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上门(二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姜潮疑惑看着他,又看向宋雪宜。

    宋雪宜道:“姜师弟,小冷他身怀奇功,于疗伤有奇效,总算把你救回来。”

    姜潮看向冷非。

    冷非露出微笑:“姜少侠不必说谢。”

    “……嗯,那就不说了。”姜潮缓缓点头。

    他心下暗恼,冷非明明便是一幅嘲笑的眼神,他偏偏不能发作,还要感激他救命之恩。

    这毕竟是救命之恩,尽管看他不顺眼,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无法抹杀,自己要发作,那便是恩将仇报!

    他吐出一口浊气:“宋师姐,这下有点儿麻烦。”

    宋雪宜弯弯眉毛轻蹙:“嗯,她很快会打上门来!”

    “黄师兄要出关吗?”姜潮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宋通和忙道:“小姜你不宜说话了,歇着。”

    他说着不等姜潮说话,一根针扎下去,姜潮顿时昏沉,眼睛睁不开,慢慢闭上躺下。

    宋雪宜起身负手踱步,粉脸露出挣扎神。

    “夫人,老爷在关键时候,不宜出关。”赵嬤嬤道。

    “可不出关,咱们都要被打得落花流水。”宋雪宜道:“这徐慧冰下手又狠,万一把咱们都废了呢?”

    赵嬤嬤蹙眉不语。

    黄道远现在出关,那便是前功尽弃,终生无望踏入先天境界,而不出来,登云楼要大伤元气,怕是很久恢复不过来。

    宋通和沉声道:“我来罢。”

    “总管,你还是歇着!”宋雪宜道:“你还不如我呐。”

    “夫人,我来罢!”冷非打破了沉默。

    “小冷,你别说话!”宋雪宜道。

    冷非笑道:“夫人,咱们几人当中,我的实力最强了,虽然我只是练劲。”

    宋通和他们都无法反驳。

    冷非斩了崔秀峰,这是无可置疑的战绩,换成他们,只会被崔秀峰所杀。

    宋雪宜正说道:“小冷,徐慧冰不是崔秀峰,崔秀峰虽强,相当于十二重楼,可毕竟不是十二重楼,而徐慧冰是切切实实的十二重楼,而且听涛阁的十二重楼与金刀门的十二重楼也不一样!”

    宋通和与赵嬤嬤皆点头。

    崔秀峰虽强,是金刀门不世出的奇才,可毕竟只是青玉城内横行而已,与长生谷听涛阁的奇才不同。

    冷非点点头:“总要试试!”

    宋雪宜沉吟不语,宋通和与赵嬤嬤盯着她看,等她的决定。

    “不成,你别出手!”宋雪宜最终摇头,严肃的看着冷非。

    “夫人!”冷非道:“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咱们登云楼被她羞辱?被她所废?”

    “技不如人,羞辱权当成激励了。”宋雪宜道。

    冷非失笑:“夫人这是安慰自己呢。”

    宋雪宜笑了笑:“总之小冷你不准出头,她不敢乱来的,顶多废了咱们武功。”

    “登云楼冷非何在?”一道清脆女子声音悠悠扬扬响起,清脆中还带着两分磁性,极为悦耳动听。

    冷非冲宋雪宜笑笑。

    “你别说话!”宋雪宜忙道。

    “冷非你若不出现,我便废掉所有内卫的修为。”清脆中带着磁性的女子声音再悠悠扬扬传来,袅袅不绝。

    冷非叹口气道:“夫人,我要违命行事了!”

    他不再等宋雪宜开口,已然跨到大厅口,扬声喝道:“冷非在此!”

    “好!”女子发出一道清脆笑声,似乎欣赏他的勇敢,悠然的说道:“有担当,我最佩服这种男儿!”

    冷非大步流星来到了大门外,站在台阶上,看着负手站在大门前不远的娇小女子。

    这女子身穿鹅黄罗衫,娇小玲珑的身材,清秀的脸庞,却透出几分倔强。

    她看到冷非,微微带笑:“你便是冷非?”

    冷非道:“可是徐姑娘?”

    徐慧冰上下打量他,微笑道:“倒是一表人才,怪不得孙师妹会如此推崇你。”

    冷非皱眉:“孙晴雪姑娘?”

    “正是孙师妹。”徐慧冰点点头:“孙师妹说你智慧过人,资质也过人,可惜受困于体质而不能更进一步,殊为可惜,没想到你还真能凭着自己练到这一步,如此英才,不亲自领教一下便是莫大的遗憾。”

    “孙姑娘谬赞了。”冷非道:“孙姑娘已经进入听涛阁?”

    “正是。”徐慧冰点头:“姜潮那废物死了没?”

    冷非道:“徐姑娘不嫌太过辣手了么,非要取姜少侠的性命,结下大怨。”

    “你也取听涛别院弟子的性命。”徐慧冰淡淡道:“不嫌太辣手了?”

    冷非摇头:“他们是趁火打劫要杀我,不杀他,自己便活不了,逼不得已,徐姑娘则不同。”

    徐慧冰沉下清秀脸庞,淡淡道:“你是在指点我行事么?”

    “正是。”冷非平静的道:“徐姑娘如此心狠手辣,有伤天和,怕是不妥。”

    “咯咯,真是天大的笑话!”徐慧冰忽然轻笑两声,讽刺的看着他:“我再有伤天和,再心狠手辣,可也做不出一举灭鹤鸣山七百多人!”

    冷非肃然道:“替天行道,再所不辞!”

    徐慧冰道:“不管是不是替天行道,一举杀七百人,我是干不出来的,所以你也别说我心狠手辣,……看来姜潮没死,也对,有长生丹吊着命呢,死不了!”

    冷非道:“你是要杀姜少侠的。”

    没想到鹤鸣山的事已经传扬开去,怕是所有宗门都知道了,白象宗也知道。

    报复可能很快就要来临!

    徐慧冰淡淡道:“现在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真如孙师妹所说。”

    冷非忽然一甩手。

    “嗤!”一道白光射至徐慧冰胸口。

    他知道徐慧冰一定有宝衣。

    “砰!”徐慧冰刚要出掌,白光已至,沉闷的响声宛如被巨锤击飞出去。

    她双脚离地平平飞出五丈,双脚一沾地又踉跄后退了三步,嘴角已经涌出血。

    冷非平静的看着她。

    徐慧冰清秀脸庞一片严肃,沉静的看着冷非:“我小瞧了你,冷非!”

    冷非淡淡道:“承让!”

    他说罢又是一刀。

    “嗤!”七丈远瞬间而至,白光撞上徐慧冰双掌。

    “叮……”徐慧冰双掌撞上飞刀。

    飞刀荡开,徐慧冰双脚平平后滑一丈,清秀脸庞骤然酡红如醉酒,双眼朦胧了一下。

    她双眼又马上清明,脸难看的瞪着冷非。

    冷非又拈起一枚飞刀,平平伸出,让徐慧冰看到。

    飞刀在阳光下闪动着寒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