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双杰(八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脸阴沉下来。

    宋雪宜道:“你去歇一歇,一夜没睡。”

    “可有这崔秀峰的消息?”冷非道。

    宋雪宜轻轻摇头:“我准备跟长生谷求援,你还是别冒这个险!”

    她担心冷非也不敌。

    冷非武功高,心性也极好,这种人太难得,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接受不了,为防万一,还是让长生谷的高手来最好。

    冷非道:“长生谷会派什么高手来?”

    “我会请十二重楼的练气士来。”

    “……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只要能把这崔秀峰除掉,再大的代价也成。”

    “我先试试。”

    “不成。”宋雪宜摇头。

    宋通和道:“夫人,就怕等不到长生谷高手过来,他已经把咱们内卫灭干净了。”

    宋雪宜玉脸沉肃,轻轻摇头:“那便躲一阵。”

    “那咱们登云楼的脸面荡然无存。”宋通和道:“难道酒楼不开了?”

    酒楼关键是晚上,热闹非凡,除非晚上不开楼,否则护卫们便不可能龟缩不出。

    冷非道:“夫人,总管,我若不敌便跑,赵嬤嬤高总管能逃得掉,我也能。”

    宋雪宜蹙眉,仍旧不松口:“高总管与赵嬤嬤能逃命,是因为有宝衣,虽没挡得住,还是能挡一挡的,否则早就被斩成两截了,你只是练劲,不能用宝衣。”

    冷非虽感激宋雪宜的看重,却有些不耐烦。

    这个时候便显示出女人与男人的不同,婆婆妈妈,优柔寡断,狠不下心来。

    他抱拳沉声道:“夫人不必多说,我一定要会一会这个崔秀峰!”

    “你——!”宋雪宜狠狠瞪他:“瞎逞能!”

    冷非昂头不语。

    宋通和道:“夫人,且让他闯一闯,一直护在羽翼下,怎能成为雄鹰?”

    冷非忙点头。

    “……好好!……小心一点儿!”宋雪宜嘱咐道:“总管,给他两瓶长生丹。”

    “……是。”宋通和迟疑一下,看宋雪宜直直盯着自己,只能无奈点点头。

    长生丹可是登云楼最好的灵药之一,是从长生谷得来的药方,他亲自炼制,数量有限。

    长生丹最善于吊命,只要有一口气在,服下长生丹便能撑过一个时辰,再服一颗,还能撑一个时辰。

    这般灵药,竟然要给两瓶,一共二十颗,当真是奢侈。

    宋通和转身离开。

    宋雪宜又嘱咐一遍:“你自己小心点儿!”

    她说罢进了大厅,与赵嬤嬤说话,不再搭理冷非。

    冷非回到自己小院时,看到董莹正趴在院中石桌上一动不动,没有睡醒。

    衣衫已经被露水打湿,带着淡淡清冷气息。

    她猛的坐起,浑身紧绷便要一跃而逃,待看到是冷非,才舒一口气:“冷大哥,你回来啦。”

    冷非心下忽然生出几分怜惜。

    董莹先前所说可能是真的,她极没安全感,看她刚睡醒的反应便知,一直处于心弦紧绷状态。

    “怎不回去睡?”

    “等你呗,这可是一个丫环应该做的。”

    冷非笑起来,点点头:“你做得很称职。”

    “这是当然。”董莹傲然。

    冷非起身迎向月亮门,宋通和已经过来,手上拿了两个玉瓶,递给他道:“只要剩一口气,服下也能撑一个时辰,灵药难得,慎之再慎!”

    冷非点头抱拳谢过。

    “不必谢我。”宋通和摆手:“小心点儿这个崔秀峰,怕是不仅仅刀法高绝,心智也不俗。”

    “是。”冷非肃然。

    宋通和转身离开。

    他觉得夫人对冷非太过偏爱,但也不能多说,毕竟冷非功劳极大,一人压过整个登云楼的护卫们。

    冷非将一瓶长生丹抛给董莹:“听到了?吊命用的灵丹,一定要带在身边。”

    “这是自然。”董莹喜笑颜开,有了这个便有底气拼命。

    冷非虽然一夜未睡,但大地力量最重滋养,他毫无疲惫感,反而神采奕奕,继续修炼。

    再次试着化龙,仍旧无法冲破束缚,达不了上一层天,便无法精进到了下一层。

    九龙锁天诀至今到了第三层,再难进境,他推测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精神不足,二者是对龙的感悟不够。

    最大的可能还是对龙的感悟不够。

    他在前世虽然人人都号称是龙的传人,可只是传说,对龙的理解极少,远不能跟此世相比。

    可即使如此,还是远远不够。

    太岳镇魂锤也难有进境,只能演练起了鹤鸣九刀。

    鹤鸣九刀妙无穷,他一直在脑海里回想与孙鹤鸣交手的情形,回味着他的刀法。

    孙鹤鸣就像是他的名师,一刀一刀传授,演练,而且再结合他的亲身体会,领悟更深。

    他练了一天的刀法,傍晚时分,没让董莹跟着,独自一人上了陶然楼。

    陶然楼热闹依旧,他一袭登云楼内卫衣衫,腰佩银牌,携带长刀,极为招摇。

    可惜今天没见到唐澜。

    夜上涌,他吃过陶然楼的晚膳,慢慢往下走,然后融入了朱雀大道的人流中,如游鱼一般的穿梭。

    他忽然停在一个小巷里,慢慢停住,看向一个一袭青衫的英俊青年。

    皎洁月光下,青年剑眉星目,峰腰猿背,右手按着一把长刀,刀鞘乃是金,乍看是黄金,仔细看是涂着金粉。

    青年按刀而立平静的看着他,寒星般双目在月光下奕奕闪光,夺人心魄。

    冷非道:“崔秀峰?”

    “冷非!”青年沉声道。

    “正是冷某,想要领教一下阁下的刀法。”冷非缓缓拔出鹤鸣刀。

    崔秀峰也拔出刀,刀身黄澄澄如一把黄金所铸,光芒倒映着月光,闪**人。

    冷非微眯眼睛盯着这把刀。

    “斩金刀诀,削金如泥!”崔秀峰缓缓道:“小心了!”

    他轻轻一刀划出。

    好像一片黄光洒落,皎洁的月光黯然失,瞬间弥漫到周围,无处不在。

    冷非引刀一削。

    “叮……”金刀与鹤鸣刀相撞。

    刀身传来一股奇异力量,温暖和煦,丝毫没有攻击性,好像如大地力量。

    冷非却警惕异常,马上运转大地力量,与这股力量相撞,顿时身体一冷。

    还好大地力量雄厚,直接驱散了这股寒意,他顿时明白这内气的歹毒,温煦包裹着寒冷,就像春风为先,寒风在后。

    春风温煦,让人放松然后解开衣裳,寒风再至,则无有不中,防不胜防。...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