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利用(六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轻轻点头。

    “慢着宋师姐!”姜潮沉声道:“听一听冷非说什么呗,总不能不让别人说话罢,难不成宋师姐是怕我动手?”

    “……好吧,冷非,那你说吧!”宋雪宜深深看一眼冷非,示意他小心说话。

    冷非正色道:“其实想震慑听涛别院不必那么复杂,也不用我来当什么诱饵然后反杀他们。”

    “哦——?”姜潮听出了冷非的不屑与讽刺,淡淡道:“那你说说有什么妙法吧!”

    冷非道:“光明正大的挑战便是了!……姜少侠你身为十二重楼的顶尖练气士,如此实力,行事何必鬼鬼祟祟,堂堂正正涤荡一切阻碍才是长生谷的威风!”

    姜潮脸色阴沉,死死瞪着他。

    他竟然无话可说,反驳不得,这才是最气闷的。

    宋雪宜嗔道:“别胡说,咱们堂堂正正,他们却鬼鬼祟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冷非道:“只要姜少侠修为足够,堂堂正正,以正克邪,才最能震慑人心,除非修为不足以震慑住他们,那才能以杀震慑,便落了下乘。”

    听涛别院与鹤鸣山不同。

    鹤鸣山诸人是恶贯满盈,让他们活下去简直天理不容,听涛别院则不是阴邪恶宗。

    他们也会因为利益而杀人,却有底线,不会像鹤鸣山那般丧尽天良。

    冷非对听涛别院戒意极深,因为杀过一个听涛别院弟子,听涛别院一定会想尽办法除去他,若有姜潮在前吸引住他们的顶尖高手,暂时便顾不得他。

    他现在需要的时间,九龙锁天诀再进一层,便不惧练气士,那个时候就不是听涛别院对不对付他,是他对付不对付听涛别院了!

    所以他一定要让姜潮与听涛别院打起来。

    他已然看出姜潮貌似激进,其实最四平八稳。

    他让自己为诱饵诱听涛别院动手,看似激进的逼听涛别院,但姜潮跟在身后,听涛别院只要不傻便不会妄动,与十二重楼练气士交手的代价太大。

    听涛别院一缩,姜潮也便有借口说震慑住了听涛别院,不再动听涛别院。

    宋雪宜若有所思。

    姜潮则脸色阴沉,死死瞪着冷非。

    冷非平静的看向他道:“以杀震慑,需要杀很多人,一者是朝廷不会善罢干休,二者是仇恨让人疯狂,报复起来也很可怕,麻烦无穷。”

    “嗯……”宋雪宜轻轻点头。

    姜潮冷冷道:“口吐莲花,还真没想到冷非你有这般口才!”

    冷非道:“长生谷派姜少侠过来,想必也算到听涛阁会出动,那姜少侠想必也能压制得住听涛阁的练气士。”

    “哼,不错!”姜潮傲然。

    冷非微笑道:“那姜少侠有何可惧?直接登门挑战听涛别院,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既能扬长生谷之威,也能震慑其余诸门派,登云楼之危也便解去。”

    “这倒也是。”宋雪宜笑道:“咱们一直陷在杀来杀去这个泥潭里了,没想过这个堂堂正正的办法,此法一箭多雕,可一举解决所有麻烦。”

    姜潮脸色阴沉,慢慢点头。

    他虽气闷,却不得不承认被冷非的话打动,真能一举震慑住青玉城内所有门派也算完成任务。

    宋雪宜道:“听涛别院一动,其余宗门也蠢蠢欲动,都是些墙头草,没有一个雪中送炭,都想落井下石,觉得咱们登云楼完了,要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姜师弟你压制住听涛别院,他们也就老实了。”

    “……好,我去一趟听涛别院!”姜潮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脸色阴沉无比。

    冷非抱抱拳,平静的道:“姜少侠威风八面,让人心折。”

    姜潮哼一声抱一下拳:“宋师姐,我去了!”

    “姜师弟万万小心,万一事有不谐,保全自身第一!”宋雪宜温婉的说道。

    姜潮抱拳转身便走。

    宋雪宜送他出门,冷非也跟着。

    待姜潮消失于大街,转进了朱雀大道,宋雪宜才转身,狠狠剜一眼冷非:“胡闹!”

    冷非笑道:“难道我说得不对?”

    宋雪宜摇头道:“你这是狠狠憋了他一口气,他总会找机会发泄出来的,姜师弟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

    冷非道:“他总不至于杀我吧?”

    “那倒不至于。”宋雪宜道。

    “那便不要紧的,夫人,属下告辞。”冷非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董莹迎过来,奉上茶茗。

    冷非坐在石桌旁不由笑道:“越来越像丫环了,真的有趣?”

    “当然很有趣!”董莹用力点头道:“不用管外面世道凶险,只在这一小方天地忙碌,又安稳又快活。”

    冷非打量一眼周围。

    董莹已经重新收拾了一遍,越发清幽温馨。

    冷非笑道:“快活就好。”

    “公子,要不要我出手?”董莹道:“我可是有易容术的,只要小心点儿便天衣无缝,谁也认不出,想要什么消息,我轻轻松松能打听得到。”

    她觉得冷非有心事,需要自己帮忙分忧。

    冷非摇摇头:“不用。”

    董莹急切的道:“打探消息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暂且不用,过几日再说吧。”冷非道。

    他也觉得董莹身怀这般秘术,不用的话委实是暴殄天物。

    用这秘术打探消息最容易,省却无数功夫,旁人做不到的,她能轻易做到。

    “那好吧,有事便吩咐我,我可是公子的丫环!”董莹不放心的说道,便跑下去忙活起来。

    她正跟夫人的厨娘讨教厨艺,黄府可是登云楼的主人,黄府厨娘手艺是顶尖的。

    董莹原本的厨艺便极好,再跟厨娘讨教,越发精进。

    冷非开始练太岳镇魂锤。

    九龙锁天诀毫无寸进,他知道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需要新的龙形感悟。

    太岳镇魂锤稍有进境,他已然感觉到吃力。

    十八年来苦心积累的武学知识太有限,将太岳镇魂锤领悟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

    再往上便有心无力,需要更多精深的武学知识,就像前世小学上完,也就只能解小学范围内的问题,几乎解不了中学的难题,需要更多的知识。

    他思维再快,洞察再深,五官再敏锐,毕竟不是生而知之,还是有心无力。

    中午时分,他正在吃饭,享受着董莹的美食,小澄忽然跑过来,看了一眼冷非扯过董莹,趴在董莹耳边轻声嘀咕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