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袭击(四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已经死了,不必再考虑。”宋雪宜道:“还是想一想怎么应付金刀门的疯狂吧。”

    冷非心下微暖。

    夫人轻描淡写的略过,是不想提自己,姜潮是极不待见自己的,免得提了更刺激他。

    “我去一趟金刀门!”姜潮沉声道:“他们不老实就收拾一顿,让他们老实下来!”

    “这个……”宋雪宜迟疑。

    “宋师姐放心,这点儿本事都没有,我怎有脸来!”姜潮道。

    “忘忧楼的话……”孙豪道:“已经半残,不足为虑,剩下的就是听涛别院,他们才是大敌,得慎重应对。”

    宋雪宜轻颌首。

    “听涛别院的话,要慢慢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姜潮沉声道:“我倒要看看他们多强!”

    听涛别院可虑的就是听涛阁,他嘴上不屑一顾,其实极为忌惮,听涛阁的高手还是很有威胁的。

    “就这么定,我马上去!”姜潮沉声道,不等两人反对,直接出了大厅,来到大厅外时看到了冷非。

    他皱了皱眉头,嫌弃的瞥一眼冷非,随后装作没看到,大步流星而去。

    冷非皱了皱眉头。

    宋雪宜袅袅出了大厅,看到冷非的神情,无奈的叹道:“小冷,别跟姜师弟一般见识。”

    “不敢。”冷非道。

    宋雪宜摇头道:“姜师弟素来自傲,眼高于顶,其实人不坏。”

    冷非道:“这么一人独自去金刀门,要不要咱们跟过去看看?”

    金刀门毕竟是一宗门,与登云楼齐名,实力虽不算强横,却也有高手镇守。

    宋雪宜轻轻摇头道:“他应付得来。”

    冷非点头。

    十二重楼的练气士,也难怪自傲,先天高手很少出来与人争锋,十二重楼的练气士差不多就能横行,眼睛瞪大一点儿就好。

    冷非道:“金刀门没有先天高手坐镇?”

    他现在对先天高手最是担心。

    “先天高手……”宋雪宜道:“天人合一,需要气清,况且也不敢在城里动手的。”

    冷非慢慢点头:“那便好。”

    宋雪宜道:“小冷,别担心,姜师弟不会呆太久。”

    冷非笑了笑:“夫人放心,我不会乱来。”

    “那便好。”宋雪宜深深看他一眼,笑道:“你那个小丫环很机灵呀。”

    冷非道:“是在鹤鸣山顺手救的,被鹤鸣山折磨得很凄惨可怜。”

    “鹤鸣山!”宋雪宜粉脸沉下来。

    冷非抱抱拳道:“夫人,那我便先去了。”

    宋雪宜道:“我要去一趟煜王府,你随我一起吧。”

    冷非不动声色的抱拳:“是。”

    宋雪宜解释道:“姜师弟来的事,要跟煜王府说一声。”

    冷非点点头示意明白。

    煜王府是青玉城的主人,登云楼弄来一个十二重楼练气士,确实需要说一声。

    孙豪从大厅里出来:“夫人,我去安排。”

    宋雪宜轻颌首。

    她先进去换了一袭淡粉色宫装,庄重而雍容。

    很快有管家过来向冷非禀报,外面已经安排好了。

    冷非与宋雪宜及小澄出了大门。

    外面已经有梁雪翁停着马车,四匹紫骝马稳稳站着,一动不动好像雕像。

    马车四周是八个内护卫,就是当初护持冷非的那八个中年男子,还有四个外护卫,没有游卫。

    十二护卫各自站自己的位子,气势森然。

    “夫人!”众人抱拳。

    宋雪宜明亮的眸子扫一遍众人:“辛苦诸位了。”

    小澄打开车门,宋雪宜进了马车,冷非则在车厢旁边,扫一眼众人摆摆手:“出发!”

    “驾!”梁雪翁挥动马鞭,马车驶动,诸护卫俱动。

    现在是非常时期,众护卫都小心戒备,唯恐有人发疯冲过来袭杀,金刀门或者忘忧楼难干得出这种事,不能不防。

    马车往右一拐,转进了贯穿南北的朱雀大道。

    朱雀大道两边酒楼林立,商铺连接成一线,鳞次栉比,密密麻麻,有多不胜数之感。

    周围人群涌动,熙熙攘攘,四个外护卫在前头开路,推推挤挤不让人靠近马车。

    冷非耳朵忽然动了动,抬头看一眼酒楼,转过身来横挡在车厢左侧,脚下侧挪,拔出鹤鸣刀沉声道:“老梁,快一些。”

    刀光闪动如一泓秋水。

    “好!”梁雪翁啪啪甩了鞭子,大声喝道:“驾!驾!”

    四匹紫骝马翻蹄小跑,外护卫们加快推进,脚下加快,通过运用巧妙劲力而推挡拦在前面的人。

    这是身为外护卫的基本技巧,在推开众人之际,还要小心防备人群里的忽然袭击。

    当今天下朝廷威严极盛,律法极严,但只要不犯禁律,便不会太紧,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得杀普通人无辜之人,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这是两条禁律,犯者必诛。

    所以青玉城内很太平,人们也不怕武林高手,见到厮杀的,也都是看好戏。

    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但动手是允许的,不出人命即可,他们得防备有人杀夫人。

    冷非双眼紧盯着贵云楼,长刀横胸前,横身挡住车厢位置。

    他耳眼鼻舌敏锐,感觉也极为敏锐,感受到了杀意,直接锁定了贵云楼里一个中年男子。

    隔着十丈左右,两人目光交接,冷非已然挡住了他偷袭的路线。

    即使这中年男子射出短弩一般威力惊人的暗器,也要先过他这一关。

    冷非喝道:“老梁,再快!”

    “……好!”梁雪翁迟疑一下,咬着牙答应。

    “驾驾驾!”他把鞭子甩得响亮而急骤,四匹紫骝马顿时撒蹄狂奔。

    四个内护卫上前帮忙推挡人群,他们乃练气士,远比外护卫更轻松自如,人们还没感觉到如何,已经被推出老远去,顿时喝骂声不绝于耳,他们却充耳不闻。

    冷非忽然一跃上了马车顶。

    他稳稳站在车顶,鹤鸣刀归鞘,忽然两手甩出两道白光。

    “嗤!嗤!”

    “叮!叮!”

    两边酒楼分别射出两记蓝光,奇快绝伦,两道白光迎上,在空中相撞,在清鸣声中坠落。

    “叮叮叮叮……”冷非双手不停射出白光,一道道紫光被击落。

    马车奔驰,很快冲出去离开了暗器攻击范围。

    冷非从车顶轻轻落下来,轻声道:“夫人,还真有人敢铤而走险!”

    宋雪宜声音温婉:“武林中人从不缺热血,即使有忌惮,一旦热血冲动,便会不管不顾。”

    冷非笑道:“夫人是点醒我罢?”

    “你呀……”宋雪宜笑道。

    她镇定自若,丝毫不受袭击的影响,冷非也没担心,她本就是练气士,没那么容易被偷袭。

    老梁放缓了马车,坐在车轩上扭头看过来,呵呵笑道:“冷护卫,厉害呀!”

    冷非笑着抱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