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治罪(三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他们又看向冷非。

    冷非的手指一直没离开高士奇心口,一直在运转着青牛撞天图,汲取大地力量注入高士奇心口。

    高士奇微微挣扎一下,惊奇的看向冷非。

    冷非道:“总管,闭上眼睛歇着吧。”

    高士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慢慢点头,又看向宋雪宜三人,苦笑道:“夫人,总管,我老高又丢人了。”

    “丢什么人,金刀门无耻之极!”宋雪宜冷冷道:“咱们总要讨回这个脸面!”

    高士奇轻轻点头,闭上眼睛。

    他对冷非的这股力量极为熟悉,又有几分陌生。

    熟悉是因为当初在师父手上见过这种奇妙力量,陌生却因为自从师父仙逝,他再没见过这力量,师父曾说自己悟性不足,与此法无缘。

    他这几十年来一直不甘心,可不管自己怎么参悟,都没有悟得,没想到在冷非手上出现,当真是各有各的缘法。

    冷非一直催动青牛撞天图,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才停止,此时高士奇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

    脚步声忽然响起。

    刑飞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夫人,门外有四个长生谷弟子求见!”

    宋雪宜蹙眉:“长生谷弟子?请他们过来罢。”

    “这……”刑飞迟疑。

    宋雪宜沉着玉脸:“不会是让我亲自迎接吧?”

    “他们年纪甚大,据说是护法殿的弟子。”刑飞轻声道。

    宋雪宜粉脸微微一变,看向赵嬤嬤。

    赵嬤嬤也脸色微变。

    “走吧。”宋雪宜道:“有点儿麻烦!”

    护法殿向来是肃杀之地,出现总没好事儿,随之而来的必是惩罚与肃整。

    孙豪道:“夫人,咱们呢?”

    “你们先看着高总管。”宋雪宜道。

    待宋雪宜与赵嬤嬤离开,冷非低声问:“孙总管,护法殿是什么?”

    孙豪叹道:“长生谷有四大殿,护法殿,传法殿,百草殿与丹尊殿。”

    冷非慢慢点头。

    孙豪道:“传法殿是传功练武,百草殿是种植灵花灵草,丹尊殿是炼丹,至于护法殿,那是执掌刑罚的,但凡有违谷规,护法殿便要追究并严惩,铁面无私不近人情。”

    冷非若有所思。

    他瞬间想到了很多。

    或者是为了追究登云楼与忘忧楼之战,或者是为了寒冰谷之事,要找自己!

    那自己要逃还是束手就擒?

    想来想去,自己并没什么罪过,灭掉鹤鸣山来说,可能是给长生谷惹祸,但自己是报仇,占着大义。

    纵使是罪过也不能逃脱,一旦逃脱,长生谷之路彻底断绝,委实可惜。

    孙豪摇头叹道:“怕是来者不善呐!”

    让夫人主动去相迎,那便是意味着是恶客临门,否则直接登门进来便是。

    冷非道:“孙总管,咱们是登云楼的护卫,难道长生谷还管得到咱们?”

    孙豪失笑道:“登云楼要听长生谷的,受长生谷的管制,你说长生谷管不管得到咱们?”

    冷非慢慢点头:“听说咱们登云楼护卫可以拜入长生谷?”

    “是有这么个说法,但登云楼至今只有一个人拜入长生谷。”

    “真有?”冷非精神一振。

    孙豪道:“少楼主。”

    冷非心沉了下去,叹道:“这么说来是不太可能了?”

    “虽有这个名额,但要求极严苛,冷非你怕是不可能了。”孙豪轻轻摇头。

    冷非自嘲的一笑。

    孙豪道:“登云楼若有少年天才,举荐进入长生谷,那是有大功的,可冷非你的年纪……”

    他说着惋惜的摇摇头。

    虽然冷非的悟性好,可身体差,得了两颗洗髓丹却都没能吃上,怎么可能进长生谷?

    老实人吃亏,就是这么个世道!

    脚步声响起,宋雪宜赵嬤嬤带着四个人进入大厅内,冷非与孙豪都觉得不妙。

    唯有宋通和仍埋头施治,把高士奇弄睡之后他更忙碌,不停的取针扎针,对两人的议论毫不理会。

    孙豪脸色微变,看一眼冷非。

    照理说,夫人应该迎他们进入内府才是,这只是外府而已,长生谷是贵客怎能来此?

    厅门打开,宋雪宜扬声道:“四位护法,请罢。”

    四个绿袍中年男子缓缓踏入大厅内,双眼扫动,目光最终落到了冷非身上。

    宋雪宜道:“他便是冷非。”

    “冷非何在?”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沉声喝道。

    冷非起身抱拳:“在下冷非。”

    四人皆是脸色阴沉,但这不能做为依据,依他所看这是他们长年累月形成的习惯。

    他们目光不善,也不能做为判断依据,就像是捕快一样,看谁都是一幅看犯人的神情,也是习惯所致。

    “冷非,你可知罪?!”微胖中年喝道。

    冷非摇头:“不知有何罪?”

    “你身为寒冰谷护卫,却未能护得寒冰谷周全,致使寒冰谷上下皆亡。”旁边一个削瘦中年喝道。

    冷非道:“赶到寒冰谷时,寒冰谷已然被灭。”

    “那你赶路拖拉,到得太迟!”削瘦中年喝道。

    冷非道:“我没有一点儿耽搁,接令之后马上出发,赶路甚急,从未游玩,在某处停留,是一口气直接赶到寒冰谷。”

    他据理力争,这个时候不能认罪,不是谦虚的时候,他虽没进过名门大宗,却知道这个罪一认,名声有碍,一旦有罪在身那便麻烦无穷。

    削瘦中年还待说,微胖中年一摆手,冷冷道:“谷规不讲借口,寒冰谷被灭,天元果与天火莲被夺,身为寒冰谷的护卫,便是大罪,再多借口也是无用!”

    冷非默然不语。

    既然话能这么说,自己再多说无益。

    孙豪要说话却被宋雪宜横一眼,只能无奈闭嘴,宋雪宜道:“荆师兄,那要如何处置冷非?”

    荆治川冷冷看向宋雪宜:“宋师妹,你想包庇他?”

    “当然不敢。”宋雪宜摇头冷冷道:“不过咱们也不能任由你们护法殿冤枉了他!”

    “一切自有谷规处置,轮不到咱们做主!”荆治川沉声道。

    宋雪宜道:“荆师兄,别那么啰嗦,直接说罢,怎么处置他?”

    荆治川一摆手:“宋师妹,且退到一旁,还没问完话!”

    宋雪宜狠狠剜他一眼,却闭上檀口。

    荆治川继续问道:“陆峥王发来信说,你一人独自上鹤鸣山,可有此事?”

    冷非看一眼周围。

    “不会有人泄露,照直说便是!”削瘦中年沉声道。

    他说着话,双眼扫过,大厅内骤然一亮。

    孙豪道:“夫人,要不,属下先告退!”

    “不必了。”宋雪宜轻轻摇头:“这件事你也该知道,我要升冷非为内护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