜的毙掉,剩下的便是副洞主与洞主,通过呼吸之声,他先杀一个七重楼练气士。

    潜渊诀对七重楼练气士也极有效,无声无息靠近,致命一击,仍旧很顺利。

    冷非暗松一口气。

    杀掉这些练气士,偌大的鹤鸣山只剩下了七个人,声音比先前寂静了几分。

    他浑身热血沸腾,毫不疲惫,反而越发健旺,精气神达到饱满状态,动作越发轻盈迅捷,思维越发灵动。

    他靠近一座八重楼练气士的宅院。

    潜渊诀催发到极致,脑海思维如电,五官连感,感受着屋内之人。

    一点一点靠近,到了屋外,他没从门蹿进去,而是直接撞断了窗户,出现在那洞主跟前。

    冷非动作一滞眼前一花。

    那洞主翻身而起,一道白光打向他眉心。

    危急关头,一缕闪光脱离雷印。

    世界骤然变缓。

    他看清了白光是一道银钉,这洞主相貌俊逸不凡,双眼寒光迸射惊人。

    他思维更快,发现自己的雷光还是增强了,否则八重楼练气士的暗器即使身处雷光作用之际,还是快得看不清。

    现在却能看清,速度变缓。

    他从容的避开,同时一刀射出,服下洗髓丹与天元果,他的速度也快很多。

    “嗤!”飞刀射出。

    “啵!”俊逸中年的脑袋炸开。

    冷非停住,抹了一把冷汗,迅速翻一遍这俊逸中年的身子,可惜一无所获。

    飞刀收起,他转身便走。

    他来到一间宅院前,轻轻敲院门。

    “谁啊?”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粗重嘶哑。

    “程洞主,我奉泉主之命前来送信!”冷非变成了卢风的声音。

    “进来!”里面传来声音。

    冷非昂头挺胸往里走,笃定这些洞主们对各泉并不了解,身为洞主对小人物是不屑一顾的。

    进了院子,院中已经站着一个粗壮的中年男子,满脸的不耐烦。

    他扫一眼冷非,皱眉道:“你是哪一泉的?”

    “南天泉。”冷非抱拳道:“泉主蒋佩琪,吩咐小的给程洞主说一声。”

    “说什么?”粗壮中年不耐烦的哼道:“都什么时候了?”

    冷非道:“是关于徐子仁的。”

    他发现粗壮中年的戒备一直没松懈,而且两人的距离不够近。

    “那个杀了同伴,抢了秘笈逃跑的徐子仁?”粗壮中年问道。

    冷非点点头:“他确实抢了秘笈。”

    “什么秘笈?”粗壮中年露出感兴趣的神。

    冷非忽然一甩手。

    “嗤!”白光奇快绝伦的射穿他眉心,炸开了他脑袋。

    “砰!”粗壮中年轰然倒地。

    冷非舒一口气,捡起飞刀拭干净,转身便走,到了不远处另一间院子外敲门。

    到了洞主的层次,宅院格外幽静,与旁的宅子距离颇远。

    因为他们内气深厚,五官也更敏锐,稍一凝神能听到别人院子的动静,很烦人。

    他一间一间院子敲门,竟然屡试不爽。...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