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紫剑(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难道他是惊雪宫弟子?

    可惜惊雪宫门槛更高,从不对外招收弟子的,据说是推荐制,心性第一,资质第二,与唯才是举资质第一的众宗门截然不同。

    所以对于惊雪宫的实力,武林中还是有置疑的,惊雪宫的练气士好像不强,据说惊雪宫的武功是后期发力。

    “莫前辈是惊雪宫弟子吧?”冷非坦然问道。

    莫一风轻颌首。

    冷非叹道:“惊雪宫啊……”

    莫一风露出神往回忆神色:“我是惊雪宫不肖弟子,已经很久没回去看看了。”

    冷非道:“前辈,我能进惊雪宫吗?”

    他觉得在莫一风跟前耍心机是自取其辱,不如坦然相对,他对于被拒绝已经麻木,不以为意。

    顶多再拒绝一次罢了。

    莫一风看看他,笑了笑,摇摇头。

    冷非自嘲一笑道:“看来我没这个命了。”

    “你是有机会进入长生谷的。”莫一风道:“据我所知,登云楼可推选弟子进入长生谷。”

    冷非精神一振。

    莫一风打量着他:“好好表现吧,很有希望!”

    “多谢前辈提醒。”冷非道。

    长生谷是差了惊雪宫明月轩一个层次,但若能进入,也是一个极好的去处,至少不缺灵丹妙药,从而迅速提升修为。

    莫一风道:“吃过早膳之后就下山吧,莫要透露这边。”

    冷非点点头。

    莫一风放下玉箸,将要起身之际,忽然说道:“哦,对了,还有一条,十八岁不成练气士,先天无望,这是铁门槛,所以你要抓紧了。”

    他说罢,冲冷非笑了笑,飘然而去。

    冷非脸色微变。

    十八岁不成练气士,先天无望,就是说十八岁还没晋入练气士,那一生不可能再晋入先天境界!

    莫一风可能是猜到了自己所修炼的是九龙锁天诀?临走的笑容颇有深意啊。

    他忽然归心似箭,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努力修炼,回登云楼好好表现,赢得洗髓丹,洗髓丹多了说不定就能踏入练气境。

    他吃过饭后,唐小星在月亮门停住,轻声唤道:“冷公子?”

    冷非抱拳微笑道:“小星姑娘。”

    唐小星清纯美丽,宛如小家碧玉,他极有好感,与对唐小月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温婉的道:“我来收拾碗筷。”

    “有劳小星姑娘。”冷非微笑。

    唐小星低头进来,手脚麻利的收拾碗筷,被冷非灼灼目光盯得露出害羞神情。

    冷非轻咳一声,转过目光,她如此莹白玉手委实不像是做粗活的人,而且也是练气士的修为,侍女都是练气士,自己还真是太弱。

    而且这个唐小星身为公主侍女,竟然如此害羞,委实出人意料。

    唐小星轻盈的退出。

    冷非从莫一风的院子穿过,最前面的道观院内静悄悄的,不见唐澜与千雨。

    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与唐澜相处。

    他很快收拾心情,推开院门,脚步顿了一下。

    只见道观前的树林里站着十六个白衣骑士,一动不动好像十六棵树般站着,十六匹骏马如雕像,也一动不动,散发强大森严气势。

    十六双目光落在冷非身上,宛如三十二道闪电,五脏六腑都被照彻。

    当初一直在远处观看,只觉他们气势雄壮如千军万马,此时近距离,感受到的是山岳倒倾一般的压力与气势。

    冷非心下凛然,这十六个骑士一定是超越了练气士,很可能是先天高手!

    这便是公主的威势,自己还不如她一个护卫,怎能得她芳心?!

