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及时(五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冷非憋着一肚子火。

    对宋逸扬及家人的担忧,对无辜而亡的四个登云楼内护卫的愧疚,凝成对白象宗的愤怒与杀意。

    “啊……”周围人们尖声惊叫。

    几个女子尖叫,有男人也跟着惊叫,竟然有两个青年男子昏迷过去。

    惊惶迅速扩散开去。

    青玉城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太平,武林高手在城中动手,都是切磋比试,即使仇人相见,也不见生死。

    脑袋爆炸,脑浆与鲜血迸射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们无力承受。

    人群涌动,有的往前跑有的往后跑,乱纷纷杂乱不堪。

    “稍安勿躁!”姜潮断喝。

    他清朗明亮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边清晰响起,透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一下驱逐他们的慌乱。

    人最脆弱易受影响,周围惶乱,自己也会跟着乱,周围一定,自己跟着安定。

    冷非忽然双手齐挥。

    “啵啵!”人群中有两人的脑袋炸开。

    “啊——!”人群再次乱起来。

    “跑啊——!”有人高喊:“别被他杀啦——!”

    冷非甩手一道白光射向那高喊的中年男子。

    “啵!”中年男子脑袋炸开。

    姜潮瞪冷非。

    “白象宗高手。”冷非道。

    周围迅速清光,只剩下他们两个还有躺在地上的五具尸首,先前吓昏的人们已经被朋友拖走。

    他们十丈之外是围得密密实实的人群,远远看着却不离开,很多人是越恐惧便越好奇,冒险也要看个究竟。

    他们想弄清楚到底是谁下的杀手,到底因为什么,肯定又是一幕精彩的大戏。

    姜潮来到五具尸首前,一一低头查看,半晌后,他抬起头,神情复杂的看着冷非。

    “如何?”

    “都是白象宗练气士!”姜潮道。

    他看到这五个练气士手里都攥着暗器,可惜被冷非抢先一步射杀,黯淡无光的眼神里残存着遗憾与不甘心。

    冷非扫一眼人群,人们纷纷避开他目光,如避蛇蝎不敢直视,面对一口气杀五人而且手法这么残忍的凶手,大家觉得冷非目光一照便浑身发寒。

    冷非道:“走。”

    他往前走,姜潮扫一眼五具尸首,摇摇头。

    人群迅速让开一条路,一直贯通出十丈,冷非穿过朱雀大道,进入一条小巷。

    “你怎认出他们的?”姜潮问。

    练气士的感官敏锐,因为有内气可增强,练劲高手的感官远远不如,怎能发现他们?

    冷非道:“直觉。”

    随着雷光的增多,他的五官越发敏锐,达到了非人的层次,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舌头甚至感觉。

    他刚才就是通过感觉,脑海清晰闪现出他们五个人恶意目光,带着杀意,而且能感受到他们的气息。

    白象神功,当初李西江的神功,熟悉无比。

    姜潮看看他,摇摇头无话可说。

    感觉这件事玄之又玄,每个人不同,有的天赋奇绝,感觉便精准异常。

    两人沿着小巷穿梭,脚下无声无息,在经过一个小巷岔口时,脚下不停。

    “嗤!”冷非忽然一甩手,白光射出。

    “啵!”一个老者脑袋炸开。

    冷非脚步不停,又一甩手。

    “啵!”又一个冲出来的老者被炸开脑袋,缓缓倒下。

    姜潮一言不发的走。

    他已然发现,现在的冷非与先前的冷非截然不同,飞刀速度更快几分,避无可避。

    毫不费力又杀掉两个白象宗高手,冷非不但没有喜,反而脸阴沉无比。

    这是通往甜水巷的小径,两个白象宗高手在这里,意味着他们靠近了自己家,甚至已经行动。

    他耳朵忽然动了动,喝道:“快!”

    姜潮只觉眼前一晃已经不见了冷非。

    冷非全力催动踏月浮香步,宛如一缕轻烟飘过小巷,数次呼吸已经到了冷府前。

    眼前的一幕让他双眼一下充血。

    冷媚与范长发倒在门前一动不动。

    宋逸扬正与一个姜黄脸中年男子厮杀。

    宋逸扬脸上青筋贲起,浑身大汗淋漓,出拳绵软。

    姜黄脸男子却心有顾忌不敢靠得太近。

    “嗤!”一道白光射进他右腿。

    他惨叫着仰天摔倒,大腿鲜血汩汩。

    他咬着牙一跃,单腿站立,警惕看四周。

    “嗤!”又一道白光射中他左腿。

    “砰!”他直挺挺仰倒,甜水巷的青砖地面又一颤。

    冷非已经蹲到冷媚身边,探手按在她手腕,闭上眼睛。

    内视之下,他发现冷媚心脏死气沉沉,马上便要死去,却让他长舒一口气。

    他取出一颗长生丹塞进冷媚嘴里,看一眼姜潮。

    姜潮明白了冷非的意思,点点头。

    他先封了中年男子的穴道,再蹲到范长发身边,探了探伤势,从怀里掏出一颗长生丹:“有你在,他能保住命!”

    冷非闭着眼睛点头。

    大地之力源源不断的涌进冷媚身体。

    宋逸扬瘫倒在地上,一脸紧张看向冷非:“大姐怎么样?”

    “嗯,不要紧,怎么回事?”冷非闭着眼睛道。

    宋逸扬服下一颗丹药,抹一把汗,悻悻道:“千算万算,没想到他们如此卑鄙。”

    “白象宗的人。”冷非道:“要杀我替鹤鸣山报仇。”

    “我已经防到了。”宋逸扬服下玉参雪兰丹后感觉好一些,躺在地上喘粗气:“跟大姐姐夫提过,不要出来。”

    他在逍遥堂的消息很灵通,冷非一人独灭鹤鸣山的消息传出来时,他便担忧。

    他一直在提防有白象宗高手进城,一听到白象宗高手进城,忙叮嘱冷媚范长发千万别出来。

    今天早早回来,也是不放心,没想到晚了一步。

    他看到冷媚与范长发倒地,魂都吓没了,彻底拼了命,太岳镇魂锤不要命的使出,要与这姜黄脸中年同归于尽。

    “他把大姐他们骗出来了!”冷非扫一眼昏迷不醒的中年男子,目光冰冷。

    “他精通口技,模仿你的声音,一模一样。”宋逸扬摇头:“我刚从逍遥堂回来,在巷子西头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你回来了呢,过来时,大姐与姐夫已经开门出来。”

    冷非脸越发难看。

    他另一手握上范长发的手腕,大地之力汹涌而入,范长发的伤比冷媚更重,不过冷媚是有身孕的,更得小心。

    宋逸扬这一会儿恢复一丝劲,慢慢站起来,拍拍青衫,来到冷媚范长发身边。

    他搭上两人手腕,片刻后放下,恨恨道:“这混蛋成心杀人!”

    他轻轻放下两人手腕,腾的起身,目光落在昏迷中年人身上,闪烁着寒光。

    冷非道:“你别动手,白象宗有追魂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