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杀光(二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他自己也不相信,竟然一口气把六个洞主也杀干净了。

    这可是八重楼的高手,在他眼里是深不可测的存在,偏偏都死于自己之手。

    强横力量加上奇快速度还有快意刀意,种种叠加让快意刀威力极惊人。

    即使这样,偷袭这些洞主会很困难,练气士的感官更敏锐,对风吹草动最警觉,但是光明正大的唤醒然后袭杀,竟然轻松自如,一刀毙命,竟然没有一个失手。

    他都觉得老天助自己,借自己手诛杀这帮畜生。

    整个鹤鸣山的血腥气已经压不住。

    浓郁的血腥气缭绕,鹤鸣山宛如一座修罗场。

    冷非沐浴在这惊人的血腥气中,痛快淋漓,恨不得仰天长啸。

    “谁?!”忽然一声断喝响彻虚空。

    冷非脸色微变。

    这一声断喝差点震破耳膜,眼前剧烈晃动,一阵阵呕吐之意涌动。

    潜渊诀催动到极限,他贴在墙壁下一动不动。

    孙鹤鸣回来了!

    看到鹤鸣山被人杀光,会不会被吓住?觉得有顶尖高手,浑身戒备?

    或者是他觉得凶手已经走远,会立刻追逐?

    他随后想到,孙鹤鸣是白象宗弟子,懂追魂术,恐怕很快要找到自己。

    不能束手待毙,得赶紧走!

    无声无息潜行,孙鹤鸣的怒吼他听得清清楚楚,判断出距离百米。

    大地之力汹涌而动,虽然无声无息却速度奇快,如一抹轻烟飘动,沿着大道往山下冲。

    自己上山的路虽近却不能走,孙鹤鸣要是见到董莹,会不管不顾直接毙了。

    他走到一半已然听到衣袂飘飞声追近。

    他心下绝望,十二重楼的练气士,自己必死无疑!

    他迅速压下这思绪,想着脱身之法。

    衣袂飘飞声已然来到身后,他猛的停住,转身扬声喝道:“白象宗李西海在此,孙鹤鸣,你敢杀我!?”

    月光之下,一道影子猎猎鼓荡着衣袍俯冲而下,冷非过人目力已然看清此人脸庞。

    约有四十岁,清癯而劲拔,身体高瘦,足比自己高一头,仿佛一只苍鹤飘落。

    孙鹤鸣双眼灼灼放寒光,轻盈的俯冲而下,一掌拍出,似乎没听到冷非的话。

    冷非一边运太岳镇魂锤心法,招式却是巨象拳,一边喝道:“家师徐济帆!”

    “砰!”冷非飞出一丈后踉跄退一丈,脸色涨红醉酒。

    孙鹤鸣也倒退了三步,脸色微变,目光陡然大亮。

    “咦?”他双眼闪烁,上下打量冷非。

    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十二重楼近乎圆满,一直没能突破,即使服下天火莲还不能突破,是受限于先天体质与自己对天地的领悟不足。

    达到先天境界当真艰难无比。

    但十二重楼,肉身已然是两千多斤的力量,再加上内力增强,可达三千多斤。

    这是让练劲高手绝望的力量,练劲高手是一百斤一百斤的增强,在三千多斤力量面前,微不足道。

    辅以自己的巨象拳,可达六千多斤,是何等惊人的力量,甭说练劲高手,便在练气士中也近乎无敌。

    可这么个练劲的小子,竟然能击退自己,一身力量磅礴浩瀚,让自己感觉吃力。

    “你到底是谁?!”孙鹤鸣喝道。

    冷非烦郁欲吐,五脏六腑翻涌,若非服过了天元果与洗髓丹,这一下自己便要吐血。

    他同时心下也大定,有了一点自信。

    原来自己的力量已经这么强,竟然能与十二重楼的练气士相抗,当真超乎想象。

    九龙锁天诀怪不得号称练劲天下第一!

    冷非傲然道:“白象宗李西海!”

    他说罢抛出一个腰牌,傲然道:“孙鹤鸣,你虽是鹤鸣山之主,却还是咱们白象宗弟子,难道敢违了宗规自相残杀?”

    “杀了你,谁能知晓?”孙鹤鸣把牌子抛还给他,冷哼:“或者说是杀错了。”

    “别忘了追魂术!”冷非不屑的道:“你杀了我,师父一定能找到你!”

    “追魂术不是破不得。”孙鹤鸣道:“杀了你,徐济帆找不到我!”

    “师父能猜得到。”冷非道:“孙鹤鸣,你们越来越过火,宗内已经大是不满。”

    他不动声色,心下却一跳,追魂术竟然能破!

    “鹤鸣山之主是我,不是你们!”孙鹤鸣冷冷道:“说话容易,有胆子的让他们自己做试试,看他们还能不能轻描淡写的挑刺儿!”

    冷非撇撇嘴道:“鹤鸣山连累了咱们白象宗的名声!……好啦,那我便走啦。”

    “嘿!”孙鹤鸣冷笑一声。

    冷非斜眼看着他,一幅不屑神色,懒洋洋的道:“怎么,难道真要留下我?”

    “留下你,等你师父来了再说话。”孙鹤鸣冷笑:“你算什么东西!”

    鹤鸣山被灭绝,自己耗费无数心血建立的鹤鸣山烟消云散,绝不能这么就算了!纵使是白象宗弟子也要一个说法,给一个教训!

    冷非转身便跑。

    孙鹤鸣冷笑看着他,任由他奔行,练气士最能压制练劲高手的便是轻功。

    他忽然皱眉。

    自己还真小瞧了这家伙,速度越来越快,竟然快要赶上自己了,不能再等!

    他催动轻功紧追。

    冷非则埋头奔驰,钻进树林之后,借助树木不断加速,踏月浮香步风驰电掣。

    “哪里走!”孙鹤鸣断喝。

    冷非耳膜炸响,血气震荡。

    声音攻击是练气士莫大的优势。

    冷非嘴里已经含了一颗玉参雪兰丹,汩汩暖流在五脏六腑流转,同时运转着青牛撞天图催动大地之力。

    青牛撞天图越发强大,源源不断的力量从脚底涌出,钻进五脏六腑,恢复着伤势。

    “好小子!”孙鹤鸣心中愤怒不已。

    自己总不能阴沟里翻船,被这么个晚辈逃掉吧?那自己在白象宗的一世英名尽丧。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拔刀出鞘,猛的一跃,化为一只苍鹰。

    他与长刀似乎连成一体,人刀合一,化为一道白虹直贯冷非。

    冷非听到声音有异,侧身观瞧,见他如此,识出是鹤鸣八刀中的白虹斩。

    这一斩的破法只有迎击,越逃死得越快。

    他一跃而起,挥刀迎上。

    好像两只雄鹰在空中搏击。

    “叮……”他长刀一下被斩断。

    刀光滞了滞,继续斩来。

    冷非手握飞刀相迎。

    “叮……”雪亮长刀与冷非的飞刀相撞,各自落下。

    冷非暗松一口气。

    飞刀确实是宝刀,挡住了这一刀,若是以拳套相迎,怕是直接被斩碎,甚至斩断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