    他按捺下心中翻涌的不甘,抱一下拳,沿着一条青石小径穿过树林,往山下而行。

    凤鸣山远比他想象的大,他施展踏月浮香步与青牛撞天图,脚下如有气垫与弹簧,速度极快,一刻钟后还在半山腰没能下去。

    明媚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山风徐徐,郁郁树林生机盎然,他身在奔驰,心头宁静。

    他忽然停在一条崎岖小道上,两边怪石嶙峋,只容一骑或一人。

    对面三丈外站着一个白衣青年,修长身形,相貌俊朗,削瘦劲拔,充满阳刚之气。

    他正按剑而立,平静的看着冷非,目光冷漠如看一只蚂蚁:“谭紫剑!”

    冷非皱眉道:“煜王府的?”

    “公主座下靖岳十八骑。”谭紫剑淡淡道。

    冷非还真不知道靖岳十八骑,上下打量他。

    谭紫剑道:“公主千金之尊,岂容你放肆,今日且给你一个教训!”

    他拔剑出鞘,剑身轻颤,宛如一泓秋水。

    剑尖指着冷非:“拔剑吧!”

    冷非想了想,拔出宝刀来。

    这柄宝刀得到之后,一直无暇慢慢的研究,入手沉坠给他一股安全感。

    他要用鹤鸣九刀应对。

    “刀法!”谭紫剑轻哼一声,不屑之意昭然若揭。

    冷非平静的持刀横胸:“请罢!”

    他全神贯注,超速思维已经启动,观察着谭紫剑的一举一动,推衍其行为。

    这个谭紫剑是先天高手,超越练气士层次,他几乎没有胜算,唯有竭力周旋,不败得太惨最好。

    “你是练劲。”谭紫剑满脸的嫌弃,不屑的道:“我也不仗着境界欺负你,也用练劲层次!”

    “好!”冷非痛快应道。

    “嗤!”破空声中,漫天剑光莹莹润润的笼罩过来,好像一片瀑布挂在身前,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眼睛的追逐能力。

    他超速思维之下,谭紫剑纵使出剑突兀,还是有迹可循,有机会提前出刀。

    “叮……”冷非只觉剑身一股强大力量要把宝刀荡飞。

    他长刀横斩,刀身化为一道光弧,荡开剑花侵袭,挡于身外。

    “叮叮叮叮……”宝刀与长剑交击,火星四溅,清脆不绝。

    谭紫剑微眯眼睛。

    他没想到冷非一个练劲高手竟然有如此力量,竟然不逊色于自己先天高手的力量。

    怪不得如此傲气。

    他冷笑一声,剑光骤然暴涨,先天高手不仅力量强速度更快。

    “嗤!”冷非挥出第九刀。

    这一刀是鹤鸣九刀中最快的一刀,乃杀手锏,他观摩孙鹤鸣施展了数次,已然领悟。

    “哼!”谭紫剑冷笑一声,再次增速。

    这一次他却是暗自运转内力,但见一片茫茫白光,宛如一轮太阳落地。

    冷非脑海之中雷印显现,四缕雷光流转。

    两缕雷光同时脱离雷印。

    天地为之一缓。

    谭紫剑的剑闪现出来,速度仍旧极快,却已经能看清剑身。

    冷非一刀斩下,同时避开剑尖。

    “叮……”清鸣声中,谭紫剑后退一步,脸色阴沉无比,死死看着冷非。

    冷非横刀胸前,淡淡道:“承让!”

    谭紫剑肩膀处衣衫破开一道口子,露出雪亮的护肩,宝刀虽利却没能留痕。

    谭紫剑冷冷道:“好一个冷非,下次再见面,我会全力击败你!”

    他身体仿佛没重量般,冉冉飘入树林,消失不见。

    冷非舒一口气。

    两道雷光同时释放,速度增了两倍,确实不凡。

    可现在他身体酥麻,每一处都失去控制,几乎要崩溃。

    两倍增速如此伤身,四倍的话会如何?

    怕是直接肉身崩溃,无异自杀。

    亏得自己谨慎,没直接催动四倍速度。

    这个谭紫剑是个大麻烦,先天高手,以后还会再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