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赏赐(四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是。”孙豪点点头,看一眼护法殿的四人。

    他们脸色阴沉,看不出变化。

    荆治川沉声道:“冷非,说话!”

    冷非点点头:“正是,我赶到寒冰谷的时候,寒冰谷被人劫掠,所有人被杀,谷内珍奇药材被掠,凶手行径让人发指,我气不过便去了鹤鸣山。”

    “你可知鹤鸣山的底细?”荆治川沉声道。

    冷非点点头:“陆前辈与王前辈侥幸生还,告诉了我鹤鸣山乃白象宗弟子所创。”

    “你小小一个练劲高手,竟敢闯鹤鸣山,难道不知道这是送死?你素来行事就这么鲁莽冲动吗?”削瘦中年刘光毅冷冷道。

    冷非昂然道:“鹤鸣山不灭,天理不容,我既然遇上了,不有所做为,无法放过自己!”

    “为何不直接跟谷内求援?”刘光毅冷笑道:“非要逞一时匹夫之勇,平白送命?”

    荆治川沉声道:“鹤鸣山就在那里,跑不掉,报仇也不在一时半刻,等谷内高手赶到,犁庭扫穴,岂不更好?这才是智者所为!”

    “属下那时还不知寒冰谷是长生谷的,”他摇摇头:“忘忧楼虎视眈眈,登云楼无暇他顾,……好吧,属下确实冲动了,无法控制愤怒,只想杀光他们,不杀光他们不足以发泄愤怒。”

    他当时太过愤怒,只想一刀一个把他们宰干净,没想过找登云楼帮忙。

    “当真是胡闹!”刘光毅摇头:“不管何时,都不能被感情所左右、被愤怒所驱使,否则,你怎能担得大任?”

    冷非低下头,垂了眼帘,不置可否,显然是不以为然的,气得刘光毅眼睛一瞪便要开骂。

    荆治川道:“你鲁莽无智,热血冲动,委实不该,但念在你一片赤诚,结果尚好,便不再追究。”

    孙豪瞪大眼睛,上下看着冷非。

    他也听过鹤鸣山的名号,这几年突然崛起,闯出了不少的名气,虽然行事不择手段,但实力却不弱。

    冷非竟然单独一人去闯鹤鸣山,当真是找死!

    不过他现在活生生站在眼前,可能是头脑冷静下来了,悬崖勒马总算侥幸。

    “冷非你灭掉鹤鸣山,大功一件,但行事手段欠妥,而且也有罪责在身,丢失天元果、丢失天火莲,功过相抵,原本赏十颗洗髓丹,现在只有一颗。”荆治川沉声道。

    孙豪眼睛一下瞪得老大。

    “荆师兄,只有一颗?!”宋雪宜忙说:“这也太欺负人了罢!不能因为他是登云楼护卫就这么欺负,要是长生谷弟子会得多少赏赐?”

    荆治川冷哼一声:“给他十颗洗髓丹能换回一颗天元果?能换回一朵六百年份的天火莲?赏他一颗已经是宽大处理了!”

    刘光毅道:“宋师妹,他这算是将功折罪而已,且行事决择错误,不值得提倡,不能重赏!”

    宋雪宜哼道:“这太让人寒心!”

    荆治川冷冷道:“谷规如此,寒心不寒心都不能改变,宋师妹你也别再多说!”

    他说着话,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瓶,抛给冷非。

    冷非接过来,露出笑容。

    他原本也没指望有赏,这算是意外之喜,而且已经服过一颗洗髓丹与天元果,当然只有高兴。

    宋雪宜摇头道:“小冷你眼皮子也忒浅了,一颗洗髓丹就高兴成这样!”

    冷非做眉开眼笑状,一半是演一半是真高兴:“这总算轮到我了!”

    他说着打开玉瓷,倒出一颗蜡丸,捏碎了然后丢到嘴里,露出心满意足的模样。

    宋雪宜抿嘴轻笑,灿若春花。

    她知道这太不容易了,得了一颗给了朋友,又得一颗又给了朋友,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一次总算记住教训,马上吞服,免得还要送出去。

    这样的冷非显得更真实,重情重义却也有血有肉,有自己的小算盘。

    荆治川沉声道:“宋师妹,咱们告辞了。”

    “这般来去匆匆,何不吃一顿饭再走?”宋雪宜收敛笑容淡淡说道。

    一看便知她仅是客气一两句。

    荆治川摇摇头:“这件事没完,你们登云楼小心一点儿,不要大意。”

    “明白。”宋雪宜道。

    荆治川四人转身离开了大厅,宋雪宜跟着送出去,虽然不满他们的处理,却不能失了礼数。

    冷非站在原地不动。

    他闭上眼睛内视,洗髓丹好像化为一道五色的气息,分别在五脏六腑里流转,各色气息对应着一个脏腑,钻入其中之后开始往里渗透。

    一点一点,先是皮肉再是骨骼,再是骨髓,最终达到了后脑的某一处。

    他通过内视看明白,所谓洗髓并非是洗骨髓,而是更深入的部分,与骨髓相连的大脑某处。

    可惜内视到了大脑便被无形的力量挡住,他能看到雷印,却看不到大脑别处。

    孙豪羡慕的笑道:“冷非你小子倒是好运气,双喜临门,成为内护卫再得洗髓丹。”

    宋雪宜道:“孙总管,带冷非去吧,好好安置,他现在是忘忧楼必除的目标。”

    “我明白的。”孙豪抱拳带着冷非出大厅。

    在路上,孙豪呵呵笑道:“夫人的意思你可明白了?”

    冷非摇摇头,做迷惘状。

    “你小子,装傻!”孙豪笑道:“长生谷的人还以为你鲁莽无智,岂不知最机灵的便是你!”

    冷非笑道:“总管,说实话,当时确实是气得失去了理智。”

    孙豪道:“一人灭鹤鸣山啊,啧啧,当真是壮举!可惜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否则麻烦无穷。”

    至少白象宗不会放过他,一定会千方百计追杀,冷非再强,面对白象宗一宗之力也是毫无还手之力,必死无疑,所以得保密。

    “怕是瞒不了太久的。”冷非道。

    两人到了内府,扫一眼正在练功的诸人,很快穿过一道月亮门,来到一座小院。

    “隔壁便是楼主的后花园。”孙豪道:“防卫最严密之处,任凭忘忧楼再厉害也不至于闯到这里。”

    冷非抱抱拳:“有劳总管。”

    “这是夫人的意思。”孙豪笑道:“你便安心呆着,别出去,省得被忘忧楼刺杀。”

    冷非沉吟一下,慢慢点头。

    他刚服下了洗髓丹,正需要好好消化一番,至于说家里与宋逸扬那边都提前告知,他们还以为自己没回来,那便索性当作没回来。

    他于是住下来,细心揣摩体质变化,潜心神化于龙,苦修九龙锁天诀。

    他疑惑的是,这一次洗髓丹服用竟然没增加力量,仅是体质更强一些,力量只是些许增涨,比起三千斤来说微不足道。

    变化最显著的是精神强健,内视更清晰,对雷光的操纵更敏锐与灵动,不像从前那般吃力。

    他第三天傍晚静极思动,想到了董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